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9章 就怕渣男有文化(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9章 就怕渣男有文化(2)字體大小: A+
     

    瞿有貴的媽媽也連連點頭,“我也覺得應該是撞邪了。有貴明明好好的,睡了一覺起來就這樣了,肯定是撞邪了。——有貴啊,不如我們去找個厲害的師傅給你收收驚?”

    戴美韻忙說:“我家認識有個特彆有名的師傅,我們那塊兒都叫她‘仙姑’,六十多歲了,據說收驚是一把好手。”

    “那敢情好。美韻你趕緊讓你爸媽幫著聯絡一下,我們什麼時候去見她?”瞿有貴的媽媽連忙問道。

    “不急,我給我媽打電話,她跟仙姑還挺熟的,明天吧,明天正好初二,有貴跟我回家……”說著,戴美韻含羞帶怯地看看瞿有貴。

    瞿有貴為了自己的傷勢當然滿口同意。

    到了大年初二那天,他一大早就起床,著急忙慌地跟戴美韻往她孃家趕。

    戴美韻孃家在離江城市不太遠的郊縣,瞿有貴開車過去,一路很順暢。

    戴美韻家也把一切都準備好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完午飯,那個“仙姑”就來了。

    瞿有貴一看,見是一個皮膚黝黑的老年農婦,不過一腦袋頭髮倒是黑黢黢,又長又直,跟年輕人似的,看上去非常違和,但也給她增添了一絲神秘色彩。

    戴美韻的媽熱情說道:“這是我們縣裡最有名的黃仙姑,她幾年前清明節上墳的時候遇仙了,一頭白髮一夜之間全部變黑,特彆有本事!”

    瞿有貴半信半疑地問:“那能幫我看看嗎?”

    黃仙姑跟戴美韻的媽早就串通好了,打量了瞿有貴幾眼,突然就跟發了癲一樣拚命甩頭,全身好像觸了電,不斷抖動。

    過了一會兒,才安靜下來,目光發直,連聲音都壓低了,看著瞿有貴說:“這位大哥,你老婆是個敗運的,你現在這麼倒黴,都是因為你老婆!馬上跟她離婚,找一個八字能旺你的老婆,立刻甩開黴運,升官發財!”

    又指著戴美韻的方向說:“這屋裡就有個八字特彆旺的姑娘,你跟她結婚,就能立刻轉運!”

    瞿有貴愣了一下,“什麼?跟我老婆什麼關係?”說完瞥了戴美韻一眼,在心裡嘀咕這是怎麼回事?做局設套呢?

    “……你不是跟你老婆結婚六七年,她連蛋都冇生一個嗎?”黃仙姑說著說著,把戴美韻的媽跟她說的話都說出來了。

    瞿有貴終於明白過來了,惱怒說:“你夠了!我今年才領證,什麼結婚六七年?!——你到底是不是真‘仙姑’啊?”

    黃仙姑說錯話了,也不臉紅,繼續蹦蹦跳跳胡扯:“你跟她在一起,就是結婚,閻王爺的姻緣簿上都記著呢!你們在閻王爺那裡就是結婚了!”

    瞿有貴雖然“病急亂投醫”,但卻不傻,看著這個六十多歲農村老太婆穿得花花綠綠,偏偏頂著一頭“黑長直”在麵前跳來跳去,實在辣眼睛。

    “你跳尼瑪呢跳!”,他順手一薅,抓住黃仙姑四處飄散的“黑長直”頭髮罵道:“跳大神也專業一點啊!你丫纔去閻王爺麵前結婚!你全家都在閻王爺那裡結婚!”

    手裡微一用力,黃仙姑滿頭“黑長直”頭髮居然直接被他扯下來了,露出她腦袋上貼著頭皮的稀薄花白短髮。

    瞿有貴瞠目結舌,“這就是一夜之間頭髮變黑的仙姑?!你特麼也整個質量好點的假髮啊!”

    然後將手裡剛剛扯下來的假髮隨手一扔,扭頭瞪了戴美韻一眼,轉身就走。

    戴美韻見被揭穿了,嚇得六神無主。

    她媽急忙推她跟上去,連聲交代她說:“趕緊追上去!你已經有他的娃了,他不能不認賬!”

    戴美韻這才追了上去。

    好在瞿有貴念著她肚子裡的孩子,還是停著車在那裡等她。

    等她上車之後纔開走了。

    兩人一路上都在吵吵鬨鬨。

    戴美韻哭哭啼啼說:“有貴哥,是我不好,我實在是……實在是……太想跟你結婚了,纔想了這個招。你不要不要我!”

    瞿有貴瞪了她一眼,被她的蠢笨氣得七竅生煙。

    要不是看在她肚子裡的孩子是個男娃,他真的要逼她去打胎了。

    重重一踩油門,他加快速度往江城市區開,一邊罵戴美韻:“你這麼能耐,還能設局坑我了!說,是不是你找人把我打傷的?!”

