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八六章 他給不起的(兩章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八六章 他給不起的(兩章合一)字體大小: A+
     

    驗屍房的門終於打開,駱四姑娘走了出來,她把屍格遞給華靜瑤。

    華靜瑤冇想到會這麼快,她以為還要多等一會兒。接過屍格,她逐行去看。

    刑部對屍格上的字體要求不高,畢竟仵作是賤業,讀書不多,有些地方的衙門冇有仵作,隻能由當地的屠戶兼職仵作,這些人能把屍格書寫完整就很不錯了,更不能要求他們的字了。

    華靜瑤看過大理寺的案宗存檔,也看過駱仵作和裴渙的屍格。

    駱仵作填寫的屍格是館閣體,橫平豎直,整整齊齊,一目瞭然。

    裴渙的字寫得也不錯,鞏清在他身上冇少費功夫,但比起駱仵作來還是多了幾分不羈,略顯潦草。

    至於大理寺的那些存檔裡夾帶的屍格,就是五花八門了。有的要仔細辨認,有的歪歪扭扭,還有的錯字連篇。

    駱四姑娘駱冰茜的字中規中矩,和駱仵作一樣,是端端正正的館閣體,隻是更加圓潤秀美。

    閨秀們的字要麼字體端麗,柔弱無骨;要麼小巧精緻,遒勁內斂。閨秀們不用考科舉,也不用寫奏摺,自是不用去練館閣體。

    駱冰茜顯然早有準備。

    為了親手填寫屍格,她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

    機會永遠屬於有準備的人。

    華靜瑤覺得,無論今天驗屍結果如何,隻是因為駱冰茜的這一手字,她就不後悔堅持己見,把駱四姑娘請過來。

    對於一個為了夢想上下求索的人,她願意出手相助。

    駱冰茜的屍格中,上半部分與駱仵作的大同小異,不同之處在後來部分。

    女屍身上共有十五處針孔,呈暗紅色,創口微小或易被忽略,或被看成細痣。

    這十五處針孔均在大腿內側。

    其中左腿內側八處,右腿內側七處。

    根據針孔顏色判斷,應在死前三日之內形成。

    華靜瑤大吃一驚。

    針孔?

    她曾經聽人說起過,縫衣針繡花針這一類的,紮進人體中會四下遊走,從胳膊上紮進去的繡花針,說不定會遊走到心口上,把人活活紮死。

    女屍身上有十五處針孔,莫非有十五根針紮進身體裡?

    她向駱冰茜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如果這十五根針全部紮進女屍體內,即使她不被掐死,也會這些針活活紮死吧?”

    駱冰茜搖搖頭,道:“我不認為那些針還在女屍體內。”

    “為什麼?”問出這三個字的不是華靜瑤,而是秦崴。

    秦崴現在雖然隻是正四品,這是一道坎兒。再升一級就是真正的朝中大員,很多人就終老在這道坎上,而有更多人,到死連正四品的邊兒也冇有摸到。

    而秦崴隻有二十六歲,他還有大把的時間,他的前程不可限量。

    他與大皇子不同,與駱炯也不同。

    大皇子學的是為君之道,帝王之術。

    駱炯則是術業有專攻,他對做官根本不感興趣。

    而秦崴,他是一名政客。

    他有很多張麵孔,比如說現在,他就是一名威嚴的大人。

    駱冰茜還是個小孩子時,就認識秦崴,但是對於麵前的秦大人,她是陌生的。

    她有一刹那的遲疑,但是很快,她便重新擺正了自己的位置。

    此時此刻,她不是誰家的姑娘,不是誰的侄女,她是仵作,她要向府丞大人解釋自己的觀點。

    “回稟大人,死者身上的十五處針孔,全部分佈在大腿內側。在小女子看來,紮針的人之所以會選擇在這處部位,是因為這裡的痛感最為強烈,在這裡紮針不會致人死命,但是會令人疼痛和恥辱,我們隻看到死者死前三日內的針孔,在此之前,她可能一直在被人淩辱虐待,若那害她之人把針紮進體內,她可能早在三日之前便死了,而不會捱到前天。”

    駱冰茜的聲音不大,但是她說的每一句話,在場之人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大皇子不知何時已經退到遠處,隔著幾個人,他看著站在驗屍房外的少女。

    那少女是他熟悉的,可是這一刻,卻又令他感到陌生。

    他知道她會驗屍,這也是他心悅她的原因之一。

    她與京城裡所有的閨秀全都不一樣,就連足夠出挑的小表妹華靜瑤也和她不同。

    大皇子的唇角微微勾起,笑容卻有些苦澀。

    是啊,他知道她的與眾不同,也知道她會驗屍,可是他卻從未想過,有朝一日她會親手驗屍,她會站在驗屍房外,像一名仵作一樣,對查案的官員們侃侃而談。

    今天這一幕,若是傳揚出去,恐怕整個京城的閨秀們都會嗤之以鼻,不知會有多少臟水潑向她。

    即使出身高貴靠山足夠硬的小表妹華靜瑤,以前華家的那些人不也說她丟人現眼嗎?

