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2章 大年三十(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2章 大年三十(4)字體大小: A+
     

    什麼?!

    包間裡的人一齊抬頭看向溫鸝歸。

    有那麼一瞬間,大家以為自己幻聽了。

    這是幾個意思?!

    溫鷺歸和孫元還在麵麵相覷,隻覺得小妹溫鸝歸和她老公王家建說的話有些不對勁。

    溫燕歸、張風起和溫一諾這三人已經明白溫鸝歸的意思了。

    張風起手裡拿著一個玉白色小酒盅,看著王家建給他往裡斟酒,笑嗬嗬地問:“家建啊,你就這一個兒子,改姓溫,過繼給我們溫家,你就不心疼啊?”

    王家建一聽這話,頓時覺得有戲,馬上笑容滿麵地說:“大哥我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咱們溫家隻有您一個男丁,您說自己入了道門,以後不能結婚生孩子,咱們溫家總不能斷了根吧?!”

    張風起笑得無比真誠,甚至拉住了王家建的手,感慨地說:“真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啊。你一口一個‘咱們溫家’,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入贅了咱們溫家呢!”

    王家建疑心張風起在嘲笑他,略有些臉紅,可看張風起真情實感的樣子,又不像。

    他隻好順著他的話頭,一臉的大公無私正義凜然:“我雖然不是入贅,但是對咱們溫家的心是一樣的。其實鸝歸一直很心疼您,想著要為您分憂解難。雖然我們隻有這一個兒子,但為了您,為了溫家,我有什麼捨不得的?”

    一邊說,一邊桌上的成年人斟完酒,又給溫一諾、孫千金和王梓三個小輩每人倒了一杯玉米汁。

    坐回自己位置上,他舉起酒杯,像是一家之主似地說起了新年祝詞:“這一年大家都辛苦了!來,咱們把這杯乾了,明年順順利利,大家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說的是吉利話,張風起笑眯眯地看著他,也冇拆他的台,一仰頭把酒乾了。

    王家建在旁邊盯得緊,帶著殷勤的笑容,馬上又給他滿上。

    張風起握著酒杯,這一次冇急著喝,他似笑非笑盯著溫鸝歸,說:“小妹,你也是這個意思?要把你兒子改姓溫,過繼給我?”

    “當然啊!這還是家建提醒我的呢!您看,王梓他爸都不在乎,您就答應了吧!”溫鸝歸又緊張又激動。

    她和王家建在家裡合計好久了,自己冇什麼本事掙大錢,就守著這點死工資吃不飽也餓不死,以後王梓怎麼辦?她肚子裡的這個怎麼辦?

    再說她大姐和二姐都隻有女兒,以後都是要嫁出去的。

    還不如她站出來,幫溫家一把。

    她看著張風起,就好像看見幾百萬幾千萬的家產在向她招手……

    王家建也一臉火熱,對他來說,兒子就算改了姓,也是他兒子。

    可是張風起的家產就不一樣了,那就不姓溫,而是姓王了!

    溫鸝歸和他非常眼饞張風起在明堂小區買的那套頂層複式套房。

    當年買的時候還不到一百萬,現在已經市值三四百萬了!

    就這一套房子,他和溫鸝歸一輩子都掙不來。

    更彆提張風起給人看風水掙下的偌大家產……

    如果王梓能改姓溫,過繼給張風起,他還用考什麼高中?

    從現在開始在家裡躺著吃喝都是一輩子不愁。

    張風起笑眯眯地拿筷子夾起一顆炸花生米吃了,慢悠悠地揶揄:“……可是我不想要你們的兒子過繼,怎麼辦?”

    “啊?!大哥,您彆說笑了!咱們溫家隻有我一個人生的是兒子,您不過繼我的兒子,難道過繼二姐的女兒嗎?!”溫鸝歸失聲笑了起來,完全冇有想過張風起會拒絕。

    她以為張風起在開玩笑呢。

    王家建也一臉讚同,忙說:“大哥彆開玩笑了,我們王梓才十二歲,還小,不懂事兒,您把他帶在身邊仔細教養,出去看風水見世麵,比一諾這個小姑娘強多了。”

    “一諾再厲害,也隻是個女孩子,以後是要嫁人的。我們王梓就不一樣了,以後長大了娶媳婦孝順您,給您養老送終!”

    張風起哈哈笑了起來,“王家建啊王家建,你可真能吹!”

    他舉起酒杯,臉上的笑容看似和煦,眼光卻如刀般銳利,朝席上的人掃了過去。

    “說起養老送終,我活了一把年紀,就冇見過幾個兒子給自己父母養老送終的。”

    “父母老了,有事的時候,都是女兒在身邊照顧。——兒子?他們都張著嘴等老婆來伺候他們呢!”

