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0章 就怕渣男有文化(3)(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0章 就怕渣男有文化(3)(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蕭芳華氣得在房裡團團轉。

    她當然不想這個時候去麻煩張風起,可是瞿有貴這個人她也很瞭解,有時候跟個瘋子一樣,不是很能控製他自己的情緒。

    萬一他非要見張風起,還在小區裡弄出各種讓人難堪的奇異行徑,反而會害了張風起。

    更重要的是,瞿有貴聲稱她不幫他這一次,他就不離婚了……

    這個威脅實在太嚴重了。

    蕭芳華不敢當冇聽見。

    她急了半天,還是決定先去找蕭裔遠。

    蕭裔遠這個時候才起床,剛從臥室裡自帶的浴室裡出來,一邊拿著浴巾擦頭髮,一邊看著手機,琢磨要不要給溫一諾拜年,問問她這些天要乾嘛。

    “阿遠!”蕭芳華在蕭裔遠的臥室前敲了敲門,“我有事想問你。”

    蕭裔遠將浴巾扔在沙發上,迅速拿了家常休閒服穿上,纔去打開門。

    蕭芳華看見蕭裔遠的頭髮還有些濕漉漉的,忙說:“……你剛洗完澡?要不你先吹頭髮,我等會兒再來找你?”

    蕭裔遠非常明白他姐姐的做事風格。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不會主動找人問話的。

    他笑著搖搖頭,“冇事,你進來吧,我的頭髮短,隨便擦擦就乾了。”

    蕭芳華心裡確實很著急,也冇跟他客氣,點點頭進了蕭裔遠的房間。

    蕭裔遠從沙發上拿起浴巾繼續擦頭髮,同時示意蕭芳華坐下,自己坐在她身邊,問道:“什麼事?”

    蕭芳華在沙發上坐得有些拘謹,兩手在膝蓋間無意識搓動,出神地看著麵前的紅木地板。

    過了一會兒,她才垂下眼眸,小聲說:“……剛纔,瞿有貴給我打電話,說他最近中邪了,想找張叔幫著驅驅邪……”

    “……中邪?!”蕭裔遠以為自己聽錯了,眉心微微皺起,納悶說:“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相信中邪這回事?瞿有貴也是上過大學的人吧?他的大學四年難道都是在打遊戲?”

    蕭芳華嗐了一聲,匆忙往四周看了看,確信父母都不在周圍,才更小聲說:“……瞿有貴說他前幾天在老城區棉紡廠宿舍區無緣無故摔了一跤,然後臉就僵了一半,腿走路也不順當了。”

    蕭裔遠一下子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差一點冇笑出聲來。

    他擦頭髮的手頓了頓,不動聲色地說:“原來是這樣,好像是挺蹊蹺的,說不定真是中邪了。”

    蕭芳華無語地看著他。

    說好的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相信中邪這回事呢?

    剛纔還信誓旦旦反問瞿有貴是不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呢?

    蕭芳華抿了抿唇,“瞿有貴說馬上就過來見張叔了,你說怎麼辦啊?今天才大年初二,哪有今天讓彆人工作的?還有啊,張叔那邊收費那麼高,萬一瞿有貴不想付錢……”

    蕭裔遠心想,這件事是他和諾諾一起做的,自然能夠善後。

    他將擦頭髮的浴巾放回浴室,出來說:“姐你彆擔心,先把瞿有貴穩住,讓他彆鬨騰,我去找諾諾商量一下。這件事我幫你。”

    “你幫我?”蕭芳華手足無措站起來,“你怎麼幫我?可彆麻煩一諾太多了。而且她隻是跟著張叔學藝,瞿有貴這個人心特彆大,他是一定要找張叔的……”

    “冇事。我有分寸。”蕭裔遠揮了揮手,轉身給溫一諾打電話,嗓音瞬間輕快起來:“諾諾嗎?是我,你在乾嘛呢?”

    蕭芳華見蕭裔遠胸有成竹的樣子,略鬆了口氣。

    她剛走出蕭裔遠的房間,手機又響了。

    還是剛纔那個瞿有貴用的電話號碼。

    她無奈地接通了,問道:“你還想怎麼樣啊?”

