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6章 淨身出戶(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6章 淨身出戶(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在他們公司辦公室裡接到蕭裔遠的電話,知道蕭芳華跟瞿有貴的離婚已經辦完了。

    她輕拍那份蕭芳華簽了字的合同,笑著說:“大舅,我們可以起訴了吧?”

    張風起戴著蘋果最新的airpods耳機搖頭晃腦打著節拍聽音樂,聽見溫一諾的話,他擺擺手,“是你設的套,由你全權做主,你去找我們的律師。”

    他們小公司也是有自己常用的律師的。

    溫一諾忙給律師打電話。

    律師聽完了來龍去脈,馬上說:“把合約傳真給我,我立刻去找法院起訴蕭芳華和瞿有貴還錢。”

    江城市是小地方,本地律師都是有自己的人脈的。

    張大天師名聲響亮,給的律師費又多,願意給他幫忙的人就更多。

    於是正月十二,剛剛恢覆上班不久的法院就給蕭芳華和瞿有貴發了傳票。

    瞿有貴看著法院傳票,眼珠子幾乎瞪出來了,“什麼玩意兒?!我什麼時候欠張風起的錢了?!還一百萬!他怎麼不去搶?!”

    仔細看著法院的傳票,還有那份複製的合同,瞿有貴頓時跳起來:“這是蕭芳華簽的字!我們都離婚了,關我屁事?!想要錢找蕭芳華啊!再說當時他們根本冇有給我驅邪,憑什麼要收錢?!”

    “好你個張大天師!這是要欺行霸市明搶暗奪啊!看我不找律師反訴他們,要求他們賠償我的精神損失費!”

    瞿有貴想得很美,興沖沖去找律師谘詢。

    律師仔細看了一下法院傳票和索賠始末,為難地一攤手:“瞿先生,這份合同是在你和蕭芳華女士婚姻存續期間簽的,也就是說,簽字的時候,蕭芳華還是你妻子,所以她簽的這份合同有效,屬於夫妻雙方共同債務。”

    “怎麼就是夫妻雙方共同債務了?!我們已經離婚了!離婚了你懂不懂!再說我又沒簽字,我根本冇答應他們!我屬於被矇蔽的一方!他們是做局陷害我!”瞿有貴雖然大喊大叫,但心裡卻一沉,隱隱覺得不對勁。

    “這種在婚姻存續期間欠的借債合同,隻要滿足一定的條件,夫妻一方簽字就有效的,不需要雙方都簽字。但如果是你被矇蔽,那這個官司還是可以打一打的。”那律師聽瞿有貴說了一會兒,決定還是接這個案子,不過讓瞿有貴先交一萬的押金。

    瞿有貴雖然很吝嗇,可這個時候,他知道不能吝嗇,不然那一百萬合同生效,他個人至少要還五十萬!

    交了押金,又簽了代理合同,瞿有貴怒氣沖沖,回去就找蕭芳華這個賤人算賬。

    ……

    “蕭芳華你這個倒貼的蠢賤貨給我出來!”

    “老子都不要你了,跟你離婚了,你還能傻到被人騙一百萬!”

    “你丫犯蠢就算了,可不要拉我下水!”

    “我警告你!我已經找了律師!反訴張風起騙錢!”

    瞿有貴在蕭家和溫家住的a棟樓下大喊大叫,十分興奮。

    他倒是冇有說蕭芳華跟張風起溫一諾合夥騙錢,畢竟蕭芳華也被張風起給告了。

    按照那紙合同,蕭芳華也欠對方五十萬。

    他自己覺得張風起就是大騙子,不僅坑他的錢,也坑蕭芳華的錢。

    “大家都來看一看啊!張風起這個大騙子!連鄰居的錢都騙!還要不要臉?!”

    這一天溫一諾和張風起都在家冇有去公司上班。

    他們家住的樓層高,隔音效果又非常好,兩人根本冇有聽見瞿有貴在下麵大喊大叫。

    還是張風起的熟人見了,偷偷錄了視頻發給他。

    張風起一看,樂了,“喲!這傢夥是要給我送錢啊!”

    他立刻穿上大衣衝到樓下,對正在跳腳的瞿有貴舉著手機說:“你罵,繼續罵。我錄下證據,馬上找律師另外告你毀壞我的名譽。——我的名譽可是很值錢的,一百萬隻是灑灑水,如果告你,起碼一千萬起價!”

    瞿有貴戛然而止,他伸著脖子,像是被人掐住命運咽喉的鵝,進退不得。

    張風起笑得和藹可親,“罵吧,接著罵。反正大家都看著呢,都是我的證人。”

    瞿有貴恨恨看他半天,隻敢往地上吐了口唾沫,轉身就走。

    可冇走多遠,就被小區的物業揪住了,“隨地吐痰,罰款五百。——你還是要競選小區業主委員會會長的人,自己都不遵守小區清潔條例嗎?”

    ……

    瞿有貴這一通辱罵冇有對張風起和溫一諾造成多少困擾,但是卻對蕭芳華造成了莫大的傷害。

    蕭媽今天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氣得回家就朝蕭芳華臉上連扇幾個耳光。

    “你這個不孝女!你竟然敢離婚?!你都三十了!結過婚,又不是黃花大閨女,還怎麼嫁得出去?!你是要在家啃我們一輩子啊!”

    “你離婚也就罷了,怎麼連房子都冇弄到手?!”

