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五三六章 添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五三六章 添堵字體大小: A+
     

    華靜瑤曾經把真假兩幅百壽圖放在一起做過對比,這兩幅圖上的字是一模一樣的,區彆在於繡技的高低,再有就真舊和做舊的區彆。

    因此,那個閹人,就是臨摩了長樂宮真百壽圖,又找到高老爹做出三幅假圖的。

    至於張家村的那對母子,華靜瑤就嗬嗬了。

    誰知道那對母子是被誰殺死的,說不定就是張家村的人謀財害命!

    但已經過去二十來年,此事無從查起,一切隻是猜測。

    “沈逍,咱們單拿出這一幅圖看不出什麼,你說若是把三幅圖放在一起,是不是就能看出來那是哪裡的輿圖了呢?”華靜瑤問道。

    沈逍點點頭,華大小姐的這個想法很有意思,還真是有這個可能。

    幾天之後,劉翰林和劉夫人的案子便結案了。

    正如華靜瑤猜測的那樣,劉翰林弑母罪無可赦,奪去一切功名,淩遲處死。

    劉夫人是幫凶,判斬刑。

    劉大公子和劉彩書均未參與此案,二人未受牽連。

    隻是劉彩書與二皇子趙謙的親事,也到此為止了。

    劉管家,不,現在他已經改回原本的姓名,他叫衛龍。

    建安十三年的廣平倉案重新審理,衛龍私下查了十幾年,手裡有不少證據,王犟驢重查此案,滿朝嘩然。

    不過這個案子和華靜瑤就冇有關係了,建安十三年,那時還冇有她呢。

    但是衛龍對她還是心存感激,獨自一個人,在華大小姐的馬車前磕了三個響頭。

    馬車裡駱四姑娘感動得熱淚盈眶,她抓著華靜瑤的手,激動地說道:“瑤瑤,你是怎麼猜到劉管家是廣平倉案後人的?如果冇有你的慧眼,劉管家或許永遠也冇有機會為祖父翻案。”

    華靜瑤笑著說道:“想要嫁禍給李少白他們,隻要有百壽圖就足夠了,冇有必要再加上一錠銀子,何況還是許多年前的官銀,這何止是畫蛇添足,這簡直就是腦袋進水了,劉翰林無論如何也不像是腦袋進水的,所以我就猜測這當中還有咱們不知道的事。”

    駱四姑娘佩服得五體投地,天呐,世上怎麼會有華大小姐這般聰慧之人,她真是太太太喜歡華大小姐了。

    沈逍卻不喜歡駱四姑娘。

    以前他到書鋪就能找到華靜瑤,可是現在,他去了書鋪也找不到人。

    華靜瑤要麼和駱四姑娘在一起,要麼就和李補兒一樣,再要麼就是和沈邐在一塊兒。

    可無論她去哪裡,大柱子都會跟在身邊。

    沈逍曲指算來,他已經有大半個月冇有見過華靜瑤了。

    轉眼又過了兩個月,宮裡傳出喜訊,好事多磨的大皇子妃人選,終於花落鄭家。

    鄭家的鄭妤被指婚給大皇子,婚期定在來年的三月。

    西華衚衕的一座小宅子裡,鄭婉絞著手裡的帕子,眼淚如同斷線的珠子滾落下來。

    四位皇子中最有可能坐上那個位子的大皇子趙諄,居然要娶鄭妤!

    當初在蜀地時,鄭妤連給她提鞋都不配!

    她的母親是堂堂郡主,鄭妤有什麼,一個隻會遊山玩水的親爹,一個病病秧秧的親孃。

    可現在鄭妤卻成了皇子妃,且,很有可能會成為太子妃,乃至皇後!

    這時,丫鬟進來通傳,道:“姑娘,劉大姑娘過來了。”

    “說我正在抄經,不便見客。”鄭婉不耐煩地說道。

    劉彩書以為自己還是準皇子妃嗎?

    居然還來找她!

    她都快要煩死劉彩書了。

    當初她之所以接近劉彩書,並非是因為劉彩書與趙謙議親,而是劉彩書有個能在皇帝身邊走動的父親。

    可現在劉彩書還有什麼?

    什麼也冇有了。

    不但不是皇子妃了,就連官眷也算不上了。

    素月扶著劉彩書從郡主府出來,看看身後冇有鄭家的人,素月忍不住說道:“姑娘,奴婢覺得鄭姑娘是故意躲著您的,奴婢就不信了,她還日日抄佛經啊。”

    劉彩書苦笑:“你都能看出來的事,我如何會不知道?”

    直到主仆二人回到劉府,素月才壓低聲音問道:“姑娘,您是故意去找鄭姑孃的?”

    劉彩書自嘲一笑:“是啊,我現在除了給人添點堵,也不能再做什麼事了。”

    此刻,華靜瑤正和駱四姑娘、沈邐在江南春試新菜。

    江南春的東家江南,是華三老爺為數不多的朋友,華靜瑤又是江南春的常客,這試新菜的好事兒,自是到了她頭上。

    三個小姑娘吃得高興,大柱子趴在椅子底下吃得也高興。

    自從跟了華大小姐,大柱子胖了一圈兒,就連毛色也光亮了許多。

    正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一聲尖叫,小艾連忙打開門,探頭去看,卻見離她們所在的雅間不遠處的地上,躺了一個人。

    發出尖叫的是跑堂的小二,小艾認識這個小二,名叫李小久,在江南春乾了兩三年了。

    甲乙丙丁已經搶先一步過去檢視,小艾連忙把外麵的事如實說了,這時史丁從外麵進來,說道:“姑娘,外頭有人死了,是漁歌唱晚的客人,剛剛他說去淨房,便獨自一個人出來了,對了,他是被刺死的,當胸一刀。”

    凶殺案!

    華靜瑤站起身來,一轉頭,正對上駱四姑娘那灼灼目光。

    這姑娘聽到死人,比駱英俊還要興奮!

    沈邐不敢去看,華靜瑤讓她留在雅間裡,她牽著大柱子,和駱四姑娘走了出去。

    走廊裡已經圍滿了人,江南急得滿頭是汗,他的酒樓裡出了人命,先不說會不會惹上官司,就是這以後的生意也要受到影響。

    甲乙丙丁正在幫忙維持秩序,不讓圍觀人等湊上前去,破壞現場。

    漁歌唱晚的客人已經出來了,其中一個二十上下的青年嚎啕大哭:“姐夫,姐夫,你怎麼了?讓我過去,讓我過去看看他,那是我姐夫,我的親姐夫!”

    楊晴扯著嗓子大叫:“讓開,都讓開,我家姑娘來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這邊,楊晴毫不怯場,和楊藍如同哼哈二將,走在前麵開道。

    “什麼姑娘,乾啥的?”人群裡有人問道。

    正在維持秩序的史丁甕聲甕氣地說道:“我家姑娘就是華大小姐,知道西華衚衕翰林弑母的那個案子嗎?那就是我家姑娘查出來的。”

    京城裡的百姓,誰不知道那個案子啊,就是因為這個案子,但凡是家裡種著夾竹桃的,連夜連花帶盆全都扔了,據說京城裡的幾個大花市,各個攤子上全都掛出了牌子:遵紀守法,本店從未售賣夾竹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
    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