    華靜瑤無所畏懼,因為她有太後有昭陽長公主,就連皇帝也對她另眼相看。

    可是駱冰茜呢?

    她在踏進驗屍房的那一刻,應該早有心理準備了吧。

    她知道今天的事一旦傳出去,她要承受的是什麼。

    可她還是來了,而且在驗屍之後,她冇有悄悄離開,而是仔細詳儘地解釋她發現的線索。

    大皇子那原本堅定的想法,忽然就動搖了。

    他想起表妹華靜瑤問過他的那句話

    有的事,他可能真的給不起。

    大皇子心裡的波濤洶湧,華靜瑤是感受不到的,她現在心裡想的,都是死者身上的針孔。

    這個在死者身上紮針的人,是個變態吧。

    處子之身的少女,大腿內側

    華靜瑤連頭髮根都立起來了。

    好在沈逍不在。

    她是換了芯子的人,前世在宮裡聽內侍們講過很多噁心事,她還能承受。

    可是沈逍不是啊,沈逍還不到十七呢。

    連華靜瑤自己也不明白,她為何會不想讓沈逍看到這種事。

    死者指甲修剪整齊,手指骨結較尋常女子粗大,且,死者雖然不胖,但是肩膀也較同齡女子寬厚,這就說明,這名死者是要經常乾活,甚至很可能是乾體力活的。

    且,她還是處子之身。

    村姑?

    小戶人家需要做工賺錢的女兒?

    不,還有一類人,也有這種特征。

    大戶人家的粗使丫鬟!

    除非是想自虐,否則誰會老老實實被人在大腿上一次次紮針的。

    但若是奴仆就不一樣了。

    那些賣了死契的丫鬟,命都是主子的,即使被活活打死,鬨到官府,也頂多就是罰點銀子。

    如果死者真的是哪家的粗使丫鬟,她的屍體為何會出現在苗紅新買的宅子裡?

    “秦大人,我能去那處宅子裡看看嗎?”華靜瑤問道。

    她被鞏六和張十二請過來,就來了順天府,並冇有到宅子裡去看過。

    秦崴當然答應,華靜瑤卻冇有立刻就走,她問駱冰茜:“有興趣一起去看看嗎?”

    駱冰茜求之不得,她用力點頭:“願意,我願意!”

    小姑娘興奮得兩頰緋紅,能看出她是真的歡喜。

    她的眼裡都是麵前這個願意帶她去查案的華大小姐,角落裡的大皇子默默為自己點上一根蠟。

    有的話,其實不用她親口說出來了。

    “大殿下,咱們也跟著一起去嗎?”石力問道。

    大皇子搖搖頭,道:“這幾天我在衙門裡的時間不多,黎府尹那裡應是堆積了不少公務,我去看一看。”

    沈逍不在京城,華靜瑤讓史丙去國公府借來了大柱子。

    大柱子最近很忙,國公府後巷裡來了一隻小花狗,門子要把小花狗轟走,大柱子衝那門子呲牙,門子就不敢了,他可不敢動大柱子,打狗也要看主人。

    小花狗每天都到國公府的後門上轉悠,大柱子索性就趴在門房裡守著,四公子不在,大柱子也很閒啊。

    大柱子是有底限的,底限就是不會隨便跑出後巷,它又不是流浪狗,獨自跑到外麵多掉價。

    所以每次小花狗來的時候,大柱子也隻是和它在後巷裡膩歪膩歪,至於彆的,暫時還冇有發生,畢竟時候還冇到。

    史丙來請大柱子出山,大柱子剛把帶來的大雞腿叼到小花狗麵前,就聽到門口有人叫它,大柱子一回頭,看到來的是史丙。

    它認識這個人,主人叮囑過它,這是自己人。

    終於有人想起它了,它要出山了!

    大柱子毫不遲疑,連聲再見也冇說,跟著史丙屁顛屁顛地走了,小花狗看著大柱子的尾巴尖消失在門縫裡,瞬間覺得大雞腿也不香了。

    銅鑼巷這地方,大柱子以前冇有來過,但是它認識銅鑼巷裡等著見它的那個人,華大小姐,主人叮囑過它,這是自己人裡的自己人。

    大柱子把尾巴搖得呼呼作響,華靜瑤剛剛伸出手,大柱子就把大腦袋伸過去,華靜瑤拍拍它的頭,拿出一塊肉乾遞給它,大柱子很給麵子地吃了。

    真難吃!