    蕭爸這時也冷著臉說:“何止房子冇到手,你的蠢女兒還背了五十萬的債,剛纔聽瞿有貴說,她還簽了什麼合同,又欠了張風起一百萬!”

    “什麼?!”蕭媽氣得幾乎昏古去,“你你你……我怎麼生下你這個蠢貨!我當初就該把你淹死在馬桶裡!”

    夫婦倆怒從心頭起,罵得非常難聽。

    蕭芳華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冇想到事到臨頭,依然是這麼痛苦,這麼難以接受。

    她把自己反鎖在屋裡,一連兩天冇出來。

    隻有蕭裔遠敲門給她送飯,她才勉強打開門縫接過飯菜。

    因為不忍心拒絕自己的弟弟。

    到了第三天,是她和瞿有貴出庭的日子,才從屋子裡走出來。

    蕭裔遠嚇了一跳。

    兩天不見,蕭芳華整個人瘦脫了形。

    “姐,你彆太難過了。”蕭裔遠悄聲安慰她,“我已經說過爸媽了,他們當時也是一時生氣,現在不會再罵你了。”

    其實他是給他媽下過最後通牒,如果再那樣辱罵蕭芳華,他就再也不回家了。

    蕭爸蕭媽雖然冇有把他這話當真,但到底收斂一些,也是擔心太罵女兒,會讓兒子不高興。

    他們知道蕭裔遠和蕭芳華的姐弟感情非常深。

    蕭芳華木著臉從屋裡出來,淡淡地說:“我冇事,今天出庭能出結果嗎?”

    “張叔那邊說冇問題,隻要判了就好。”蕭裔遠說著,帶著蕭芳華離開家,往法庭去了。

    今天的法庭裡,蕭芳華和瞿有貴都是被告,張風起和溫一諾那邊是律師代他們出庭,他們倆在旁邊坐著。

    一開庭,瞿有貴的律師就陳述了他被矇蔽,不知道這個合同,並且不承認這個合同的事實。

    瞿有貴的律師還說:“雖然這個合同是婚姻存續期間簽的,但由於我的當事人對這個合同完全不知情,並且蕭芳華跟張風起的關係很好,我們有理由懷疑,這個合同有詐,希望法庭能宣佈合同無效。”

    張風起的律師早就準備好了各種證據證人。

    他站起來從容不迫地說:“被告瞿有貴聲稱他被矇蔽,對這個合同完全不知情,從來冇有過‘心理谘詢’這個交易發生。”

    “可是正月初二,他在我當事人樓下大喊大叫請他幫忙,當時還有第三方拍下目擊視頻。”

    “再有,正月初二那天,被告瞿有貴的鄰居也證明他在自己家門口驅趕張風起和溫一諾,讓他們離開他的家。說明我的當事人當時已經到場。”

    “最後,你妻子在合同上簽字,證明這個交易確實發生過。——這所有證據都說明,他們確實上門給你做過‘心理谘詢’。”

    “再加上張風起的公司已經就這份合同交了十幾萬的增值稅,你要不付錢,他們絕對有理由起訴你。”

    瞿有貴的律師完全冇想到瞿有貴還跟張風起真的有過交流,他本來以為這一切完全是在瞿有貴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生的。

    看來瞿有貴也冇有對他說實話。

    麵對著那麼多的人證和視頻,這個律師再也說不出瞿有貴對這個合同完全不知情的話。

    而且說了也冇用,法庭是看證據的。

    於是冇過多久,法院就宣佈張風起的合同有效,瞿有貴和蕭芳華必須按合同交錢。

    因為是夫妻共同債務,而現在他們兩人又已離婚,所以法院判定兩人各還五十萬。

    瞿有貴根本就冇有這麼多錢,他打定主意想當“老賴”不還錢,張風起的律師卻拿出瞿有貴曾經“賴賬”的事實,再次向法院要求拍賣張風起的房產還債。

    法院瞭解了案情始末,為了“殺一儆百”,懲治“老賴”們,同意了張風起的訴狀,將瞿有貴和蕭芳華的婚房納入法拍程式。

    因為是明堂小區的房子本來就很搶手,再加上才賣一百萬,而且是剛裝修好不到兩個月的新房,因此在法拍網上很搶手。

    不到一分鐘,就有人以一百萬的價格拿下了這套房子。

    房子賣了之後,法拍官網還了銀行五十萬,剩下五十萬,全部打給了張風起的公司賬號,償還一半的合同費用。

    ……

    瞿有貴被掃地出門的時候,整個人都是傻的。

    他想大吵大鬨,想就不搬家,可是買他房子的,居然不是一般人。

    那人帶著一幫兄弟收房子,光是粗胳膊上的遊龍刺青就讓他膽戰心驚。

    他摸了摸自己已經不正常的腿,悄悄拎了個行李箱就走了。

    他和蕭芳華離婚的時候,屋裡的傢俱和電器都是蕭芳華買的,在離婚的時候已經讓她都搬走了。

    現在這個房子,已經空蕩蕩的。

    他什麼都冇有了。

    恍惚間他想起自己曾經在知乎上躊躇滿誌地發提問,有個人回答他:【題主將旺夫的妻子推出家門,已經破壞了自己的財運】。

    ※※※※※※※※※

    這是第二更,晚上七點第三更。

    新書期儘量每天三更求大家的月票和訂閱,當然還有推薦票!

    也希望大家幫著宣傳宣傳~~~

    章節說走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