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五零七章 好看的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五零七章 好看的手字體大小: A+
     

    沈逍輕輕拿起箭筒,將裡麵的袖箭熟練卸下,然後一支支重新裝上,他的動作非常緩慢,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箭筒在他手裡,竟也變得華貴起來,華靜瑤在那黃銅製成的箭筒上,硬生生看到了珠光寶氣。

    長得好看的人,手也生得好看。

    “可看明白了?”沈逍柔聲問道。

    華靜瑤喃喃:“好看。”

    “什麼好看?”沈逍一怔,裝卸袖箭有何好看?

    “你的手好看呀。”華靜瑤由衷讚歎,沈逍的手是真的好看,十指筆直修長,根根指節分明,皮膚白皙瑩潤,手指靈巧卻不缺乏力度。

    沈逍的臉以眼睛可見的速度變紅了。

    從他的角度,剛好看到少女的發頂,頭上兩個小小的花苞,各插著兩根細長的筷子。

    隻是這花苞好像比以前更小了,以前她頭上至少要插八根筷子,今天隻插了四根。

    沈逍清清嗓子,岔開話題,問道:“你最近睡眠不好嗎?”

    “睡眠很好,捱上枕頭就能睡著。”華靜瑤有些奇怪,莫非她有了黑眼圈,對了,上次沈逍說她像食鐵獸,她請教了好幾個人,才知道食鐵獸是什麼樣的,兩個大黑眼圈!

    “你什麼意思,又想說我像食鐵獸了?”華靜瑤問道。

    沈逍嘴角微微勾起,看來她知道食鐵獸是什麼樣了,大周女子以瘦為美,可那食鐵獸就很胖,華大小姐該不會是誤會了吧。

    “當然不是,我看你掉了很多頭髮,以為你睡眠不好,還想讓嶽老開個食補的方子。”沈逍說道。

    華靜瑤恍然大悟,她摸摸頭上的小花苞:“今天我冇戴假髻,這是我自己的頭髮。”

    沈逍

    他選擇的這個話題好像更不好,還不如說說他的手。

    天理良心,他怎會想到女子還有假髻一說。

    沈逍再次清清嗓子,對華靜瑤說道:“我再演示一遍,你仔細看,這箭筒上有機括,稍有不慎會有危險。”

    華靜瑤這一次學得很專心,沈逍演示完了,讓她自己試一試。

    沈逍的本意是讓她親手裝箭和卸箭,可是華靜瑤卻按動機關,嗖嗖嗖連射六箭!

    那六箭全部射在夾棉的簾子上,竟然有幾分準頭。

    沈逍眼露驚喜之色,華大小姐總能讓他驚喜,你以為華大小姐足夠勇敢,會用石頭砸人腦袋,不,華大小姐還足夠善良,她會收留萍水相逢的少年;你以為華大小姐隻是集勇敢與善良為一身嗎?

    不,她還足夠聰明,她小小年紀便令黎之明秦崴這些人心生佩服;你以為她僅是在破案時才足夠聰明嗎?不,放眼京城,有哪位閨秀拿起袖箭一學就會,初上手就是箭無虛發?

    山東的那位擅使袖箭的穿雲箭李佩雲,家傳絕技,七代相傳,苦練二十多年,才練就現在的百發百中。

    而華大小姐,甚至是第一次見到能夠六箭連發的箭筒。

    沈逍覺得,這梅花袖箭送對了。

    “你很有天份。”沈逍由衷地說道。

    華靜瑤也挺得意的,單箭袖箭她是會用的,這種梅花箭筒還真是頭回用。

    過癮,真的過癮。

    “你是在哪裡尋到的,這個可真好,我喜歡極了。”華靜瑤說道。

    “嗯,我們這次去辦差,有個賊人用的就是這種六連發的箭筒,可惜已經損壞,後來查到有一個姓劉的工匠會打製這種暗器,我們費了些力氣,才找到這位劉師傅,也從他那裡查到那夥賊人的身份,我試了試這種箭筒,感覺用來防身很是不錯,便請劉師傅打製了一個。”沈逍說道。

    華靜瑤見他雖然說起此番出京遇到的賊人,可言語中頗多隱誨,顯然他和裴渙這次的差事,還冇到可以對外說起的時候。

    華靜瑤把竹箭從簾子上拔出來,收回箭筒,問道:“你昨晚回京城,回國公府了嗎?”

    沈逍搖搖頭,道:“太晚了,我不想驚動府裡的人,便住到了折蘆巷,早晨來這裡之前,已經去拜見了華三老爺。”

    沈逍冇有說的是,他給華三老爺也帶了禮物,就連青語青言和馮娘子也有份。

    沈逍去辦的案子還要保密,華靜瑤正在查的案子卻是正大光明的。

    加之這案子的苦主苗紅,剛好沈逍還是小狸的時候也認識,至於現在,當然是不熟了。

    沈逍聽到白慧宇這三個字的時候,忽然說道:“這人名叫白慧宇?他的父親是不是叫白金銓?”

    華靜瑤並不知道白三老爺的名諱,她搖頭,表示不知道,又問道:“你認識他們父子?”

    沈逍說道:“說來也巧,我們在海平縣投宿的那晚,救下了一個人,平安和喜樂恰好見過那個人,他和我們同住官驛,而他的父親也在那家官驛,所以我們很快便查出了他的姓名,他就是叫白慧宇,他是泰山書院的學生,有秀才的功名,有一位兄長在通政司任職。”

    華靜瑤啪的一拍桌子,激動地道:“就是他,就是這個白慧宇,對了,你說他是你們救下來的,他怎麼了?是不是有人要殺他?”

    沈逍一怔,問道:“你怎會知道有人要殺他?我們連同他自己,全都以為他是倒黴遇上了打劫未遂的歹人。”

    華靜瑤便把那件案子涉及到的所有事一五一十說了一遍,又道:“我原本還想和秦府丞打賭,就賭梁修身會不會去殺白慧宇,可惜秦府丞不肯,否則我現在已經贏了。”

    沈逍麵沉如水,道:“白慧宇雖然受了重傷,但是搶救及時,已經保住了性命,隻是他的傷勢嚴重,不適合長途跋涉,所以我們便將他們父子留在官驛了。臨行之前,白三老爺讓我們幫他帶一封書信交給白經曆,今天早上我已經讓喜樂去通政司送信了。”

    沈逍站起身來,叫了平安進來,道:“你帶上二十人,現在就去海平”

    話說了一半,沈逍轉身問華靜瑤:“可有梁修身的畫像?”

    華靜瑤連忙讓史丁去順天府走一趟,好在書鋪離順天府很近,片刻之後史丁就回來了,他帶回梁修身的畫像。

    這幅畫像是順天府的畫工畫出來的,華靜瑤也不知道畫得像不像,畢竟她也冇有見過梁修身本人,但是想來也能有四五分相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