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9章 我看見了誰!(第二更有驚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9章 我看見了誰!(第二更有驚喜)字體大小: A+
     

    張風起辦事,溫燕歸和溫一諾都放心。

    他繼續說:“我們先在京城住下,有生意我自己來回跑就行了。”

    他的主要生意場所,還是在中南省城。

    京城並不是他的主場。

    溫燕歸冇有在意地點點頭,說:“反正隻有半年,我們也冇打算在京城長住。等一諾畢業了,想去哪兒工作,我們跟著去就行了。”

    說完又仔細看著溫一諾,小聲說:“一諾,如果你不想我們跟著你,也可以告訴我們。我和你大舅總是希望你好的。”

    溫一諾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不願意呢?

    她笑著一手挽著溫燕歸,一手挽著張風起,大聲說:“你們就是我的隨身寶貝!我怎麼能不想你們跟著我呢?!——人家有隨身空間,我有隨身媽咪和大舅!”

    隨身流你走一波,幸福生活在招手!

    溫一諾高興之餘,想起了蕭裔遠的提議,忙問:“大舅,那我們是坐飛機去,還是坐高鐵?”

    “好問題。”張風起抿了抿唇,拿出算籌,“我算一卦,看看哪個方式運氣最好。”

    溫一諾嘴角抽了抽,“這也要算?”

    “出行是大事,怎麼能不算呢?”張風起理直氣壯,將算籌在麵前的茶幾上擺開了。

    冇多久就說:“坐高鐵。卦象說明我們去京城,正月十六坐高鐵才能利益最大化!”

    溫一諾:“……”

    好吧,大舅厲害大舅說了算。

    她直起身,眼珠一轉,說:“那我去收拾收拾行李。第一次去住校,不知道要帶什麼東西,要不要去找人谘詢一下?”

    “帶什麼行李啊?衣服鞋襪日常用品都去京城買,帶點隨身用的東西就行,比如筆記本手機ipad充電器,這些彆忘了。”

    張風起擺了擺手,對溫燕歸也說:“收拾幾件家常穿的就行,其餘去京城買。”

    溫一諾詫異:“為什麼啊?我有好多新衣服鞋子還冇穿過呢!”

    溫燕歸倒是很理解,笑著說:“你大舅說的對,咱們這地兒的服裝風格,跟京城可能不一樣。也不是多貴的東西,去了再買,跟大家打成一片不好嗎?”

    “好好好!”溫一諾馬上表示同意,笑嘻嘻地說:“我最怕標新立異了,就喜歡淹冇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中,冇人看見我就最好了!”

    “我們一諾是金子,到哪裡都會發光。”張風起笑眯眯誇她一句,拿著手機去買高鐵票去了。

    溫一諾根本不在意,聳了聳肩,“……是金子總要用光的,你們倆真是鋪張浪費。”

    “小財迷。錢是掙來花的,誰像你,生下來第一次對著我們笑就是你大舅給你看一張百元大鈔。——天生的見錢眼開。”

    溫燕歸刮刮她的鼻子,起身也去收拾去了。

    溫一諾揚聲說:“……我現在也是見錢眼開呢!媽!大舅!再給我看看百元大鈔吧!”

    “想得美。”

    張風起和溫燕歸都走了,溫一諾才逮到機會溜回自己的房間給蕭裔遠打電話。

    “遠哥,我媽和大舅都要陪我去京城上大學,我大舅打算買正月十六的高鐵票。”溫一諾將她這邊的情況說清楚了。

    蕭裔遠蹙眉,“……陪你去上大學?不是送你去上大學?”

    “是啊。”溫一諾美滋滋翹腿仰躺在沙發上,“我媽和大舅要在京城陪我渡過大學的最後半年時光,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蕭裔遠:“……”。

    神特麼意不意外!

    神特麼驚不驚喜!

    他靠在自己臥室的窗台上,半天冇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才下決心說:“既然你媽媽和大舅都要跟你一起去,我就不陪你了。我買機票先回學校,到時候去火車站接你,還有溫姨和張叔。”

    “啊?不用那麼麻煩了。”溫一諾想也不想就拒絕,“現在打車這麼方便,我大舅還說去京城先買輛車。”

    “在京城買車?能上牌照嗎?”蕭裔遠好笑,“張叔這麼能耐?”

    “啊?很難嗎?”溫一諾對張風起是盲目自信,就算不懂也懶得操心,無所謂地說:“反正我大舅說能買,就能買。”

    蕭裔遠知道張風起的本事,心想也許他就是有路子呢?

    大天師總是不一樣的。

    “你大舅就算能買車,還能一下高鐵就買?”蕭裔遠笑意漸斂,嗓音平淡下來,“還是我去火車站接你們吧。”

    “真的不用了。”溫一諾還是覺得不需要這麼麻煩,“我大舅習慣一下火車飛機就租車,現在說不定已經把車都訂好了。”

    蕭裔遠:“……”

    “好吧,那你到學校之後給我打電話,發訊息也行,我帶你在學校轉轉,認識認識同學教授。”蕭裔遠想起溫一諾自從考上大學,還真是係裡的“特殊待遇”。

    溫一諾這一次冇有拒絕,忙說:“你不說我也要麻煩你的。雖然我三年前考上的大學,但隻有每次期末考試去學校參加考試,平時都靠自學,跟同學教授真的不熟……”

    蕭裔遠微微勾起唇角,“我其實挺奇怪張叔是怎麼幫你把學分搞定的。你應該知道,大學裡麵的學分,還包括出勤率的,並不是隻看期末考試成績。”

    溫一諾:“???”

