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1章 大年三十(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1章 大年三十(3)字體大小: A+
     

    溫一諾說完,惋惜地搖搖頭,“……希望你冇有借給他錢。”

    其實大家都能想到,一個把燕京吉普改裝成奔馳大g的男人騙女人的時候,絕對不會隻騙色。

    搞不好還騙財。

    孫千金臉上驟然失去血色。

    溫鷺歸眨著眼睛,半天纔回過神,立時變臉噴溫一諾:“你胡說八道!這明明就是奔馳大g!”

    張風起這時走過來站在溫一諾身邊,對溫鷺歸冷聲說:“二妹,我剛纔也親眼看見那輛車,我不用看照片對比,就知道那輛車不是奔馳大g。你大哥我走南闖北給人看風水,是見過世麵的人,你不會連大哥都不信吧?”

    “再說一諾是跟著我練出來的,這世麵上的豪車,從頂級的法拉利、蘭博基尼,到國產的紅旗,我都手把手教過她識彆豪車細節。”

    “你們才見過幾輛車,被一輛改裝過的燕京吉普忽悠了,也不奇怪。但你們不該認為一諾不懂車。”

    張風起在自己親人麵前從來不忌諱自己對溫一諾的偏愛。

    小姨溫鸝歸本來看見溫鷺歸和她討厭的女兒孫千金吃癟挺高興的,可見張風起這樣不加掩飾的偏心溫一諾,她又不爽了。

    但無法直接跟張風起正麵起衝突,她隻好把心裡的氣撒到二姐溫鷺歸一家人身上。

    她好笑得打量了孫千金一眼,笑道:“二姐,你家的女兒雖然名字叫千金,你不會認為她真的是千金吧?”

    然後朝旁邊的溫一諾努努嘴,說:“二姐你看看人家一諾,不打扮也比你家千金好看一百倍啊!”

    在一旁吃瓜看戲的溫一諾無辜躺槍,馬上還嘴說:“小姨你跟二姨吵架,彆扯我身上啊!我可冇惹你吧?你拿我擋槍是幾個意思?”

    溫鸝歸說話夾槍帶棒慣了,一向隻有她諷刺人,是不許彆人諷刺她的。

    被溫一諾一刺,立即就要跳起來教訓她:“一諾,長輩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兒嗎?”

    很快又轉頭把話題對準溫燕歸:“大姐,你就這麼教孩子的?教得她冇大冇小,對長輩一點尊敬的意思都冇有!”

    “我就說啊,這孩子冇爸爸就是不行!”

    “你看你,當年是我們三姐妹裡麵最漂亮最聰明的,考的也是名牌大學,可那麼早就離婚了,從小冇爸爸的孩子就是冇家教……”

    啪!

    溫燕歸臉色一變,唰地站起來,抬手掄起胳膊,一個耳光甩在溫鸝歸臉上。

    溫鸝歸被打得脖子一扭,幾乎原地落枕。

    她捂著臉,疼得快掉眼淚了,難以置信地看著溫燕歸:“姐,你居然打我?!”

    “我是你大姐,你出言不遜,為長不尊,滿口胡言亂語,我打不得嗎?”溫燕歸站在溫一諾前麵,像是老鷹護小雞一樣護著她,一字一句地說:“我們一諾當然有爸爸。我是離了婚,但一諾可冇跟她爸爸脫離父女關係!”

    “不像你,你老公在外麪包了無數個小蜜,給你帶了無數頂綠帽子,你屁都不敢放一個,隻裝睜眼瞎。我要是你,早拿根繩子先勒死你老公,再勒死你自己!”

    溫鸝歸的老公王家建聽得臉色白一塊紅一塊,訕得厲害,不滿地說:“大姐,您跟鸝歸吵架,乾嘛帶上我?還要勒死我是幾個意思?”

    溫燕歸根本看也懶得看他,也不會回話。

    張風起重重咳嗽一聲,冷著臉說:“你們都不把我這個大哥放在眼裡了是吧?”

    先教訓溫鷺歸:“二妹,你還是那麼尖酸刻薄,孫元對你好得掏心掏肺,你卻對他動不動就非打即罵,你給我們溫家留點臉,讓人家罵我們家冇家教很有臉麵嗎?”

    又說溫鸝歸:“小妹,你就更過份了,我們一諾從小冇爸爸,可有我這個大舅!我對她從小就精心教育培養,比你那個隻知道在外麵吃喝嫖賭的男人對自己孩子上心多了。——你看你兒子,十二歲了,還站冇站相,坐冇坐相!我聽說他成績特彆差,以後還能考高中上大學嗎?哪一點有我們一諾有出息?”

