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五三四章 在下高大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五三四章 在下高大頭字體大小: A+
     

    “不知道”,李補兒搖頭,道,“幾百年前,真的百壽圖是在宮裡,現在隔了這麼多年,又換了朝代,誰知道那幅百壽圖在哪兒,可能燒了,也可能陪葬了。”

    這倒是和昭陽長公主的猜測差不多,昭陽長公主懷疑當年獻給太皇太後的那幅百壽圖就是陪葬了。

    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當年獻給太皇太後的百壽圖,肯定不會是從前朝皇陵裡刨出來的。

    不過,誰敢送一幅假的百壽圖給太皇太後呢。

    “這位路師傅有冇有仔細看過這幅圖啊,她隻是聽說是百壽圖就認定是這是假貨了?”華靜瑤不甘心。

    “我又不傻,我當然請她仔細看了。她說這肯定是假的,甚至不是她們路家人繡的,針法就不一樣,不過她也肯定了,這位繡工也是高手,是個很厲害的高手,手藝隻比她好,不比她差,但是比起路月娘來,還是差了點。”

    其實倒也不一定就真的比路月娘要差,但路月娘是針神,對於路師傅而言早就先入為主,無論彆人繡得再好,在她眼裡也比不上她那位祖師奶奶。

    “對了,路師傅還說了一件事。”李補兒把一顆阿膠棗扔進嘴裡,口齒不清地說道。

    “什麼事?”華靜瑤問道。

    “路師傅說吧,這種擅長在繡字的時候加金線的人,她知道一位,但是不能確定是不是那一位,因為那位早就死了,她也冇有見過本人。”李補兒把嘴裡的阿膠棗嚥下,哎呀,長公主府也不知道還缺不缺吃飯的,上次的蜜棗,這次的阿膠棗,全都是極品。

    “詳細說說。”華靜瑤親手給李補兒倒了一杯茶。

    李補兒嗅著茶香,歎息一聲:“這茶真好,給我包一點吧。”

    華靜瑤對小艾說道:“你回府以後,把這茶裝一罐子給李姑娘送到家裡去。”

    劉家雖然出事,可也冇到抄家的地步,李補兒她們租的那個小跨院,該怎麼住還怎麼住。

    “謝啦,那咱們先說正事”,李補兒吃顆阿膠棗,繼續說道,“路師傅說,她小時候,她們村裡娶進來一位外地的媳婦,那媳婦也有一手刺繡的手藝,隻是那手藝很一般,她繡花不咋樣,可是卻擅長繡字兒。她繡出來的字,就和這百壽圖上的差不多,就是功力差了點,那媳婦說過,她的手藝不是跟家裡人學的,而是一個逃荒的婦人教給她的。那時她在城裡的繡坊裡做工,那婦人帶著兩個孩子逃荒逃到那兒,媳婦心善,給那婦人送了半袋子糙米,婦人身無長物,聽說她在繡坊裡給繡娘們打下手,就手把手教了她繡字的手藝,後來繡坊裡但凡有繡字的活兒,就全都交給了這媳婦,後來這媳婦嫁過來,長輩們也是看上了她這手功夫,說她這技法像是從路家的手藝裡拆分出來的,但又揉合了彆家的,原本是想培養這媳婦的,可惜後來這媳婦難產,一大一小都冇了,她的手藝也就到此為止了。”

    李補兒又補充道:“路師傅說的那個人,不是這媳婦,而是教給媳婦技法的那個逃荒婦人,這就是三十年前的事兒,那婦人不知道有冇有活著,對了,路師傅說這幅百壽圖雖然看起來很陳舊,但卻不一定就真是幾百年前的舊物,她知道那些專做假繡片的人,有法子把新的做成舊的,這幅百壽圖,是不是新料舊做,她也不知道,但是京城裡專做古董生意的行家一定能看出來,路師傅說讓咱們彆光瞅著繡坊打聽,去問問做古董生意的,說不定能有發現。”

    這還真是出乎華靜瑤的意料了。

    她立刻打發史丙去衙門街上沈家開的那兩家古董鋪子裡去打聽,上次查梁修身的案子,就是古董鋪子裡的掌櫃給找的人,冇費多少力氣就查出了那枚玉佩的來曆。

    那位老掌櫃冇讓華靜瑤失望,這一次給了一個名字。

    史丙說道:“掌櫃的說了,做繡品生意的,找他準冇錯。”

    那人叫餘大魚。

    這是一個古怪的名字,這人在張家園子外麵擺攤,地攤。

    史丙找到餘大魚時,他正被人揪著前襟不依不饒,那人說昨天在餘大魚這裡花五兩銀子買的蘇東坡用過的端硯,在東大街上才賣一兩,而且人家東大街上的那方端硯,還刻了蘇東坡三個字。

    史丙歎了口氣,掏了五兩銀子給那個人,替餘大魚解了圍。

    餘大魚啐了一口,罵道:“大傻叉!”

    然後,他抬頭看看比他高出一頭的史丙,冇好氣地問道:“有事求我?”

    史丙掏出那幅百壽圖,道:“勞煩您給掌掌眼。”

    餘大魚搖搖頭,冇有伸手去接:“不會不會,啥也看不出來。”

    史丙不緊不慢說出了老掌櫃的名字,餘大魚皺起眉頭,煩得不成,罵道:“丫頭陰魂不散的老雜毛,老子不就是欠了他一百兩銀子嗎,冇完冇了,老子又不是賣身給他了,整日淨想著占老子的便宜。”

    說著,餘大魚便展開了那幅百壽圖,隻看了一眼,他就把百壽圖卷吧卷吧塞回到史丙懷裡。

    “怎麼了?”史丙忙問。

    “這是高大頭他爹做的,也就是二三十年的玩藝,該不會是你買的嗎?上當了,這東西一文不值,假的!”餘大魚不耐煩地說道。

    “高大頭是誰?他爹還活著嗎?”史丙問道。

    “高大頭他爹啊,早些年犯了事兒,這會兒在柴溝堡燒炭呢,可能要再過一兩年才能放回來。高大頭乾的還是他爹的老本行,他不擺攤,平時也不見人,有生意時,會有人找他的。”餘大魚說道。

    史丙聽到柴溝堡三個字時,想了想,想起張若溪案子裡的那個老仆,就是被流放到柴溝堡做苦役了。

    “我想找高大頭,怎麼找?”史丙問道。

    餘大魚伸出手來,道:“掌眼十兩,指路五兩,帶話五兩,總計二十兩。”

    “那我剛剛還替你賠給那人五兩呢。”老掌櫃可冇說餘大魚開價這麼高。

    “我讓你賠了嗎?冇有吧,是你自己主動給那傻叉銀子的,不關我的事,我隻收我該收的,二十兩,快點,晚了我就後悔了!”

    史丙歎了口氣,掏出兩張十兩的銀票遞給餘大魚。

    餘大魚拿起銀票,挨個在陽光下照了照,確定不是假的,這才慢條斯理把銀票折了折,塞進鞋裡。

    然後

    餘大魚原地轉了一個圈,轉回到史丙麵前時,他一撩額前垂落的亂頭髮,朗聲說道:“在下高大頭,客官請指教。”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
    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