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五一八章 官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五一八章 官銀字體大小: A+
     

    製藥作坊的所有人都在這裡,華靜瑤挨個看了一遍。

    兩個小丫頭,胖的十二,瘦的十一,哪個都不像是能掐死一個胖老太太的。

    那個小子倒是長得粗粗壯壯,可如今劉家是皇子的準嶽家,那後宅裡八成連隻公蒼蠅也飛不進去,這麼一個大小子,是怎麼混進去的?

    根本不可能。

    華靜瑤看來看去,也就是李少白像是能乾出這種事的。

    彆看他也進不了後宅,但是他有一張相貌堂堂的臉,和一張騙死人不償命的嘴。

    如果他說服了後宅裡的某個婆子,然後讓那婆子裡應外合......

    華靜瑤覺得這未償不可。

    這樣一想,她看向李少白的目光便越發深沉。

    李補兒立刻留意到了,她指著李少白,問道:“是你?你乾的?”

    李少白先是被華大小姐看得發毛,這會兒又被自家閨女質問,他覺得自己比那戲台上的竇娥還要冤。

    “冇有冇有,彆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嗎,咱們搬到這裡才三天,除了這院子,彆的地方我全都冇有去過。”

    李補兒怔了怔,可不是嘛,不僅是她爹,她們這些人全是如此,作坊裡的東西還冇有收拾停當,哪有空去彆的地方?

    華靜瑤冇有說話,她留意到李少白剛剛說話的時候,眼神有一刹那的閃爍。

    如李少白這樣的資深騙子,真情實感不會寫在臉上,正因為華靜瑤瞭解他這種人,所以纔會不錯眼珠地緊盯著他,果然讓她捕捉到李少白眼神裡閃過的那絲異樣。

    好在這院子裡現在冇有劉家人,更冇有衙門裡的人,華靜瑤使個眼色,楊晴上前一把揪住李少白的衣領,李少白哎喲一聲:“閨女,救我!”

    李補兒也吃了一驚,華大小姐不打招呼就動手這是幾個意思,怎麼也該和她這個當家的說一聲吧。

    “彆動他,讓我來!”李補兒說道。

    華靜瑤讓楊晴鬆手,換李補兒來。

    李補兒指著李少白的鼻子罵道:“你這個不爭氣的,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冇......”李少白的聲音飄飄悠悠,如那飄浮在半空的殘花敗柳。

    李補兒大怒,罵道:“你要是不說實話,就讓順天府把你抓走,和采花賊關在一處,你信不信?”

    李少白縮縮脖子,他閨女最大的優點就是說話算話,嘖,這也不能算是優點。

    他閨女說把他送到順天府,那肯定是真的,華大小姐就在這兒呢。

    “我說我說,你把手指頭拿開,你這手指頭上一股子藥末子味兒。”李少白忙道。

    李補兒冷哼一聲,嚴厲一如李少白記憶裡的後孃。

    “昨天半夜,我出來上茅廁,聽到啪的一聲,我以為是野貓打翻了瓦盆子,就走過去看了看,結果就看到地上有個小布包,那位置離牆根不遠,一看就是隔著牆頭扔進來的。我撿起來一掂,沉甸甸的,還以為是金銀,打開一看,竟然是半塊磚頭。”

    華靜瑤問道:“那布包在哪裡?”

    李少白揉揉鼻子,道:“磚頭扔牆根了,就是那塊兒。”

    說著,李少白指向牆根,那裡果然有半塊青磚。

    華靜瑤正要再問,卻聽到李補兒在冷笑:“就這?你騙誰呢?說實話!”

    華靜瑤瞪大眼睛,騙子就是騙子,她差點就信了。

    李少白耷拉著腦袋,小聲說道:“還有一個元寶。”

    “元寶呢?藏在哪兒了?”李補兒問道。

    李少白指指院子另一側的牆角:“埋在那下麵了。”

    楊晴腿腳麻利,快步走過去,果然看到牆角那裡的土與彆處不同,她掏出隨身帶的匕首,三兩下就挖出一樣東西。

    擦去上麵的泥土,鋥亮的銀元寶便顯露出來。

    十兩!

    李少白心疼地閉上眼睛,完了,這下子都完了。

    華靜瑤眉頭微蹙,這銀元寶的成色也太好了一些。

    她把銀元寶拿出來,翻過來一看,果然,銀元寶密密麻麻刻著一溜字:周建安十三年常平倉糧價銀十兩匠李林。

    “咦,這銀子上怎麼這麼多字?”李補兒湊過來問道。

    華靜瑤冷冷地說道:“這是官銀。”

    官銀隻有重鑄成普通銀子之後,經由朝廷各衙門或軍隊,與商戶或百姓交易,方纔流通出來。

    但那樣流出來的也是普通銀子,而非官銀。

    百姓不能持有官銀,這是重罪。

    大多數百姓,一輩子也冇有見過官銀什麼樣,李補兒冇有見過,李少白同樣冇有見過!

    此話一出,李補兒嚇了一跳,李少白也嚇得臉色煞白:“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半夜三更的,我啥也冇有看出來啊,隻是掂了掂......”

    隻是掂了掂,估摸有十兩,擔心被屋裡人聽到動靜,心急火燎就埋起來了。

    華靜瑤微微眯起眼睛,對李少白說道:“你再把昨晚的事說一遍,從你出屋開始說起。”

    李少白艱難地咽咽口水,他是真的害怕了,官銀啊,他當了大半輩子的騙子,也冇有騙到過官銀,如今老老實實做小本生意,這要人命的官銀卻自己飛到他手裡了。

    “昨晚,嗯,三更天,不,快四更了,我起夜上茅廁”,李少白指指院子一角的茅廁,繼續說道,“剛走到茅廁門口,就聽到啪的一聲,我以為是野貓碰翻了瓦盆,白天有幾個瓦盆冇有收進去,就放在院子裡,於是我就走過去,看到地上扔著個小布包......”

    “等等”,華靜瑤打斷了他的話,問道,“你說是小布包,那外麵的包袱皮子呢?”

    “包袱皮啊......”李少白是真的害怕了,老老實實地說道,“那包袱皮子滑溜溜的,摸上去像是還繡著花,夜裡看不清楚,但一摸就知道是好料子,我閨女看不上,可是總有人會喜歡吧......”

    李少白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不敢去看他閨女。

    “呸,你個老不要臉的,又想著去勾搭那些破鞋老孃們兒,對吧,你也不怕我娘從墳裡鑽出來抽死你!”

    李補兒一口唾沫啐在她爹臉上,她爹用袖子擦了,衝著閨女咧咧嘴:“你娘最疼我,她知道我獨自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娘拉扯你長大,她纔不會怪我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
    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