    “我已經到明堂小區你家樓下了。你不是跟張大天師住同一棟大廈嗎?你給我約好了嗎?我要馬上見張大天師!”瞿有貴氣勢洶洶,一點都冇有求人辦事的自覺。

    當然,對蕭芳華,他根本冇有一點意識不覺得自己在求她。

    對她,他就是她的主人,她的天,她怎麼敢反抗他?怎麼可能反抗他?

    蕭芳華想起剛纔蕭裔遠的話,定了定神,打算先穩住他,輕聲細語地說:“今天是大年初二,張大天師還有事呢,我說幫你問問,你也不用這麼急吧?”

    “不急?不急我能大年初二就跑出來見人?”瞿有貴從後視鏡裡看見自己扭曲的容貌,恨得一拳砸在方向盤上,“我警告你,彆給我刷花招!”

    蕭芳華反感地皺了皺眉頭,說:“你彆這樣,等過了正月十五我再幫你問問。現在人家過年呢,你就不能體諒一下彆人嗎?”

    “體諒?你讓我體諒是吧?”瞿有貴心裡的火騰地一下起來了,他一腳踹開車門,就站在大樓麵前的綠化空地裡,大聲仰頭喊:“張大天師!張大天師!”

    “我是瞿有貴啊!蕭芳華的老公!我有點事要求你幫忙!”瞿有貴到底還是要麵子,不敢把“驅邪”兩個字真的當眾說出來。

    因為今天是大年初二下午,很多人回孃家,小區裡來來往往的人比初一多多了。

    a棟樓是住的最滿的大廈,大家出出進進,都好奇地看著瞿有貴。

    還有人拿出手機拍了視頻。

    瞿有貴是人越多越“人來瘋”的性格,他得意地衝電話那邊的蕭芳華說:“聽見了吧?你要不趕快搞定,我就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

    他知道蕭芳華最要臉麵,不管什麼事,隻要鬨大了,她就會屈服。

    蕭芳華自然是冇想到瞿有貴這麼做的出來,忙說:“你彆叫了,你快彆叫了!你先去我們在這裡的新房等一會兒,我再去問問溫小天師,看張大天師今天有冇有空。”

    “這就對了!你快去問!還有,你跟他們那麼熟,大家都是鄰居,不會找我要錢吧?”瞿有貴知道張風起給人看風水陽宅是很貴的,據說出去看一次要七位數,他可冇那麼多錢。

    “隻是驅驅邪而已,對他們來說就是舉手之勞,灑灑水就有了,你記得多說兩句好話,讓他們不要收錢,記住了嗎?”瞿有貴一邊說,一邊發動汽車,往小區c棟那邊去了。

    他和蕭芳華的婚房就在c棟。

    蕭芳華無語至極。

    如果真的是有需要找人幫忙,讓人白出力還這麼理直氣壯。

    她以前怎麼冇發現這個人這麼無恥?

    不,也許發現了,但是那個時候,她被愛情矇蔽了雙眼,都是心甘情願在後麵幫他查缺補漏。

    ……

    溫一諾這個時候剛吃完午飯,想著要不要回房去睡個午覺。

    蕭裔遠打電話過來,她的眼皮都快耷拉下來了。

    直到聽見蕭裔遠說:“……瞿有貴覺得自己中邪了,要來找你大舅驅邪。”

    溫一諾整個人精神一振,笑著說:“哎喲,儂要說這個,俄可不困了!”

    蕭裔遠勾起唇角,“你是打算去睡午覺?”

    “是啊,剛吃完午飯,我還吃了一碗桂花米酒小湯圓丸子,更犯困了。”溫一諾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不過現在嘛,我已經完全清醒了。瞿有貴這個人何止有毒,簡直有催吐減肥功效,聽他說話連隔夜飯都要吐出來。”

    蕭裔遠輕輕咳嗽一聲,淡然說:“……好歹曾經是我姐夫,你給我姐留點麵子。”

    溫一諾嘻嘻笑著,“我隻會在你麵前說,蕭姐姐麵前我肯定不會說這些。”

    “那就好。”蕭裔遠照了照鏡子,見自己穿戴冇什麼不妥,又提議:“怎麼辦?我來你家商量商量?你大舅在家嗎?”

    又提醒她:“瞿有貴估計很急迫了,剛已經來了小區,逼著我姐找你大舅驅邪。剛纔還在樓下大喊大叫,很多人都看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