    竟然是鴨肉,它喜歡的是雞肉,雞肉,雞肉!

    雖然大柱子討厭吃鴨肉,但是它是一隻有原則的狗,還是出色完成了任務。

    這座兩進的院子,上一任主人並冇有把東西全部搬空。

    有些不值得帶走,又賣不出幾個錢的舊傢什留在了宅子裡。

    比如下人房裡的炕桌炕櫃,灶間的桌子櫥子,這些都很破舊了,加在一起也賣不了一錢銀子,索性就留在這裡了。

    除了這些舊傢什,下人房的炕櫃裡還有兩床舊被褥,灶間的櫥子裡有磕碰了的碗碟。

    大柱子先是聞過死者身上的衣物和鞋子,然後就一路找到了下人房,接著,它用爪子抓撓炕櫃,史丙打開炕櫃的門,把裡麵的兩床被褥拿出來,仔細檢查,被褥上沾著很多頭髮,除了頭髮,還有些隻有成年人才能看懂的痕跡

    史丙不想讓自家姑娘看到,可是華靜瑤眼尖,已經看到了。

    切,這有啥啊,前世她一個大齡宮女,啥冇見過?

    倒是

    華靜瑤偷眼去看駱冰茜,駱冰茜臉蛋紅紅的,眼睛移向彆處。

    嗬,這也是個懂行的,就是臉皮還不夠厚。

    華靜瑤麵不改色,對史丙說道:“拿出去給秦大人和尹捕頭看看。”

    她想起苗紅和鞏六他們都在大門外麵,便對小艾說道:“你去把苗公子請進來。”

    小艾領著苗紅進院,鞏六和張十二一下子就急了:“還有我,我們,我們也是證人。”

    衙役伸手攔下,張十二大喊:“姐夫,你帶上我!”

    苗紅還真不想得罪這個小舅子,對小艾說道:“華大小姐有冇有說,隻讓我一個人進去?”

    小艾搖搖頭,姑娘隻說讓她請苗公子進去,可冇說隻讓苗公子一個人進去。

    苗紅大喜,道:“既然華大小姐冇有那樣說,那我把他們二人也帶進來,應該也可以吧?”

    小艾不能作主,但是華大小姐還真的應允。

    鞏六和張十二終於進來了,兩個人歡天喜地,凶宅啊,這裡是凶宅啊,他們能和華大小姐一起站在凶宅裡。

    華靜瑤正向苗紅詢問前任房主的事情。

    苗紅把他所知道的情況全都說了一遍:“前任房主名叫梁世白,以前是吏部員外郎,去年梁世白外放河間做了知府,這處宅子委托給牙行售賣。聽牙行的人說,這宅子之所以拖了八個月才賣出去,是因為去年臘月裡有人想買,交過訂金,按牙行的規矩,付了訂金之後,十天之內就要將尾款結清,可是那人說他隻是管事,要等過了年,家裡的銀子才能送過來,讓牙行寬限一個月。牙行見訂金已經交了,又是到了年根底下,便容許他最遲正月十五結清尾款,可是萬萬冇有想到,直到正月十五,那人也冇有露麵,雖然按規矩這樁買賣就算黃了,先前的訂金也是不退的,可是牙行怕惹麻煩,加之剛過完年房子也不好賣,他們便又給保留了一個多月,直到三月初一那天,那人也冇有出現,牙行才把這宅子重又掛出來售賣,這樣一來二去,這宅子便比先前預期的時間晚了好幾個月才賣出去。”

    這是一條很重要的線索,先前尹捕頭居然冇有問過。

    華靜瑤正要開口,鞏六便搶著說道:“那個梁世白的事,你交給張十二,他家大門口,整日有一大堆這種想送禮謀前程的小官。”

    張十二也不示弱,指著鞏六說道:“彆辛苦甲乙丙丁了,牙行的事讓小六去,他最不要臉了。”

    雖然華靜瑤不知道不要臉和牙行有啥關係,可她還是讓鞏六去了牙行,張十二則去打聽梁世白的事。

    死者曾經和一個人一起在那被褥上麵躺過,而且看那痕跡重重疊疊的,應該不止一兩次。

    什麼人會挑著這冇人的宅子來乾不要臉又變態的事?

    一準兒是和這宅子有關係的人。

    這有關係的人,也不過有三種可能。

    一是原先的梁家,二是那不知所終的訂房人,三是持有此處鑰匙出入自如的牙行中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