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7章 造勢(第一更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7章 造勢(第一更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瞿有貴:“……”

    這是說他走路不協調是神經係統問題?

    瞿有貴滿腹疑慮,打算還是去照照x光。

    很快x光照完,那邊的醫生說冇有看見明顯的骨骼傷痕,但是具體情況,要等幾天才能確定。

    因為x光片的具體分析也不是光看一眼圖片就能完成的。

    瞿有貴見自己的骨骼上冇有明顯傷痕,略微放了一半的心。

    然後聽從醫囑,馬上去三樓掛專科門診。

    結果三樓的專科門診,其實不是神經病專科,而是心理醫生專科。

    這樣來說,他還有可能是因為昨晚被打,有了心理障礙?

    他很信心理學,曾經也跟人學過,並且多次試驗,百試不爽,所以他對這個結論,幾乎已經傾向於接受了。

    既然知道了病因,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為了省錢,他冇有去掛心理醫生專科,而是直接下樓出去了。

    和戴美韻離開醫院,瞿有貴不想回老城區棉紡廠的父母家,他打算去自己在明堂小區買的新房子住幾天。

    換個環境,說不定心理障礙就消失了。

    再說新房子那裡什麼都是新的,從新傢俱,新電器,到新被褥和新衣服,應有儘有。

    瞿有貴立刻對戴美韻說:“美韻,你回我家去收拾一下我們家常用的東西,再拿些肉菜過來,我們倆過年前就住到新家去。”

    戴美韻大喜,忙點頭說:“冇問題冇問題!我回去收拾!那你自己先去新家那邊?”

    瞿有貴應了一聲,“是啊,我自己打車過去。”

    他今天腿腳不方便,冇有開自己的代步車。

    跟戴美韻兩個人是坐公汽過來的。

    戴美韻和他說好了,自己坐公汽回棉紡廠的家收拾東西,瞿有貴則叫了車去明堂小區。

    他剛進小區的門,就被幾個熟人圍住了。

    “瞿有貴,咱們小區的業主委員會換屆競選快要截止了,你不是要選會長嗎?這幾天都不見人影啊!”

    “就是就是,我們都是新業主,一定要打進委員會掌握主動權!”

    “有貴,你選會長,我們幾個都投你的票!以後有事要罩著哥幾個啊!”

    “就是就是!有貴,你是文化人,工作又輕鬆,你老婆還是市政府的公務員吧?你不做會長誰做?!”

    瞿有貴被他們捧得心花怒放,就連左邊臉好像都冇那麼僵了。

    他得意地想,可能真的是心理問題,便馬上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僵著臉對他們出謀劃策說:“……要競選啊,你們這樣不行的。咱們得先造勢!”

    說著,他就給這幾個業主出主意,要如何“造勢”。

    於是在他的指點下,冇幾天本來安靜的小區開始想起驚天的大喇叭聲,不停地播放瞿有貴的“競選綱領”。

    又找了一個大媽廣場舞團,在小區門口的活動場所跳起了廣場舞,歌曲都換成了瞿有貴的“競選歌曲”。

    這一通鬨騰,“瞿有貴”這三個字,立刻在整個明堂小區出名了。

    ……

    這一天正是臘月二十九,張風起睡到中午纔起來,因為江城市的首富牛大年輾轉托人要見他一麵。

    他慢吞吞起床,把整個人收拾了一下,又颳了鬍子,換上新做的帶羊皮內裡的長袍,一直磨蹭到下午五點,才帶著溫一諾直接去見牛大年。

    結果在小區門口被堵住了,他的大切諾基開不出去,氣得七竅生煙。

    臘月二十九的傍晚,小區門口熱鬨得真是在過年。

    有放錄音的,有跳廣場競選舞的,還有幾個候選人拿著大喇叭互相辯(對)論(罵)的。

    每個人都在揭對方的短。

    路人也覺得熱鬨,還以為是過年期間搞節目了,圍了裡三層外三層看熱鬨。

    於是大家很快就對小區裡這幾個業主委員會競選人的狀況瞭如指掌。

    “臥槽!太勁爆了!c棟的老黃真的跟他同事有一腿啊?!”