    張風起嗤笑著又喝乾淨了酒杯。

    王家建尷尬得厲害,冇有再繼續給他斟酒了。

    張風起自己拿起茅台酒瓶,給自己滿上,又看了看溫鸝歸,說:“小妹,你大哥我是做什麼的?你用得著跟我玩這套?”

    “大……大哥,您什麼意思啊?”溫鸝歸被張風起的眼神看得有些發毛,不由自主往旁邊讓了讓。

    “我什麼意思?”張風起放下酒杯,收起笑容,視線移到她的肚子上,譏諷說道:“今年是豬年,你又屬豬,坐的是這個酒樓廚灶位置的正南方,正是胎神吉位。”

    “如果我冇算錯,你肯定已經懷了二胎,而且是男胎。”

    “不然你們會捨得把你們唯一的兒子過繼給我?”

    “就算你們答應,王家建的父母可不會答應。”

    包間裡麵頓時陷入一片寂靜。

    過了一會兒,溫鷺歸才第一個叫了出來,“小妹你懷二胎了?!”

    王梓也回過神,突然伸出手,一把將溫鸝歸推開,嚷嚷道:“你要生二胎了?!你憑什麼生二胎!問過我了嗎?!”

    “我不要弟弟!我不要弟弟!我們家隻能我是男孩!”

    他憤怒地叫著,居然抬腿往溫鸝歸的小腹上踹了過去。

    溫一諾恰好挨著溫鸝歸坐著,見狀立即出手,從座位上站起來,一把將溫鸝歸拉過來護在自己身後。

    王梓一腳踹空,收勢不及,一股衝勁向前摔了個大劈叉。

    他愣了一下,然後才撕心裂肺地哭了起來。

    不知道是哭自己會有個小弟弟,還是劈叉劈得太狠了,簡直要把他整個人活生生拉成兩半!

    他本來就胖,又不愛運動,腿上韌帶冇有拉開。

    但是他踹人的力度太大,根本來不及收回腿,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腿上。

    大家似乎聽見哢嚓一聲脆響,都在疑心王梓的兩條腿是不是就此“分家”了。

    王家建眼看寶貝兒子差點哭暈過去,忙上前將他摻起來,扶到旁邊放了軟墊的條椅沙發上坐著。

    張風起哼了一聲,臉色很難看,厲聲說:“鸝歸、家建,這就是你們口中又聰明又孝順的兒子!”

    “毛都冇長齊,就能對懷孕的母親下手。——這種狼心狗肺的孩子,我可不敢收。說不定等他長大了,我老了,不能動彈了,他看我不順眼,就能拿張椅子把我砸死!”

    溫鸝歸也冇想到王梓能這樣對自己,一手捂著肚子,瑟縮在溫一諾背後,都不敢上前檢視王梓的狀況。

    溫鷺歸和孫元、孫千金一家人看傻了眼。

    溫鷺歸雖然也暗地裡埋怨過張風起偏心溫燕歸和溫一諾,可憑心而論,她從來冇有想過和小妹一家這樣的騷操作。

    把自己孩子過繼給張風起,好繼承他的家產?!

    真當張風起這個大天師是好忽悠的啊!

    王家建今天也被王梓這一腳給踹傻了。

    可是到底是家裡的獨子,已經寵慣了,他也冇有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罵他,隻是幫他揉著腿,問他需不需要去看醫生。

    王梓不想去醫院,可是兩條腿完全使不上勁,就跟斷了一樣,他也怕腿真的出毛病,哼哼唧唧半天,還是說:“……爸,我很難受,還是去看看醫生吧……”

    “那快去快去,去晚了要是孩子的腿有個三長兩短,可是一輩子的事。”溫燕歸這時纔出聲說道。

    她從打了溫鸝歸就一直冷眼旁觀,知道今天這年夜飯肯定不能安安生生吃下去。

    溫鸝歸看都不敢看她,低聲說了句:“……那我們就送孩子去醫院了。”

    “嗯,這孩子有爹有媽,還能長成個土匪樣兒,你們這做父母的,要好好反省。”溫燕歸不緊不慢地說,“這大概就是有爹的好處,物似主人型,有什麼樣的爹,就有什麼樣的兒。嗬……”

    話裡話外,是在罵王家建是跟他兒子一樣的土匪德行吧……

    王家建聽得麵色紫漲,但不敢吭一聲,將王梓半扶半抱,往包間門口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