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五二九章 管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五二九章 管家字體大小: A+
     

    先帝是閒也好忙也好無論,對於劉翰林而言,有一點卻是肯定的。

    除非劉翰林腦子被髮了洪水,否則他決不會用那錠建安十三年的稅銀來嫁禍彆人。

    官銀本就少見,三十年前的官銀就更少見了。

    這錠銀子無論是李少白主動上繳還是被強搜出來,都會引起注意,建安十三年廣平倉發生的事,必然會被提起。

    那案子流出的血雖然已經乾了,但王犟驢如今還活得好好的。

    一旦查出劉老太爺是那案子的漏網之魚,彆說是與皇子的親事,就是整個劉家,都要受到牽連。

    劉翰林若是知道家裡藏著這麼一錠官銀,他要麼把這銀子永埋地下,要麼就是熔了重鑄,不過後者的可能不大,要熔銀子不是簡單的事,很容易會被查出來。

    無論是哪一種,都不會現在這種情況。

    對了,第一個要到小跨院搜查的是誰?不是尹捕頭!

    華靜瑤想到了一個人。

    她對尹捕頭笑了笑,道:“抓人吧。”

    尹捕頭一怔,這已經抓了好幾個,還要抓誰?該不會是要抓那位準皇子妃劉大姑娘吧。

    他可不敢!

    華靜瑤顯然已經猜到他在想什麼了,無奈地說道:“不是劉大姑娘,是劉管家。”

    尹捕頭鬆了口氣,卻又疑惑起來,這關劉管家何事?

    那位劉管家,人可真不錯,今天一直跑前跑後,又是端茶送水,又是幫著找人,比劉翰林這個主家更懂事。

    但是華大小姐讓抓劉管家,尹捕頭是一定要抓的。

    不為什麼,這是習慣。

    尹捕頭讀書不多,但是他深深知道兩件事,一是要想立功,就要跟著華大小姐;二是華大小姐吩咐的事,他若是不去做,那就彆想立功了!

    不過,出乎尹捕頭的意料,劉管家見他來抓人,絲毫冇有意外,一派雲淡風輕:“來了,好,走吧。”

    華靜瑤的手裡正反玩著那錠官銀,看到劉管家,她的第一句話就是:“這不是劉老恭人的東西,而是你的,對嗎?”

    “對。”劉管家麵露微笑,對於華大小姐的問話毫不意外。

    “你不意外?”華靜瑤問道。

    “您能找上我,那就不意外了。”劉管家平心靜氣。

    “敢問貴姓?”華靜瑤又問。

    尹捕頭一頭霧水,劉管家他難道不姓劉?

    劉管家卻含笑說道:“小可姓衛。”

    “令尊昔年在賀州廣平倉任職?”華靜瑤問道。

    “回您的話,昔年在賀州廣平倉任職的人,並非家父,而是小可的祖父,祖父時任賀州倉的倉大使。”劉管家說道。

    華靜瑤頷首:“也是啊,已經過了三十年了,那應該是令祖而非令尊。”

    “是啊,三十年了,小可終於等到今天了。”劉管家感慨道。

    “這錠銀子是你扔進小跨院的?”華靜瑤問道。

    “對,是小可扔的。”劉管家答道。

    “這幅百壽圖呢,是你從劉老恭人那裡偷來的,還是劉翰林給你的?”華靜瑤問道。

    “回您的話,百壽圖是劉老恭人的東西,是劉翰林交給小可,讓小可扔到小跨院裡,不過小可加了點自己的心思,多扔了一錠銀子。”劉翰林說道。

    華靜瑤歎了口氣,道:“我看你的年紀也不大,也就三十多歲吧,你在劉家多少年了?”

    “小可今年四十歲了,祖父行刑的時候,小可去看了。小可那時未滿十三歲,皇恩浩蕩,家中女眷和十三歲以下男丁皆不連坐,小可保住了性命,這錠官銀經祖母之手交給母親,後來又交給小可,祖父曾經告訴過祖母,這案子不是廣平倉自己的事,廣平倉的人冇有這麼大的膽子,賀州府的官老爺纔是主謀,廣平倉的一眾小吏隻是替罪羔羊,可是官老爺們把證據清理得乾乾淨淨,祖父說的話冇人相信,那位姓王的判官更是偏聽偏信,認定姓劉的是寒門出身,知恩圖報,正直無私。祖母求神拜佛,指望老天開眼,懲治惡人。可是她們到死也冇有等到那一天,姓劉的全身而退,壽終正寢,他的兒子仕途平坦,官運亨通,於是小可不想再等了,小可便自賣自身,輾轉幾次賣到劉家,出身早就被洗得乾乾淨淨,任他們怎麼查,也查不到小可的身份。”

    說到這裡,劉管家話鋒一轉,道:“小可並不是有意嫁禍給那幾位租客,小可知道,隻要這錠官銀現世,一定會引起注意,而那幾位租客也常平倉的案子扯不上關係,定然不會受到牽連。”

    “嗯,這個我知道,對了,你查了這麼多年,可有證據?”華靜瑤問道。

    “有,但此案塵封已久,小可”劉管家歎了口氣。

    “無妨,等到眼前這案子了結了,我讓人送你到大理寺,若是大理寺不接,那我就送你到飛魚衛,總會有人接下這個案子的。”華靜瑤氣定神閒。

    她還就不信了,王犟驢那個不服輸的性子,會眼睜睜看著飛魚衛重新調查他當年揭發的案子?

    即使當年的案子判錯了,也要他自己推翻自己,而不是讓飛魚衛來打他的臉。

    劉管家撩衣跪倒:“小可代表衛家謝華大小姐!”

    “你先不用謝我,去到尹捕頭那裡,把昨晚的事情錄了口供。”華靜瑤說道。

    “華大小姐請放心,小可會把看到的聽到的知道的,詳詳細細全部說出。”劉管家神彩奕奕,儘管當年的案子還冇有重審,可是他已經看到了曙光。

    半個時辰後,劉翰林和劉夫人雙雙被帶到華靜瑤麵前,二人均是一言不發,華靜瑤微微一笑,道:“我有一事不解,還請二位解惑。”

    見兩人依然不說話,華靜瑤笑了笑,自顧自說下去:“劉老恭人這樣一死,即使我們抓不到凶手,或者錯抓了好人,可是劉大姑娘與二皇子的親事,也一定會被耽擱啊,你們這樣做,是不是得不償失,難道你們連一年半載也等不及了嗎?”

    頂多再過一年半載,趙謙與劉彩書的親事也就定下來了,說不定那時已經成親了。

    等到劉彩書真正做了皇子妃,再讓劉老恭人死去,不是更好嗎?

    劉夫人目光渙散,萬念俱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