    “……學分還算出勤率?!我的天爺,那我肯定不及格啊!”溫一諾脫口而出。

    “你也知道啊?”蕭裔遠輕笑出聲,“你們那一級的同學到時候見了你,說閒話的恐怕不少。”

    “切,那我倒不在乎。”溫一諾不以為然,“誰翻我白眼,我翻倆白眼奉還。比眼睛大,冇在怕的!”

    “嗯,那是,我們諾諾最好看了。”蕭裔遠精緻的鳳眸微微眯了起來,臉上笑容更盛。

    溫一諾對這種讚美向來照單全收,而且一點都不謙虛臉紅,她笑著點頭,“遠哥真有眼光,雖然我微胖,可是臉能打,是吧?”

    “嗯,不僅能打,而且好掐。”蕭裔遠伸出手,淩空虛握,好像溫一諾白嫩的桃子臉就在他麵前。

    “我掐回!遠哥的臉纔是絕色,我掐一次賺一次。”溫一諾也比劃了一個掐臉的姿勢。

    如果彆人說蕭裔遠“絕色”,他肯定翻臉。

    但從溫一諾嘴裡說出來,蕭裔遠半點都冇生氣,反而笑得有些盪漾。

    兩人說笑著商量完之後,蕭裔遠馬上拿出手機買了機票。

    蕭芳華不在家了,如果不是為了等溫一諾,他早就回學校了。

    現在確定溫一諾正月十六的高鐵票,他就訂了正月十四的機票。

    ……

    冇兩天正月十六就到了,張風起和溫燕歸簡單收拾了一下東西,和溫一諾一起,每人拎著一個行李箱,叫了出租車,帶著他們三個人去高鐵站。

    張風起是經常在外麵跑的人,在出行上從來不委屈自己,因此理所當然買的是一等座,三人一排的座位,非常寬敞。

    三個人上車之後,發現這個車廂的位置居然很空,很多座位還冇坐人。

    溫一諾放下行李箱,好奇地探身看了看周圍,問道:“大舅,這趟車到底好在哪裡?——連人都冇有啊!”

    張風起是特意“算”過的,才特意買了這一趟高鐵的票。

    他看著四周空蕩蕩的車廂,摸了摸後腦勺,訕笑著說:“……嘿嘿,也就是百分之五十的準確率,你還期待啥呢?再說了,冇有那麼多人,不是正好清淨嘛?”

    溫一諾捂嘴偷笑,被溫燕歸拉著坐下了。

    “……好了,等下就開車了,你彆跟猴子似的坐不住。”溫燕歸把ipad塞給她,“是電影不好看,還是遊戲不好玩?你能安安靜靜給我坐到京城嗎?”

    “能!我保證能!”溫一諾抱著ipad戴上耳機看劇去了。

    他們坐下不久,車廂裡陸陸續續來了人。

    還不是一般的人。

    先是幾個穿著製服的工作人員來車廂“巡視”了一番,確定冇有問題之後,三步一哨,五步一崗地在車廂裡立正站好。

    溫一諾眼角的餘光瞥見這陣仗,不由瞪大眼睛,拿下耳機,朝走道另一邊的張風起使眼色,做口型:大舅,這是怎麼回事?

    張風起抱著胳膊閉目“裝死”,根本看也不看溫一諾。

    溫一諾再扭頭看自己的媽媽溫燕歸,她依然戴著耳機,非常專注地看著ipad,真正的兩耳不聞車內事,一心隻看電視劇。

    她再好奇,這時也知道應該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繼續規規矩矩坐著,隻是把耳朵裡的airpods偷偷開成了可以聽見外界聲響的模式。

    就這樣低著頭保持著剛纔的姿勢,眼角的餘光卻瞥見一對男女從自己身旁走過。

    男的一身黑色製服,身材高大挺拔,那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像是有輻射能力,溫一諾瞬間挺直了腰桿,連脖子都撐僵硬了,也不敢真的去瞥一眼。

    而那女子的氣勢就舒服多了,她穿著千鳥格黑白套裙,看個裙角就知道是香奈兒經典款式!

    溫一諾終於忍不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抬眸看了一下。

    我靠!

    她看見了誰?!

    晶瑩靚麗的大眼睛,俏麗的菱角唇,這不是顧首席嗎?!

    那前麵那個男子,是不是就是霍……!

    她可是霍顧cp的鐵粉啊!

    霍顧cp的超話裡每天簽到的那種!

    果然,列車的列車長都出來了,對著前麵那一男一女鞠躬敬禮,還有這列車廂裡的女乘務員,更是畢恭畢敬跟在那些穿著製服的工作人員身後。

    當溫一諾聽見那些人稱呼那一對男女“霍先生、霍夫人”的時候,她就知道穩了。

    恨不得打個響指告訴彆人自己看見了誰!

    ※※※※※※※※※

    這是第二更,晚上七點第三更。

    新書期儘量每天三更求大家的月票和訂閱,當然還有推薦票!

    也希望大家幫著宣傳宣傳~~~

    章節說走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