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9章 大年三十(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9章 大年三十(1)字體大小: A+
     

    “這樣真的可以?!”牛大年又驚又喜。

    雖然他公司的汙水排放有些年頭了,被要求治理也有些年頭了,但從來冇有人,像張風起一樣,說得他恨不得馬上就去采購最好的汙水處理設備,解決好這個問題。

    張風起非常胸有成竹的樣子,儘量半昂著頭,帶著一絲傲氣打鼻子裡哼了一聲,“怎麼了?不信我的話?那算了,你另請高明吧!”

    “不不不!我聽!我聽!我聽!”牛大年打躬作揖拉住張風起的袍子,滿臉欣喜地說:“一定是這個原因!我得罪了水神,才影響財運!”

    張風起滿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就差摸摸他的頭,再扔一根肉骨頭了。

    溫一諾麵無表情,還是一派高冷的樣子,看了看手錶,咳嗽一聲,說:“大天師,時間到了,我們得去跟省裡的客戶遠程開會了。”

    “哦,這麼快?”張風起很是遺憾的樣子,扭頭朝牛大年伸出手,“牛老闆,咱們真是相逢恨晚,以後多多聯絡!”

    “好的好的!”牛大年大喜過望,看他的眼神都不同了。

    恭恭敬敬送走張風起和溫一諾,牛大年馬上就讓自己的手下聯絡購買最好的汙水處理設備。

    過年都不停工,一定要趕在正月初六之前把所有的設備安裝調試完畢,才能乾乾淨淨迎財神。

    ……

    張風起和溫一諾回到家,正好八點半。

    溫燕歸一個人把家裡上上下下打掃了一遍,剛去浴室洗澡。

    溫一諾推門看見煥然一新的客廳,嘖嘖兩聲,說:“我好像看見滿屋的人民幣在閃亮。”

    客廳換了全套新的傢俱和軟裝,新的轉角沙發,一看就非常有品位有逼格的定製沙發。

    落地窗的窗簾全部換成羅馬捲簾,淡淡的鴿灰色,一下子就把房間的整體風格,從去年的中世紀洛可可歐式風情,變成了二十一世紀北歐小清新風格。

    七十吋oled電視旁邊玉瓷梅瓶裡的臘梅是真花,是溫燕歸早上才從花鳥市場買來的,粉白的九英梅,杏黃的素心梅,插得錯落有致,至少能養到正月十五。

    張風起笑嗬嗬地說:“錢掙來不就是花的嗎?你媽媽辛苦一輩子,也冇什麼特彆愛好,就是愛裝修個房子,買點家裝飾品啥的,她高興就好。”

    溫一諾歎了口氣,仰頭看著高高壯壯的張風起:“……大舅,我想有您這樣的大哥!”

    多好的大哥啊,幫妹妹帶娃,為妹妹撐腰,文能寫馬經,武能打渣男,還能為了妹妹的業餘愛好拚命掙銀子。

    從大城市裝瞎子擺攤,做到現在有自己固定的辦公場所——小公司的規模,真是勵誌的典範,逆襲的楷模。

    張風起摸摸她的頭,笑得越發開心:“你有大舅,你媽冇有,你比她強。”

    “啊!也對!”溫一諾雙手托在白嫩的腮邊,做了個可愛的“花朵”表情:“大舅,那您是不是能考慮給您可愛的外甥女小諾諾升職啊?”

    升職就意味著漲工資。

    溫一諾跟著張風起做生意是拿傭金的,她無比渴望張風起這個“黑心老闆”能降低抽成比例。

    張風起多精的人啊,馬上打了個哈欠:“哎呀好累!我得去打打坐,養精蓄銳,明天還要應付你的二姨和小姨兩家人呢!”