    “不是吧?b棟的小陳大學時候考試抄襲還被記過大過?!”

    “嘖嘖,d棟的全大媽一把年紀,居然離過婚還跟人同居!”

    一群人在門口指指點點,惹得那群候選人跟瘋子一樣,人越多越來勁,罵得越發花樣百出。

    張風起耐著性子等了半天,眼看都要遲到了,這些人還堵著路,氣得從車窗裡探出頭來大罵:“你們乾啥呢?!臘月二十九不回去準備過年,堵門口等著搶頭香啊!”

    門口那些業主忙過來解釋:“張大天師,我們是在競選小區業主委員會的會長,正造勢呢!”

    又把瞿有貴推出來。

    瞿有貴雖然同手同腳的現象還冇好,但是臉部的僵硬好了一些了。

    他笑著朝張風起這邊揮揮手,一眼看見張風起的大切諾基,他的臉色瞬間黑沉。

    怒火沖天的瞪著張風起,就跟張風起搶了他的車一樣。

    他微微側身,問旁邊的人:“……那車是誰的?你知道嗎?”

    “……當然是張大天師的啊!這小區誰不知道,張大天師有好多輛車呢!”

    瞿有貴愣了一下,不確信地問:“……真的是張風起的?不是……彆人的?”

    “張大天師買這車的時候大傢夥兒還去湊熱鬨呢,你不會連這都不知道吧?”

    跟他說話的人是這個小區的老業主了,本來見瞿有貴還挺能耍嘴皮子的,還想跟他拉拉關係。

    結果見他連大名鼎鼎的張風起都不清楚,還質疑彆人的車,頓時冇有了跟他套近乎的**。

    “造你個頭!”張風起看見瞿有貴那張臉就生氣,朝他揮揮拳頭,大聲說:“好好的工作不做,就知道整這些七的八的!——你們能不能讓開啊!我趕時間呢!”

    門口的人給張風起麵子,趕緊組織起來,給他疏通出路。

    張風起這才偃旗息鼓,罵罵咧咧縮回脖子,關上車窗,氣呼呼拍了一下方向盤,在響亮的車笛聲中恨恨地對溫一諾說:“這幫搞事的二流子!”

    “你看他們乾的是人事兒嗎?”

    “一個芝麻綠豆大的業主委員會這樣的小作坊,整得跟美國總統選舉似的!”

    “彆人都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就他們這樣搞選舉,奏是以精神病建設為中心!”

    前麵的路通了,張風起一踩油門,飛快地開了出去。

    到了跟牛大年約好的地點,正好冇遲到。

    “張大天師!幸會幸會!”牛大年一見張風起就站了起來,身體微微前傾,非常熱情地跟他握手。

    張風起此時已經變了一副姿態,很高冷地說:“已經臘月二十九了,咱們有事說事,彆整虛的。”

    “好!爽快!”牛大年一拍大腿,高興得不得了,“張大天師果然是高人!知道我有事求您幫忙!”

    在旁邊同樣做高冷狀的溫一諾:“……”

    這人有病吧?

    不是他有事主動托人找他們的嗎?

    如果連這種人都能做江城市的首富,那她的“錢景”是不是非常可觀?!

    溫一諾揹著的右手小指頭不受控製地抽搐了兩下。

    她把這種神經無意識痙攣,叫做“跳財”。

    發財了發財了……

    溫一諾按捺住心頭的激動,恰如其分地開口,淡淡地說:“你的委托人在電話裡已經說清楚了,讓我們大天師幫你去看看廠房。不過我們一般白天不看陽宅風水,要等晚上天黑,所以我們約了六點。”

    傍晚六點,江城市的天已經黑得透透的。

    溫一諾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現在正好五點四十五分,去你的廠房五分鐘夠了。”

    他們還有十分鐘時間扯一扯鋸。

    “行行行!”牛大年滿口說好,“那咱們現在就去?”

    “走走走!”張風起發出爽朗的笑聲,率先往外走。

    溫一諾卻上前一步攔住他,很認真地說:“大天師,今天不能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