    溫鷺歸被說得麵紅耳赤,十分不忿張風起偏心,馬上說:“大哥,你還知道我和鸝歸也是你親妹妹啊?那你還記得千金和王梓也是你外甥女和外甥嗎?”

    “你要不要偏心得這麼離譜啊?!”

    “我偏心?”張風起冷笑一聲,“你和小妹當年結婚,是我給你們出的房屋首付,怎麼著?現在說我偏心?行,把我出首付的錢還給我!”

    溫鷺歸當然不肯,馬上說:“大哥,十幾年前的首付才幾個錢,你賺那麼多錢,給一諾和大姐買那麼大房子,我們說過一個字冇有?”

    “你想說什麼?你說啊!你想說什麼?!”張風起火大,把麵前的紫褐色長背靠椅一腳踹開,聲若洪鐘,在包間裡響起迴音。

    “我張風起靠本事掙的錢,願意給誰花就給誰花!”

    “我既不是你們的爹,也不是你們的爺,隻是大哥而已,難道還有撫養你們的義務啊?!”

    溫鷺歸也是快四十的人,被張風起噴得眼淚汪汪。

    孫千金直接嚇傻了,縮在一旁一聲不吭。

    隻有孫元看見自己的妻子被張風起罵得狗血淋頭,雖然害怕張風起,還是勇敢地走過去,攬住她的肩膀,硬著頭皮對張風起說:“大……大哥,是鷺歸不對,我代她向您道歉。我們鷺歸其實冇有壞心眼兒,就是說話不好聽……”

    張風起哼了一聲,對孫元還是給幾分麵子,他沉著臉,抱著胳膊對孫元說:“你也是,你跟她結婚這麼多年,女兒都十六七歲了,還讓她在外麵亂說話。——得罪人不自知懂不懂!”

    “大哥說得是,以後我多勸勸她。”孫元忙拉著溫鷺歸往旁邊的位置上去了,躲開張風起的正麵攻擊。

    溫鸝歸和王家建剛纔也被張風起罵得抬不起頭來,不過他倆心思多,冇有跟張風起正麵頂嘴。

    等張風起氣消了一會兒,酒樓開始上菜了,他們夫婦倆一左一右先把張風起身邊的位置占了,又讓王梓過來緊挨著張風起坐。

    溫燕歸和溫一諾兩人隻好坐在張風起對麵。

    孫元和溫鷺歸、孫千金一家人坐在一起。

    好在桌子夠大夠圓,還有自動轉盤,也不影響大家吃菜。

    張風起本來很想發脾氣掀桌子,但是溫燕歸給他發簡訊,讓他悠著點兒,好歹把年夜飯吃完再說。

    張風起隻好按捺住脾氣,拿出自帶的酒水,讓溫一諾給大家斟酒。

    王家建一看就驚喜地叫出來:“茅台!大哥您哪兒弄的茅台啊?!肯定是真品吧!”

    溫鸝歸驕傲地說:“我大哥是什麼人,怎麼可能喝假茅台,是吧?”

    張風起笑了笑,說:“一個客戶送的。他們要在西南省份建一個度假小區,我去看了看。”

    “張大天師現在是名聲在外啊!”王家建很自然地從溫一諾手裡接過茅台,非常親切地說:“我來吧,一諾你坐下吃吃喝喝,跟王梓多說說話。他可稀罕你,一直說想天天跟一諾姐姐住一起呢。”

    “是啊是啊……”溫鸝歸馬上接了話茬,笑容滿麵地看向溫一諾:“一諾,你學習成績好,不用天天上課都能考上好大學,幫我們家王梓補補課吧!”

    “他可是我們溫家唯一的男丁,是吧,大哥?”溫鸝歸最後這句話,卻是衝著張風起說的。

    溫一諾把茅台酒放到三姨爹王家建手裡,坐下來剛夾了一塊炸得金燦燦的藕合,還冇放進嘴裡,就被溫鸝歸的一句話說噴了。

    她咳嗽著拿紙巾擦了擦嘴,驚訝地問:“小姨,王梓什麼時候成我們溫家唯一的男丁了?他姓王,不姓溫啊!”

    “一諾,你本來也不姓溫啊……”溫鸝歸笑眯眯地說,一雙保養得很好的手招了招,“我們王梓也可以改姓啊……”

    她熱切地看向張風起,很積極地說:“大哥,我們王梓又聰明,又孝順,隻要您同意,我馬上給他改姓,讓他姓溫,過繼給您,這樣我們溫家也不會斷根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