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六七章 大巫與小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章 - 第四六七章 大巫與小巫字體大小: A+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你說她死了,我要見到她的屍體!”

    宮姑孃的聲音都在顫抖,就連那張原本黝黑的臉,也變了顏色。

    華靜瑤深吸一口氣,她猜測得冇有錯,宮家人果真是要看到她的屍體。

    “她已經死了快四年了,早就化做白骨,我們漢人講究入土為安,依大周律,凡發掘墳塚見棺槨者、杖一百、流三千裡,開棺槨見屍者,絞刑。你不怕死,我還怕呢,所以我隻能帶你去她的墳前。”

    依照京城的風俗,若是兒女在父母之前去世,墳前是不能立碑的。

    華三老爺心疼愛女,置辦了墓地,可也隻有一座墳塋,而冇有墓碑。

    因此,華靜瑤不擔心宮姑娘能從一座孤墳上查出什麼,置於宮姑娘會不會趁著月黑風高去挖墳掘墓,她不會給那個機會的。

    “好,你現在就帶我去,我現在就要看到。”

    宮姑娘幾乎是哭喊出來的,若不是這位宮姑娘實在太年輕了,華靜瑤甚至懷疑這位就是琳琳的母親。

    她硬起心腸,神情肅然,拉了一把椅子,四平八穩地坐了下來。

    宮姑娘見她不但不走,反而坐下了,頓時急了。

    夷人還真是一根筋,少了那些彎彎繞繞,宮姑娘伸手就去拉扯華靜瑤,可是她的手還冇有碰到華靜瑤的衣角子,就被楊晴和楊藍給擋了下來。

    宮姑娘揮拳便打,拳風淩厲,楊晴閃身避開,瞧準她的下盤不穩,一腳踢上去,宮姑娘應聲而倒。

    華靜瑤微眯著眼睛,目光在宮姑孃的腿腳上掃來掃去,宮姑娘下意識地想要把腳藏起來,華靜瑤指著她的腳,對楊晴說道:“脫下鞋襪。”

    楊藍按住宮姑娘,讓她無法動彈,楊晴飛快地脫去宮姑孃的鞋襪,立刻怔住。

    宮姑孃的右腳竟然隻有三根腳趾,再把左腳的鞋襪脫去,左腳上隻有兩根腳趾。

    “難怪她的下盤不穩,姑娘您看,她這腳上冇有疤,這是天生就腳趾不全的。”楊晴還是頭回見到這樣的人,她隻是聽說過有六指的,這種天生就缺少腳趾的人卻冇有聽說過。

    華靜瑤歎了口氣,這是天生的殘疾。

    “給她把鞋襪穿好。”

    華靜瑤走到宮姑娘麵前,蹲下身去,輕聲說道:“你的腳走路應是很吃力,從黔州到京城少說也有五六千裡,你這一路很辛苦吧。你和我說說,這是為什麼。當初是你們不要她,現在又為何要千辛萬苦來京城找她?”

    “這不關你的事,我也不用你來可憐。”宮姑娘倔強地彆過臉去。

    華靜瑤想起了多年前那位翻山越嶺尋找漢人神醫的宮蘿,她問道:“你叫什麼名字?這總能對我說吧。”

    “宮雀。”宮姑娘說道。

    “是孔雀的雀嗎?這名字真好聽,琳琳的阿孃叫什麼?”華靜瑤問道。

    “琳琳?小巫女是叫琳琳嗎?”宮雀似乎已經忘卻了剛剛的羞辱,她看向華靜瑤的目光中充滿了希翼。

    她仍然希望麵前的這個姑娘是在騙她,她希望那個人還活著。

    宮雀並不知道,當“小巫女”三個字從她嘴裡說出來時,她麵前的這個姑娘差點嚇得坐到地上。

    小巫女?巫女?

    華靜瑤覺得吧,她兩輩子加起來,最驚悚的時刻,一個是重生那日,另一個就是現在了。

    “你叫她小巫女?那她的阿孃就是大巫女了?”華靜瑤追問。

    “嗯,是啊,阿姐現在就是大巫女。”宮雀說道。

    “她是你阿姐?她叫什麼?”華靜瑤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砰砰直跳。

    “阿姐叫宮茶,現在她是大巫女,大家不能再叫她的名字了。”宮雀說得非常仔細。

    華靜瑤深深撥出了一口氣,原本她前世的母親是叫宮茶,一個有些古怪的名字,但卻很容易記住。

    “這次是大巫女派你和南紅彬來找琳琳的?為什麼要找她,還有南家人為何也要跟著一起找?你若是不說清楚,我就不會帶你去琳琳墓前。”華靜瑤說道。

    她發現,這位宮雀姑娘是個很單純的人,她有武功,可是由於腳上的殘疾,她的武力值有限,但是對付如三賴子那樣的混混卻是綽綽有餘,所以那個混混是讓她給打傷的。

    宮雀十來歲時就跟著家中長輩在外麵賣藥材,算是家族裡有些見識的人,否則大巫女宮茶也不會派她來京城。

    可是跟著長輩賣藥材是一回事,與華靜瑤這種白皮黑心的人打交道,卻是另一回事了。

    華靜瑤頂著一張假臉,睜著眼說瞎話,說琳琳早在四年前就死了,就是不想把華三老爺給牽扯進來。

    華三老爺的小女兒叫什麼名字,除了華家人以外無人知曉,可是華三老爺去年有個女兒夭折了,卻是整個京城都知道。

    說白了,華靜瑤不想讓宮雀知道她們要找的人,是華三老爺的女兒。

    現在宮雀除了不相信琳琳已經死了以外,對華靜瑤居然毫不懷疑。

    華靜瑤甚至懷疑,她若是把宮雀給賣了,宮雀說不定還會替她數錢。

    華靜瑤又能有什麼壞心眼呢,她隻不過是想讓宮家那邊就此與華三老爺斷了,斷得乾乾淨淨。

    “你若是不說實話,那咱們就彆談了,我現在就走,你信不信,隻要我出了這門,你就彆想找到我了。”

    這是來自華大小姐的威脅,她說得冇錯,她現在這張臉是假的,出了這門,就是與宮雀麵對麵,宮雀也不會認識她。

    宮雀已經有點著急了,她連忙說道:“去年阿姐坐上了大巫女,阿姐心心念念就是要找回小巫女。阿姐給自己用了藥,她不能生娃了,她隻有小巫女一個娃。這次我來京城找小巫女,走到半路上,就發現南紅彬在跟蹤我,哼,誰知道他存的什麼心。阿姐的阿爺和阿爹早就死了,就連阿姐的丈夫也死了,南家很著急,可是又不敢讓阿姐改嫁,阿姐說他們存著壞心眼呢。”

    宮雀的漢話說得很是生硬,華靜瑤反覆琢磨了才大致明白。

    她想起侯三說過,宮雀和南紅彬好像是在爭吵,原來這兩人是各懷心思。

    宮茶坐上了大巫女的位置,不但宮家人要聽她的,就連南家也忌憚她。

    偏偏南家那邊的人,能夠製約她的已經冇有了,她的阿爺阿爹連同丈夫全都死了。

    而宮茶給自己用過藥,她不能再生孩子,南家即使再送去男人,也不可能讓宮茶生下孩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