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70章 溫馨時刻(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70章 溫馨時刻(第三更)字體大小: A+
     

    旁邊的女警好笑地安慰溫一諾和蕭裔遠:“你們兄妹倆彆怕,這位同學是受害者,是她們報的案。我們要送她們去醫院驗傷,然後跟我們回警局完成一下手續,就可以回去了。”

    看溫一諾嚇得臉色發白,母愛橫生,抱了抱她,“冇事了,冇事了。傷害你的人,我們一個都不會放過。”

    溫一諾轉憂為喜,立刻抱著女警拚命吹彩虹屁:“警察阿姨你太好了!看見你們我就安心了!這個社會有了你們纔有正義和公理!你們就是我們市民能夠安安心心追星的最大保障!”

    蕭裔遠:“……”

    看她還能巧舌如簧,應該問題不大。

    不過當發現她後背那麼多腳印,蕭裔遠還是暗暗握緊了拳頭。

    狂人妹已經坐在警車裡了,舒展本來也白著臉,打算拿出全部積蓄請最好的律師打官司。

    待搞清楚事情真相,知道狂人妹是報案人,溫一諾是受害者,才長籲一口氣,拍了拍胸口,苦笑著說:“你倆真要把我和阿遠嚇出心臟病。”

    蕭裔遠不放心溫一諾跟著女警去警局,想了想,征詢問道:“請問我們能不能跟她們一起去醫院和警局?然後我們可以帶她們回學校。”

    他和舒展也把自己的身份證和學生證都拿了出來。

    女警見他們也是燕大學生,還是碩士生,對他們更加有禮貌。

    她跟自己的領導商量之後,同意了蕭裔遠和舒展的要求,帶著他們一起上了警車。

    一行人先去醫院,讓溫一諾。

    狂人妹基本上冇有波及,真正被傷害的是溫一諾。

    到了有資格驗傷的醫院,在女警的陪同下,溫一諾脫下上衣,趴在手術檯上。

    負責驗傷的女醫生看了看她後背,不由氣憤道:“……是不是又被男人家暴了?!姑娘你彆怕!我一定幫你作證!”

    女警抬眸看去,見溫一諾的後背肌膚非常白膩潤澤,而且應該非常地嫩。

    因為那些踹出來的傷痕已經發紫了,在她線條優美的背溝裡觸目驚心,形成強烈反差。

    像是一支完美的羊脂玉瓶被人打裂了又塗上紫藥水,讓人頓生暴殄天物之感。

    溫一諾已經不覺得怎麼疼了,她就是皮膚特彆嫩,輕輕碰一下就紅腫轉淤青。

    小時候她特彆淘氣,但憑著這個特性屢次躲過她媽媽的“鐵砂掌”……

    不過這時候,她不會傻兮兮地告訴醫生自己這個皮膚特點,而是一臉難過地說:“不是男人家暴,是在機場被兩個明星的粉絲用腳踹的……”

    說完還流了幾滴淚。

    “啊?是明星的粉絲?哪個明星啊?太囂張了吧!還有冇有王法?!”女醫生聽了越發同情溫一諾。

    在寫驗傷報告的時候,下了狠手,硬是提了一級寫成刑事輕傷。

    在刑事標準中,輕微傷和輕傷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輕微傷是民事案件,最多隻罰款五百元,還可以經過調解雙方達成和解。

    輕傷則是刑事案件,由警局根據案情立案偵查,不能由雙方自行和解。

    溫一諾想到自己那時候在機場被人踩踏,如果不是那個好心的路人救了她,她一條小命說不定就冇了,因此一點都不覺得“輕傷”這個驗傷結果很嚴重。

    不給他們一點教訓,還以為自己粉個明星就能上天了。

    溫一諾在心裡冷哼,慢慢穿好衣服下了病床。

    女警對她也特彆憐惜,扶著她慢慢走出病房。

    門外的蕭裔遠、舒展和狂人妹都在等她們。

    “怎麼樣?有冇有很嚴重?”蕭裔遠擔心地問道。

    女警看了他兩眼,心想如果不是看過身份證和學生證,她都會以為這就是小姑娘追的星了……

    “還好,醫生說是輕傷。”溫一諾乖巧說道,冇有解釋刑事上的“輕傷”認定,對普通人來說,其實已經很嚴重的傷情了。

    不過她冇說,不等於彆人不知道。

    蕭裔遠馬上就問:“……是刑事認定的輕傷嗎?”

    溫一諾:“……”

    有個學霸同學真是討厭!

    想矇混過關都不行。

    旁邊的女警忙說:“是,但醫生也檢查過了,回去好好上藥,養一段時間就能恢複。”

    “好的,謝謝您。”蕭裔遠禮貌說著,順便將溫一諾從女警手裡接了過來,自己半摟著她的肩膀,實際上是鉗製了她,讓她不能繼續亂跑。

    從醫院驗完上,他們一行人又跟著女警回警局辦手續。

    簽完字以後,溫一諾突然想起來那個在人群中將她救出來的路人,問女警說:“警察阿姨,你們收繳的作為證據的視頻裡,有冇有看見一個人把我救出來?”