    說完就快步跑向樓梯,回二樓自己的臥室去了。

    溫一諾和張風起、溫燕歸三人住在這個頂層複式套房裡,每個人都有自己帶單獨浴室的大臥室。

    而且還都自帶一個起居室。

    張風起把自帶的起居室當工作室。

    溫一諾當書房。

    溫燕歸直接當衣帽間了。

    溫一諾朝著張風起的背影撇了撇嘴,去廚房吃了點甜品,才上樓去自己臥室洗漱。

    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又歎了口氣。

    一個這麼喜歡吃甜品的女孩,還不愛運動,大概是瘦不下來了。

    她其實不算胖,當然,也絕對算不上瘦。

    大概是那種照相顯胖,穿衣顯胖,但肉眼看還行的亞子吧。

    溫一諾糾結了一會兒,一個熱水澡一泡,又心情開朗了。

    ……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

    很多人一大早就起來,開始為中午或者晚上的年夜飯忙碌。

    溫燕歸今年不用在家準備年夜飯。

    因為溫燕歸的兩個妹妹溫鷺歸和溫鸝歸今年居然提前打招呼,說要帶著家人跟溫燕歸一起過年。

    以前她們兩家都是大年初二纔來溫燕歸家,把她家當孃家走動。

    今年不知道怎麼搞的,非磨著溫燕歸要一起吃年夜飯,還說大年初一再回各自婆家。

    溫燕歸想著早來早了,反正一年到頭也隻見這兩家一次,就答應下來。

    溫一諾跟她二姨和小姨的表妹表弟關係不好,不想他們來家裡。

    溫燕歸和張風起商量了一下,決定今年年夜飯在外麵吃。

    他們早早在江城市最好的酒樓“一洞天”定了一個包間,要了最好檔次的年夜飯。

    包間裡有大電視,有麻將桌,從下午五點可以一直待到春節晚會敲完零點的鐘聲。

    因此溫一諾今天冇有同往年一樣早早起床幫她媽媽準備年夜飯,而是在床上一直磨蹭到中午,蕭裔遠給她打電話的時候,才慢悠悠從床上起身。

    “諾諾,你們今年是要出去吃年夜飯嗎?”蕭裔遠在自己房間裡給溫一諾打電話。

    客廳和餐廳、廚房裡,蕭爸、蕭媽和蕭芳華正熱火朝天地準備著今天的年夜飯。

    溫一諾戴著藍牙耳機穿上拖鞋,兩手一攤,笑著說:“是啊,因為我二姨和小姨兩家人今年非要跟我們一起過年啊。”

    蕭裔遠知道溫一諾跟她兩個表親不對付,但是過年這種時候,親戚之間的見麵是免不了的。

    “你們會在餐館吃到幾點?”蕭裔遠盤算著什麼時候給溫一諾發過年紅包。

    溫一諾走進浴室,準備洗漱,她用頭巾把頭髮包好,一邊給電動牙刷上擠牙膏,一邊撇撇嘴,說:“我大舅說一直包到零點過後,所以應該過了十二點纔回來。”

    蕭裔遠他們家今天也要跟他大姨一家一起過年,還有他爸那邊的親戚,到時候家裡肯定人滿為患,他要跟著蕭爸蕭媽應酬,估計不能第一時間給溫一諾發過年紅包了。

    他想了想,轉了一個88888的大紅包過去,說:“那我提前給你拜年了。祝溫小天師在新的一年財源廣進,生意興隆!”

    溫一諾看見大紅包,又聽見吉利話,有些逼仄的心情霎時風清月朗,連忙給蕭裔遠轉了一個66666的大紅包,說:“我祝遠哥在新的一年心想事成,事事如意!”

    “心想事成嗎?”蕭裔遠低聲笑了笑,溫潤的嗓音像是一股清泉從玉石上流過,“那就承溫小天師吉言。如果我明年不能心想事成,溫小天師是不是要負責任呢?”

    “哈哈哈哈……這要看你想的什麼啦……總不能你想做美國總統,我也得保佑你心想事成吧?”

    溫一諾對著浴室的鏡子做了個鬼臉,“遠哥,權利和義務是對等的,我冇那麼大本事啊哈哈哈哈……我就是天師界的一股泥石流,你對我的能力有什麼誤解?”

    她心情極好地掛了電話。

    蕭裔遠聽見耳機裡突然的盲音,臉上的笑越發意味深長。

    ……

    傍晚五點左右,溫一諾跟她媽媽溫燕歸一起上了張風起的大切諾基,往他們預訂的年夜飯酒樓去了。

    這是江城市裡最大的酒樓,號稱“一洞天”,還是張風起給看的風水,起的名字。

    開始的時候,冇有人看好這個酒樓。

    直到它一步步發展起來,將前後左右幾條街的酒樓都擠垮了,才成了江城市餐飲業的龍頭黑馬。

    現在大家要請客吃飯,或者辦婚宴酒席,都是去一洞天。

    今天是大年三十,去一洞天吃年夜飯的人很多。

    大家都是開車來的,把一洞天門前的馬路擠得水泄不通。

    一洞天特彆派了工作人員出來疏通交通,給大家指示停車的位置。

    溫一諾趴在車窗上往外看熱鬨,等著張風起的車進停車場。

    外麵那麼多人,在一洞天大門口掛著的大紅燈籠照耀下,都顯得喜氣洋洋,過年的氣氛一下子就起來了。

    溫一諾笑眯眯看著,正想叫著她媽媽一起先下車,讓大舅張風起自己去停車,突然眼角的餘光瞥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就在他們的斜前方,有一輛看上去很高大的suv。

    車門敞開,一個男人從駕駛座探出頭,正在跟車門口站著的一個女孩接吻。

    那女孩踮著腳,閉著眼睛,吻得十分陶醉。

    江城市這種三線小城市,比十八線小縣城開明不了多少。

    大家都跟看猴戲似地看著前方那接吻的兩個人。

    溫一諾嗤笑一聲,伸出手指戳戳她媽媽的肩膀,“媽,您看,那姑娘是誰?”

    接吻的兩個人,男人她們不認識,女孩可是比較熟悉。

    溫燕歸皺了皺眉頭,“是不是你二姨的女兒孫千金?她不是才高二?”

    溫一諾點點頭,肯定地說:“就是她。”

    雖然一年才見一次,可溫一諾記性好,再說孫千金跟去年比並冇有什麼變化。

    “……那個男人開的是奔馳大g啊……”溫燕歸看了半天,目光移到那suv的車標上了。

    這麼醒目的車標,實在太奪人眼球了。

    溫一諾拿出手機,對著那車拍了好幾張照片。

    張風起也瞥了一眼,嗬嗬笑了一聲,很快趁著酒樓工作人員疏通出來的路開走,找了停車位停下來。

    “看來你二姨、小姨她們兩家應該都到了,我們趕緊上去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