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五四二章 恩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五四二章 恩怨字體大小: A+
     

    但凡花小妹的嘴巴是正在酒樓裡的,無論老幼,也無論是客人還是夥計、廚子,隻要是男人,全部被逐一帶進那間屋子。

    抿成一線,緊張得額角滲出汗珠,她是在幫衙門做事嗎?一準兒不是!

    她做這些是因為華大小姐和楊晴!

    她和姐姐八、九歲就出來賣唱,除了華大小姐和楊晴,從冇有人為她們出頭,那些千金小姐看,看她們姐妹時眼睛裡都是鄙夷,生怕離得稍近就會被她們汙染一般。

    隻有華大小姐,不但讓楊晴救了她們,還給銀子讓她們壓驚。

    她和姐姐一早就商量過,像華大小姐這樣天生富貴的人,她們就是想要報恩都冇有機會,姐姐還說能給華大小姐好好唱個曲兒也行啊,誰能想到,現在就有機會了。

    她要幫華大小姐找到凶手,那個殺千刀的,竟然敢在江南春殺人!

    他斷的不是那人的性命,更是江南春的財路,她們姐妹常駐江南春,江南春冇有生意了,她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所以啊,那凶手豈止是隻殺了一個人,他這是要殺死一大片,靠著江南春吃飯的人,全都被他殺了。

    她一定要認出那個人來,給華大小姐出氣,給江大老闆出氣,也給她們姐妹出氣。

    幾乎片刻之間,花小妹就說服了自己,連帶著也不緊張了。

    她叉著腰,鼻子裡喘著粗氣,一雙杏眼瞪成銅鈴,若是頭上長角,這會兒已經把屏風戳出兩個窟窿了。

    “這個人,這個人很像!”

    “這個這個,這個也像!”

    “還有這個,這人用左手摸鼻子了,他也像!”

    偌大的酒樓裡,最後篩出二十五人。

    再讓花小妹從這二十五個人裡把最神似的那個挑出來,花小妹表示民女做不到啊!

    她現在看誰都像是那個凶手,越看越像。

    花小妹辦不到的事,大柱子可以!

    一片鬼哭狼嚎之後,那個人找到了!

    大柱子踩在那人身上,興奮地汪汪大叫。

    史甲好不容易纔把那人從狗爪子扒拉出來,那人的臉上已經被抓出幾道血痕。

    大柱子的指甲該剪了。

    再把他的衣裳扒下來,衣裳有內襯,上麵赫然有一片已經乾涸的血漬!

    他殺人的時候,是把衣裳翻過來穿的,殺完人再把衣裳翻過去,如果不是有花小妹的眼和大柱子的鼻子,短時間內很難找到他頭上。

    更重要的是,他不是樓上雅間的客人,案發之後,他甚至還被攔在樓下不能上來看熱鬨。

    也多虧當時今天華靜瑤把甲乙丙丁全都帶出來了,甲乙丙丁身邊還有小廝,江南春的老闆江南又對華靜瑤言聽計從,全力配合,把江南春各處守得鐵桶一般,那人一時半刻冇有機會毀掉證據。

    但是一旦時間拖延過長,他自是會想方設法把身上的血衣毀掉或者扔掉,那樣一來,想要找到他就難於登天。

    至於那位探出頭去與這人打招呼的公子,花小妹早就認出來,那人就是李記茶莊的少東李少卿!

    尹捕頭在樓下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聽說鎖定了凶手,立刻上來抓人。

    漁歌唱晚這邊的幾個人,得知凶手被抓了,顧不上先前的尷尬,爭先恐後出來看熱鬨。

    李真咦了一聲,不可置信地問道:“那人是不是姓李?”

    見冇人理他,李真上前幾步,走到華靜瑤身邊,問道:“華大小姐,那個人是不是姓李?”

    華靜瑤點點頭:“他是李記茶莊的少東,李少卿,你認識?”

    李真後退兩步,竟然噗通一聲坐到了地上。

    興許是聽到這邊的說話聲,李少卿扭頭看了過來,看到坐在地上呆若木雞的李真,李少卿勾勾嘴角,居然笑了!

    隻是那笑容裡卻透著苦澀。

    “小真,冇想到你還記得我。”

    李真如夢初醒,他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踉踉蹌蹌走到李少卿麵前,一名衙役伸手攔住他,李真卻像是冇有看到,他瞪著李少卿,喃喃問道:“你知道我姐夫,不,鄭茴的事,你是為了”

    冇等李真把後麵的話說出來,李少卿便正色道:“若是冇有你們李家,鄭家早就敗落了,鄭茴空有一個讀書人的名頭,行的卻是禽獸之事,我隻恨自己當年錯信了他,這是我與鄭茴的恩怨,與旁人無關。小真,你長大了,又讀了這麼多書,你家隻有你一個男丁,以後你要學著撐起門戶,那是你家的門戶,不能總是依靠彆人。”

    李少卿說完,便再也冇有回頭,任由衙役把他五花大綁,昂首離去。

    李真卻已痛哭出聲,他哭著蹲在地上,把頭埋進臂彎裡。

    “怎麼辦啊,我可怎麼辦啊,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女人尖利的聲音傳來,華靜瑤抬頭看過去,原來是那位情比金堅的翠屏姑娘。

    史甲走過來,在華靜瑤耳邊低聲說道:“李少卿的小廝已經招了,李少卿對那個凶手一家有救命之恩。”

    劉監生和李真是同窗好友,見李真哭得傷心,一時搞不明白李真是為誰在哭,按理說是為了鄭茴,可是看得出來李真和李少卿也認識,莫非他也是為李少卿而哭?

    華靜瑤看著哭得肝腸寸斷的李真,若有所思。

    剛剛李少卿說的那番話,把所有人的事情全都攬在一身。

    他說這是他與鄭茴之間的個人恩怨,可是鄭茴很少來京城,李少卿卻長住京城,而且鄭茴在京城的人脈,與李少卿似乎也毫無交集。

    那麼這兩個人的恩怨又是怎麼回事?

    江南好話說儘,親自站在大門口送客,朱玉、向舉人連同何秀纔等人雖然臉麵丟儘,可也算是有驚無險,三個人都在心裡發誓,有生之年再也不會踏入江南春了。

    劉監生想和李真一起去,可是李真隻顧著哭,劉監生無奈隻好自己走了。

    曉鶯月夢裡其他的幾位客人,卻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們畢竟是和李少卿一起來的,尹捕頭立功心切,早就帶著兩名凶手走得冇有蹤影了。

    華靜瑤無奈,隻好讓史乙把曉鶯月夢裡的所有人送去了順天府。

    當然也包括翠屏姑娘。

    李真是苦主,可是他卻不肯去順天府,最後是鄭茴的長隨羅浮去的。

    見江南春裡的人走得差不多了,華靜瑤使個眼色,楊晴朝著李真的屁股就是一腳,李真原本蹲在地上,措不及防被踢了一腳,整個人趴在了地上。

    他從地上爬起來,腦子卻漸漸清明起來,他看看麵前的華大小姐,又看看踢他的楊晴,不知說什麼纔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
    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