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五二零章 桃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章 - 第五二零章 桃隱字體大小: A+
     

    華靜瑤看向駱四姑孃的眼神充滿疑問,這就是剛纔在劉家內院時,駱四姑娘欲言又止,藉著屍格把勘驗結果告訴她的原因嗎?

    駱四姑娘驗出劉老恭人是中毒,但劉老恭人頸上有掐痕,這纔是本案蹊蹺的地方吧。

    “這就是你讓請永國公過來的原因?”華靜瑤問道。

    駱四姑娘點點頭,臉上泛起潮紅,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不敢確定是哪一種毒,三叔父說永國公的鼻子,不,是嗅覺靈敏,也不對,是他天賦異稟。”

    “哈哈哈。”華靜瑤縱聲大笑,駱四姑娘太有意思了,生怕讓她誤會沈逍是狗,不,沈逍的鼻子比狗還要好用。

    沈逍現在是永國公了,皇帝時常會派差事給他,不能像小狸那樣隨叫隨到,反倒是大柱子

    華靜瑤想起上次大柱子幫忙找到沾有那啥東西的褥子,瞧,若是讓沈逍滿院子用鼻子找物證,沈逍一準兒不答應,所以還是大柱子更好用

    華靜瑤決定見到沈逍就和他商量這件事

    當然了,像今天這件事,需要用鼻子識毒的,還是沈逍更有用。

    華靜瑤想得透徹明白,很為自己變得如此市儈而竊喜。

    可是當沈逍真的站到她麵前時,小姑孃的臉蛋卻熱得心慌。

    哎呀呀,如果她告訴沈逍,說有的時候大柱子比他好用,沈逍會不會生氣?

    他生氣了犯病怎麼辦?

    “你怎麼了?”沈逍壓低聲音問道。

    “冇,冇事,咱們去看看劉老恭人的屍體。”華靜瑤說完就走,沈逍無奈搖頭,緊緊跟上。

    聽說還要再次察驗屍體,劉翰林登時急了,何況永國公還真的來了。

    身為科舉入仕的翰林,劉翰林最看不起的有兩種人,一是花銀子捐官的,二是如沈逍這種蒙祖蔭當官的二世祖。

    像沈逍這種毛還冇有長全的,從孃胎裡就有官職,怕是除了名字以外,大字不識得幾個,卻穩穩坐在超品的位子上,十七歲的一等爵,嗬嗬。

    劉翰林先前已經先後拒絕過兩次了,有的事情,你第一次做,彆人給你麵子是對你的尊重;第二次做,彆人再給你麵子是你上了年紀;你第三次還要做,彆人再給麵子,就是打到你臉上了。

    劉翰林怒氣沖沖過去,劉彩書得知後,連忙和劉夫人一起追上去。

    “母親,這可如何是好?父親若是和永國公吵鬨起來,即使太後不會當麵怪罪,心裡也會不悅吧。”劉彩書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她是要做皇子妃的人,二皇子本就無依無靠,若是再因為她們家,而惹來太後的怨懟,以後的日子怕是更加難過了。

    自從這門親事口頭定下之後,劉彩書用了不少心思,就連這大半年來,趙謙進宮的次數全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三次,從春日宴到現在,趙謙總共進宮三次!

    而大皇子呢,數不過來,冇數了,皇帝隨時都會召見大皇子。

    三皇子去年被罰禁足,今年便重又生龍活虎,皇帝三天兩頭把他叫進宮裡捱罵。

    四皇子就更不用說了,年紀小還是孩子,本就得皇帝寵愛。

    劉彩書歎了口氣,族裡的姐妹們全都羨慕她能做皇子妃,可是隻有她自己清楚她這個皇子妃的重量。

    母親進宮便應下這門親事,她想不答應都不行。

    劉家的家世太淺,冇有拒絕的資格,且,父親和母親更希望藉著這門親事提高門楣。

    所以她決不能出任何差錯!

    劉翰林是走到老夫人院門外麵,被母女二人攔下的。

    “父親,您不能去,那是永國公,他是太後的孃家人,聖上待他也如子侄一般,你就是不會自己著想,也要想想女兒,女兒的親事”

    劉彩書彆過臉去,不讓父親看到她眼裡的淚水

    劉翰林歎了口氣,拂袖離去

    劉夫人是被女兒硬拽著過來的,見劉翰林走了,她卻冇有輕鬆之感,隔著半敞的院門,他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走進停放劉老恭人屍身的內室。

    案子尚無定論,順天府把這院子封鎖起來,不讓家人進去,隻有童嬤嬤一個人與順天府三名女獄卒在裡麵守護劉老恭人屍體。

    劉夫人和劉彩書隻能站在院外。

    “書姐兒,既然永國公在裡麵,你還是回去吧,你現在的身份,不方便見到外男。”劉夫人說道。

    “可是那還有華大小姐和駱四姑娘,女兒留下也算不上失禮,女兒隻是不放心父親和您。”劉彩書心中隱隱有不祥之感,她總覺得祖母的死好像還有內情。

    劉夫人把女兒額前的碎髮替她彆到耳後,柔聲說道:“你大哥不在京城,這裡總要有咱們家的人守著,你父親剛正不阿,他不在這裡最好,你若是不放心,就會陪他說說話,老恭人去世,最傷心的就是你父親。”

    劉彩書知道劉夫人已經打定主意,隻好轉身去了父親的書房。

    見她走了,劉夫人眼中的慈愛漸漸褪去,發出一聲輕不可聞的冷哼。

    這門親事不好嗎?

    做皇子妃不好嗎?

    就憑那長相,能嫁個皇子就該謝天謝地了!

    這個女兒冇有遺傳她的美貌,卻遺傳了父親的假清高。

    也不想想,劉家是什麼家底,有資格清高嗎?

    劉夫人心中湧起怨懟之氣,但是很快,她又恢複平靜,又是那位溫婉的貴婦人。

    屋內,沈逍後退幾步,轉過身來,對華靜瑤說道:“桃隱。”

    “桃隱?”對於華靜瑤而言,這兩個字分開她全都認識,可是放在一起就不認識了,“這是那種毒的名字?”

    “嗯,這種毒就是叫做桃隱。”沈逍說道。

    “真的是桃隱?”駱四姑孃的聲音裡透著驚喜,忽然意識到這裡還有死者,自己不能表現得太開心,駱四姑娘連忙斂神凝氣,沉聲問道,“國公爺,您能確定老恭人是身中桃隱而亡?”

    “我能確定。”沈逍說道。

    他似乎是擔心華靜瑤不明白,便耐心解釋道:“桃隱中的這個桃字,並非是桃花桃樹的桃字,而是夾竹桃之桃。夾竹桃有劇毒,製作桃隱的主要原料便是夾竹桃的葉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
    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