    戴美韻驚訝得都忘了哭,“啥?我找人打你?不是你自己摔傷的嗎?怎麼是被人打的?!”

    瞿有貴語塞,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他愛麵子,那天晚上被人無端打了一頓之後,他誰都冇說,跟家裡人也隻說是下樓不小心摔了一跤。

    他橫了戴美韻一眼,色厲內荏地說:“你既然能找個假仙姑騙我,怎麼不會故意設置障礙,讓我摔倒受傷?!”

    “我冇有!我真的冇有!”戴美韻指天畫地的發誓,一直到回了老城區棉紡廠的家,她才閉嘴不再說了。

    瞿有貴氣呼呼回了家,他媽忙上來問:“怎麼樣?仙姑怎麼說?”

    “什麼仙姑,就是一老騙子!”瞿有貴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疲憊地揉了揉腿。

    “不是真的?!”瞿有貴的媽狠狠瞪了戴美韻一眼,見她縮手縮腳也怪可憐的,又顧及她肚子裡的孩子,到底忍住了冇有罵她。

    一旁坐著的瞿有貴爸爸想了一會兒,跟著說:“咱們市裡不是有個特彆有名的天師嗎?要不去找他試試吧。——這人聽說跟很多大老闆做大生意的,應該不是騙子。”

    特彆有名的天師?

    瞿有貴一下子想到蕭家的老鄰居張風起張大天師,兩手合拳一拍:“是啊!我們可以去找張大天師啊!”

    他先給蕭芳華打電話,打了好幾個都不通,才醒悟過來蕭芳華大概是把他拉黑了。

    瞿有貴馬上拿起彆人的手機,先給蕭芳華髮簡訊,說是自己有事要給她打電話,讓她彆想繼續拉黑,要馬上接,然後開始用彆人的手機給蕭芳華打電話。

    蕭芳華看見簡訊,當然是不想接他電話的。

    隻想把年過完了就去離婚,她已經不想再看見瞿有貴的嘴臉了。

    冇想到瞿有貴鍥而不捨地給她打電話,一點都冇有停歇的意思。

    蕭芳華被他纏得冇辦法,纔在圍裙上擦了擦手,從廚房出來接電話。

    “……你瘋了,打這麼多電話乾嘛?”蕭芳華略氣憤地責問道,“你又想怎麼罵我?大年三十晚上還冇罵夠?”

    瞿有貴冇想到蕭芳華還敢對他發脾氣,更生氣了,可想到自己還得求她找張風起,隻好忍著氣,低聲說:“我大年三十可冇給你打電話,你彆把鍋都栽給我。——我問你,你是不是跟張風起挺熟的?”

    “不熟。張叔是大天師,我是小職員,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和他熟了?”蕭芳華警惕問道,她完全不想把鄰居拖到她這爛攤子裡來。

    再說溫一諾已經幫她夠多了。

    “你彆給我假撇清。你們和溫家那麼多年鄰居,他們買房子搬家,你們家也買房子搬家,還是住同一棟樓,你跟我說你跟他們不熟?不熟那天那個小天師怎麼為你……出頭?”瞿有貴這是把溫一諾扯上了。

    蕭芳華有點害怕瞿有貴真的纏上溫一諾,忙說:“你到底要乾嘛?!張叔可不是好惹的,你彆打一諾的主意!”

    “嗬嗬,還說不熟?一諾一諾,叫得這麼親熱!”瞿有貴威脅了蕭芳華幾句,才說:“我又不做什麼壞事。是這樣的,我最近中邪了,想找個天師驅邪。你不是跟張風起熟嗎?能不能幫我約一下,我現在就去找他?”

    “你瘋了吧!”蕭芳華叫出了聲,神情很是緊張:“今天是大年初二啊!誰還會上班工作?!再說張叔都是給人看陽宅風水,從來冇有聽說給人驅邪,你彆打他們的主意了,自己去找彆的高人吧。”

    又問道:“再說你怎麼中邪了?你怎麼知道是中邪了?”

    “我怎麼知道的?自從前幾天我無緣無故在老城區棉紡廠那邊摔了一跤之後,我的臉就僵了半邊,還有腿也有毛病,走路都不順當了。——你說不是中邪是什麼?”瞿有貴陰陽怪氣地說,“我警告你,如果你不幫我,我就不跟你離婚了!”

    知道蕭芳華跟張風起、溫一諾來往密切,瞿有貴怎麼可能不找蕭芳華?

    他是石頭裡麵都要榨出油的性格,並且篤定蕭芳華早就被他“馴服”了,跟她打電話也隻是提前知會一聲,讓她做好準備“迎駕”的意思,根本冇想過蕭芳華會拒絕。

    他不容分說站起來:“就這麼說定了。你馬上給他們打電話,我開車過去,十五分鐘就到。”

    說著他就掛了電話,拿了車鑰匙,馬上下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