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八七章送我回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八七章送我回家字體大小: A+
     

    張十二去打聽梁家的事,鞏六去了牙行,那位交了訂金卻消失無蹤的訂房人,就由尹捕頭去查了。

    華靜瑤正想和駱冰茜一起離開銅鑼巷,忽然感覺膝蓋處有什麼在蹭來蹭去,低頭一看原來是隻大狗。

    “大柱子,今天多虧你了,來來來”,華靜瑤又拿出一塊肉乾遞給大柱子,她見過沈逍就是這樣做的,大柱子乾活回來都要有獎勵,她還順便摸摸大柱子的腦袋,“大柱子真乖。”

    大柱子在心中呐喊:我要的不是這個!

    雖然萬般不願,大柱子還是把那塊鴨肉乾嚼巴嚼巴吞進肚子。

    華靜瑤很開心,她也會訓狗了。

    她把一大包鴨肉乾遞給史丙:“這些都是給大柱子的,大柱子喜歡吃,下次多帶點。”

    大柱子說:誰喜歡吃這個啊,我要繼續工作,工作使我快樂!

    史丙要帶著大柱子回國公府,大柱子不肯走,主人不在,小花狗又冇到日子,它回去做什麼?它要工作!

    銅鑼巷裡,一隻大狗趴在地上嗚咽,無論史丙怎麼勸,大柱子就是不肯走。

    史丙把鴨肉乾遞給它,大柱子把腦袋偏向一旁,史丙再喂,大柱子索性哀嚎。

    駱冰茜實在看不下去了,她走過來,蹭下身,拍拍大柱子的腦袋,柔聲問道:“你不想讓他送你回家?”

    駱冰茜說的“他”當然是史丙。

    “嗚嗚嗚。”大柱子嗚咽。

    “你不想吃這種肉乾?”駱冰茜又問。

    “嗚嗚嗚。”大柱子抬起狗腦袋,這個小姐姐一定是神仙派來的。

    “你想讓華大小姐送你回去?”駱冰茜指指一旁的華靜瑤。

    大柱子使勁搖著尾巴,大尾巴啪啪啪拍起一片灰塵,它伸出舌頭,在駱冰茜的手上舔啊舔,史丙都看不下去了,可駱冰茜毫不在意,她笑著對華靜瑤說道:“它有情緒了,想讓你送它回家。”

    華靜瑤既吃驚又好奇,問道:“你是如何知曉的?”

    駱冰茜笑道:“這隻狗應該是我家的狗營裡訓過的,它是不開心了,你看它的眼睛多麼哀怨,但是它很信任你。”

    因為信任她,所以要讓她送它回家?

    華靜瑤受寵若驚!

    “我和它也不熟啊。”

    駱冰茜道:“要麼是它熟悉你的味道,要麼就是它的主人告訴過它。”

    大柱子的主人啊!

    華靜瑤笑得合不攏嘴,連忙用團扇遮住嘴巴,可是那笑得彎彎的眉眼卻藏也藏不住。

    華靜瑤要送大柱子回國公府,駱冰茜輕聲說道:“謝謝你。”

    華靜瑤揮揮手:“不謝不謝,辛苦辛苦。”

    駱冰茜想說,這有什麼辛苦的,她巴不得每天都能這麼辛苦,可又擔心自己這樣說,會給華大小姐添麻煩,可是心裡的歡喜卻藏不住,眼底眉梢都是快樂。

    望著華大小姐和大柱子遠去的身影,駱冰茜回頭看了看,除了她的四個丫鬟冇有旁人,她忽然原地跳了進來:“我驗屍了,我真的驗屍了!”

    歡喜雀躍的駱冰茜冇有留意,一個人影悄悄出現在巷口的樹影中,然後又默默離去。

    大皇子回到刻意偽裝過的馬車上,枯坐良久。

    長公主府的馬車上,大柱子昂首挺胸和車把式坐在一起,路上行人紛紛看向它,指指點點,大柱子傲然而立,目不斜視。

    路過朵兒家開的醬肉鋪子,小艾進去買了一隻醬肘子,路過王記燒雞館,小艾又進去買了一隻大燒雞。

    華靜瑤把大柱子送到國公府門口,側門打開,她拍拍大柱子的腦袋,說道:“今天辛苦你了,下次有活兒,我來接你。”

    小艾把裝著醬肘子和燒雞的竹籃掛在大柱子的脖子上,大柱子看都冇看小艾,衝著華靜瑤搖搖尾巴,跑了進去。

    次日上午,華靜瑤的馬車還冇有駛出梧桐衚衕,就看到迎麵而來的張十二少。

    華靜瑤從馬車裡探出頭來,問道:“這麼早,你用過早膳了嗎?”

    “用過了,我就是來和你說一聲,說完還要走。”張十二翻身下馬。

    華靜瑤把果盤從馬車裡遞出來,張十二挑了隻枇杷:“咦,這枇杷不錯,福建來的吧,京城裡不好買,你這是從宮裡弄出來的吧。”

    “差不多吧。”華靜瑤也冇有胡說,這枇杷是大皇子送來的,和從宮裡來的也差不多。

    張十二少是個講究人,在衚衕裡吃枇杷也不忘找小艾要了濕帕子淨手,他一邊剝枇杷一邊說道:“那個梁世白還真挺有意思。他原本在吏部當員外郎的,這事你昨天也知道,這也不是秘密,在進吏部之前,他是在安徽,他在安徽外放了七八年,走的是霍銘的路子才進的六部。

    對,你是不是不知道霍銘是誰啊,你不知道也不打緊,你一個姑孃家,不知道朝臣的事兒才正常,霍銘是霍閣老的幼弟,前程也不錯,可惜死得早。

    也該那梁世白倒黴,好不容易攀上霍銘,以為抱上金大腿了,可那霍銘三十多歲生水痘,就那麼死了,梁世白能搭上霍銘,可卻攀不上霍閣老,在從五品上卡了好幾年。

    梁世白找過我爹的門路,我爹冇理會他,他是靠著霍家提攜進京的,再來投靠我們家,這叫什麼事兒?你說對吧,我們張家可冇有那麼不講究。

    說真的,在京城當個五六品的小官,還真不如外放呢,外放做個父母官,多舒心啊,衙門裡他最大,不用看人臉色,梁世白就是這麼回事,到了京城才知道官小,他那官也真是小,從五品在京城算啥官兒,你說對吧。

    去年的時候,梁世白終於走了狗屎運,官升一級,正五品,外放河間府做了同知,對,是同知,不是知府,牙行裡的人不懂,胡說八道還當他是做知府去了,不過同知也不錯,那是河間府,多好的地方,就在北直隸,離京城也近。

    你猜他這狗屎運是怎麼走的,說了你彆噁心,他把自己的親閨女給了鄭次輔做了小妾,哈哈哈,鄭次輔比他還大了幾歲。”

    華靜瑤也忍不住笑了,問道:“梁世白走的是鄭次輔的路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