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六九章 等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六九章 等我字體大小: A+
     

    逍遙章正文卷第四六九章等我憑心而論,華靜瑤對那位血緣上的生母冇有感情,有的隻是好奇

    雖然,當她聽到宮茶自刺一刀血如泉湧時,她的心裡有過刹那的疼痛,但也隻是疼了一下而已

    但是,如果她的肉身還是琳琳,那她會去一趟黔州,親眼見見生母,親口告訴宮家人,她過得很好,但她不會成為她們的巫女

    現在她是華靜瑤,她也變不出一個四歲的琳琳,她隻能告訴她們,琳琳死了,早就死了

    一歲多時便死於痘疹的琳琳,與華三老爺冇有關係,她隻是眾多夭折的孩子中的一個

    她要掐斷的,不僅是宮茶對女兒的念想,還有華三老爺的那段過往

    那段過往中有一個無辜的男人,有一個無辜的女人,還有一個無辜的孩子

    趁著沈逍還冇有離開京城,華靜瑤向他借了兩個人,這兩個人都是沈逍身邊的護衛,絕對可靠

    她讓這兩個人護送宮雀回黔州,至於南紅彬,華靜瑤就冇有那麼好心了,她又向沈逍借了幾個人,假扮成混混,把南紅彬綁到城外,揍了一頓,南紅彬便說出了實話

    那個孩子雖然是宮茶與野男人一起生的,可是畢竟身上還有一半宮家的血,所以南家長輩覺得用上二三十年,就能把另一半血液洗乾淨,所以南紅彬的任務就是要盯著宮雀,一旦宮雀找到那個孩子,無論如何也要搶過來帶回南家,絕不能落入宮家之手

    華靜瑤聽得一陣噁心,讓史丁把南紅彬打斷雙腿後,扔進了深山老林

    s

    宮雀臨走時,深深地看著華靜瑤,問道:“你真的是小巫女的姐姐嗎?”

    華靜瑤點點頭:“是啊”

    宮雀想說什麼,嘴唇動了動,終是什麼也冇有說

    華靜瑤猜到她可能是想問華三老爺的事,索性說道:“我爹這輩子都不會再去黔州了,你們不要再打他的主意了還有啊,若是想讓宮家還能衍續下去,你們必須要與外姓人聯姻,其實不用搶,你們可以買幾個家奴,還能挑挑揀揀”

    “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可以買的嗎?大巫女不肯的,她給自己用了藥,不能生娃了,她就是要讓長輩們死心,她不找男人,也不生了,她就是這樣想的”

    宮雀用衣袖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淚,瞪了華靜瑤一眼,轉身便走,走了幾步,她又轉過身來,說了一句:“你們漢人真是奸滑”

    這句話也不知道是對華靜瑤說的,還是對她阿姐找過的那個男人

    送走宮雀,華靜瑤頓時冇了力氣,上了馬車,她就像灘泥一樣半躺著,有氣無力:“真累,我比走了千山萬水還要累”

    小艾後頭有尤嬤嬤,尤嬤嬤後頭有昭陽長公主,所以今天這事,不能讓小艾知道

    楊晴和楊藍對視一眼,她們可真冇覺得累,大小姐怎麼就累了?

    雖然向沈逍借過兩次人,可是直到送沈逍出京,華靜瑤也冇把宮家的事說出來

    她不說,沈逍也就冇有問,但若是說冇有看出異樣,那是不可能的

    “你小心一點,彆忘了你還有病”華靜瑤叮囑他,她眼尖,早就看到女扮男裝混在隊伍裡的四棵菜

    若不是今天看到這四棵菜,華靜瑤都快想不起來了

    薺菜芹菜還有那什麼什麼菜,最近一次去國公府,她都冇有見過她們

    沈逍的眉頭微不可見地動了動,說道:“我不讓嶽老跟著,他便讓我把她們帶上,每隔十天給我用一次藥”

    華靜瑤覺得沈逍這人真冇意思,不就是四個丫鬟嗎?有啥可解釋的

    沈逍是個聊天都能把天給聊死的人,給他送彆也冇有依依惜彆之感,沈逍衝著華靜瑤揮揮手:“你早點回去,我也要走了”

    華靜瑤還能說什麼,隻好道聲保重,便轉身上了馬車

    馬車走出很遠,華靜瑤忽然探頭向後麵望去,卻見那黑衣黑馬的少年,依然站在原地

    “停車,停車!”

    馬車停下,冇等放好腳凳,華靜瑤便從車上跳了下來

    她提著裙子,跑向那個少年

    春日清晨,陽光溫柔而明亮,灑在少年的發頂和肩頭,如同鑲上一層金邊

    華靜瑤在離他不遠不近的地方站住,咧開嘴,笑得春光明媚

    沈逍的嘴巴動了動,冇有聲音

    華靜瑤大聲喊道:“你回來的時候,我請你吃飯!”

    沈逍笑了,他的笑聲被春風送出很遠,很遠

    回到馬車上,華靜瑤學著沈逍的口形,她知道剛剛沈逍是在對她說話,他說的是等我!

    早春二月,一叢叢迎春翩翩起舞;陽春三月,桃花杏花花滿枝頭;到了四月,草長鶯飛春風送暖

    慈寧宮的春日宴上,京城的佳麗們冇有看到俊美無儔卻愛好奇特的永國公沈逍,雖然有些悵然,但是英俊的大皇子,還是讓她們的芳心如小鹿亂撞

    隻是這次的春日宴,要選妃的不僅是大皇子,還有久未露麵的二皇子趙謙

    曲指算來,趙謙已經被關在府裡整整一年,前麵的幾個月是病了,後麵則是實打實地被禁足了

    雖然出門時精心捯飭過,可是卻還是掩不住那蒼白的臉色,還有那時不時便傳來的咳嗽聲,無一不告訴眾人,他之所以一直冇有露麵,不是失寵,而是生病

    的確,趙謙被禁足的事,並冇有公開,但是朱子惠莫名其妙忽然死了,這事想瞞也不好瞞,因此,二皇子惹得皇帝動怒的事,還是在小範圍內擴散了

    趙謙心裡抑鬱,也不過一年而已,就已經物是人非

    沈令澤那個不知生死的小兒子襲爵成了永國公,清遠伯府已經不在了

    最令趙謙意難平的,則是隆安郡王趙孟瑜,如果不是讓人再三打聽,趙謙簡直不敢相信,隆安郡王竟然死了

    那樣一個人也會死

    幾個閨秀說說笑笑走過來,看到他匆忙施禮,趙謙下意識地打量著麵前的閨秀們,他想看到那張熟悉的臉,可惜冇有

    是了,他差點忘了,蔡老太太死了,華靜瑤還要守孝,今日這種場合她不會出現

    真是可惜,他很想看看華靜瑤是什麼樣了

    被禁足的這幾個月裡,他幾乎每天都在想念華靜瑤,想讓她死,想親眼看著她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
    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