    “是嗎?我去問問同事。”女警給自己檢驗視頻的同事打了個電話,說明瞭情況。

    那邊的同事過了一會兒說:“看見了,但是那人戴著口罩,還有鴨舌帽,根本看不清他的長相。”

    溫一諾知道後,雙手合什向女警哀求:“警察阿姨,能不能把那一段視頻拷貝給我?我想留著做個紀念。以後要是有機會被我找到那個救我的人,也好報答他!”

    女警請示上級之後,得到同意,對她說:“可以把那一小段視頻拷貝給你,不過你不能散佈出去,隻能自己留作紀念。”

    溫一諾忙不迭地點頭。

    女警把那段視頻發送到她的手機上,又讓她簽了字表示接收過視頻之後,才放他們離開。

    出了警局,蕭裔遠打了一輛suv專車,他們四個人可以坐一輛車回去。

    舒展和狂人妹坐在後排,這樣可以不受打擾。

    狂人妹一晚上受到的驚嚇太多了,整個人有些疲憊。

    舒展摟著她,讓她靠在他懷裡休息。

    不時低頭,用唇輕觸她的額頭,感受她的體溫,確定她冇有發燒。

    他的懷抱溫暖而安全,狂人妹輕輕籲了一口氣,兩隻手臂伸出,悄悄回抱著舒展。

    舒展冇想到狂人妹主動回抱他,身子一僵,心臟比剛纔跳動得還要激烈。

    狂人妹靠在他懷裡,聽著他越來越快的心跳,知道他是真心關心她,十分感動,唇角不受控製地翹了起來。

    再大的精神傷害,在這種毫無保留的愛麵前,都會得到治癒。

    她瞬間覺得緊繃的神經得到緩解,眼皮漸漸覺得沉重,冇多久居然睡過去了。

    舒展感受到懷裡人輕緩的鼻息和越來越沉重的身軀,滿心的歡喜都要溢位來了。

    他將她調整了一下,讓她能夠睡得更舒服。

    蕭裔遠和溫一諾在中間那排座位上坐著。

    兩人一個靠左車窗坐著,一個靠右車窗坐著,中間還隔著一條窄窄的通道。

    車子行駛了一段時間,蕭裔遠終於轉過頭,打量著溫一諾,看著她淺灰粉色的套頭衛衣上那麼多腳印,終於問道:“……疼不疼?”

    溫一諾鬆了一口氣,忙可憐兮兮地皺起眉頭,點點頭:“疼,可疼可疼了!”

    “活該。”蕭裔遠一邊責罵她,一邊探身過去,拉起她的一隻胳膊,一點點往上按摩,一邊問她:“都踹你哪裡了?”

    溫一諾往前坐直身子,“後背,我當時及時躺下來抱著頭,他們隻踹了我的後背。”

    “隻踹了你的後背?你覺得自己運氣好是吧?”蕭裔遠冷哼一聲,不過手卻已經轉到她的後背,開始輕輕摁了一下。

    溫一諾還是有些疼,輕輕叫了一聲。

    後排的舒展馬上說:“你們能不能小點聲?阿楚睡著了。”

    溫一諾回頭看了一眼,偷偷做了個鬼臉。

    收回視線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瞥見蕭裔遠正在看她。

    她征詢地看向他,用口型悄聲問他:“……有事嗎?”

    蕭裔遠麵無表情移開視線,看向了車窗外的夜景。

    此時已經晚上十點半,宿舍樓很快就要鎖門了。

    他們緊趕慢趕,終於在十一點之前將溫一諾和狂人妹送回了燕大的女生宿舍樓。

    狂人妹剛剛睡醒了,還有點迷糊,一步三回頭的往樓上走。

    溫一諾則跑得飛快,生怕被蕭裔遠抓住繼續教訓她。

    舒展的視線都被狂人妹占據了,直到女生宿舍樓的樓門關了,再也看不見狂人妹的背影,他才扭頭看向蕭裔遠。

    蕭裔遠早就兩手插在褲兜裡,往他們宿舍的方向走回去了。

    舒展知道蕭裔遠心情不好,所以他雖然滿心歡喜,還是按捺住心情,冇有再多聒噪。

    他隻是拿出手機,開始跟狂人妹聊天。

    蕭裔遠回到宿舍,一個人去陽台上抽了根菸。

    抽完之後,突然像是來了靈感,回來打開電腦,劈裡啪啦把那段許久冇有攻克的程式重新寫了一遍。

    第二天早上,他叫醒舒展,微笑著說:“這個智慧控製程式搞定了,你給甲方發信,讓他們把尾款打過來我就把成品發給他們。”

    “真的?!這一次冇有bug了?!”舒展高興得不得了,將被子一掀,就下床打開電腦跟對方聯絡。

    他把催款的信發出去之後,跟蕭裔遠商量:“……這個合同的尾款到手,我可以分到一百萬,加上我父母遺留的錢,正好夠首付買房子。”

    ※※※※※※※※※

    這是第三更。

    親們表忘了每天投推薦票,要投全票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