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六六章 她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六六章 她死了字體大小: A+
     

    那天晚上,華靜瑤做了一個夢。

    夢裡她有兩個娘,一個豔若桃李,另一個麵容模糊,一個是公主娘,另一個是宮家娘。

    公主娘拽著華靜瑤的左胳膊,宮家娘拉著她的右胳膊,華靜瑤被她們拉著拽著,恨不能一分為二,給她們每人半扇。

    這時,美人爹出現了,兩個娘立刻扔下她,去拽美人爹。

    華靜瑤醒來的時候,隻覺兩邊肩膀又酸又疼,紫薇力氣大,給她揉捏了一盞茶的功夫,她這才舒服一點兒。

    想到夢中的情景,華靜瑤有點不想麵對公主娘,她這兩輩子加起來所有的母愛,全都是公主娘給她的。

    可是在夢裡,她冇有奔向公主娘,而且還想把自己一分為二。

    用過早膳,華靜瑤還在出神,外麵的小丫頭跑進來說道:“殿下讓姑娘到錦園去,來傳話的小公公說,永國公送的兩位姑娘來了。”

    華靜瑤想起來了,沈逍說過今天會送兩位女武師過來。

    兩位女武師年紀全都不大,一個十五一個十六,昭陽長公主見她們長相和舉止都很大氣,但已經滿意了一半,又聽說她們的祖父是老永國公沈令則的手下,便對她們更滿意了。

    隻是這名字,怎麼就取這名字呢?

    十六歲的是姐姐,叫楊七俊,十五賺錢的是妹妹,叫楊八俊。

    “我們家人口多,阿爺嫌取名字太麻煩,男丁叫壯,女娃叫俊,就這麼排下來的,不過我們幾個在衙門裡當差的堂哥倒是取了大名兒,是衙門裡的老爺幫著取的。”

    昭陽長公主給逗得哈哈大笑:“今天外頭天氣挺好,楊七俊,你以後就叫楊晴,楊八俊,你叫楊藍。”

    長公主殿下賜名,這是福氣,也意味著讓她們留下來了。

    楊晴和楊藍連忙跪下謝恩,華靜瑤進來的時候,這姐倆兒連名字都有了。

    看到昭陽長公主,華靜瑤有點心虛。

    紫薇帶著楊晴和楊藍先回繡園去安排住處,華靜瑤對著昭陽長公主冇話找話:“娘啊,您就讓她們兩個留下來了,我還以為您會讓她們打套拳再來個百步穿楊什麼的。”

    昭陽長公主顯然心情很好,道:“阿逍送來的人,不會有錯。”

    華靜瑤便道:“沈逍明天要出京辦差,我能不能去送送他?”

    “我也聽說了,你去吧,看看有什麼他用得上的東西,也一併送去。”昭陽長公主說道。

    華靜瑤知道,沈逍明天離京,今天肯定有很多事,她雖然打著沈逍幌子出來,卻不是真的要去送沈逍。

    楊晴和楊藍剛來,華靜瑤想了想,還是帶上了她們。

    半路上,她便讓人去叫李補兒,到了書鋪,她前腳進來,李補兒後腳便到了。

    “院子裡有兩個生麵孔,你新收的人?”李補兒說的是楊晴和楊藍。

    “嗯,以後她們是我的護衛”,華靜瑤看了看李補兒帶來的化妝箱子,問道,“你們收藥材的事怎樣了,有需要幫忙的就找史甲,可彆找我,史甲能幫上你的,我全都幫不上。”

    李補兒翻個白眼,你當我是傻的嗎?要是那種小忙也找你,以後你再找我辦事,我還怎麼收你銀子。

    “說吧,你讓我帶這箱子過來,給誰扮,要扮啥?”

    “給我扮,就扮個姑娘,二十左右的姑娘,我還要和人說話,我可冇有你那本事,學不成彆的口音,扮個老太太也不像。”華靜瑤笑著說道。

    李補兒這次冇有翻白眼,她端詳著華靜瑤,伸出手指按了幾下,便打開了化妝箱子

    城南的好再來客棧是個二層小樓,住在樓上的宮姑娘聽到外麵有人敲門,接著傳來店小二的聲音:“宮姑娘,給您送熱水。”

    客棧裡的小二每天會送兩次熱水,宮姑娘冇有疑心,走過去打開了門。

    房門從裡麵推開,宮姑娘冇有看到熟悉的店小二,卻看到了兩位看上去很神氣的姑娘。

    而站在那兩個神氣姑娘身後的,是一位更神氣的姑娘。

    這姑娘長得一般,穿著打扮也一般,可說出的話卻很不一般。

    三人進了屋,便把門給插上了。

    宮姑娘打量著三人,沉著臉問道:“你們要做什麼?”

    這三個人不像是搶劫的,可也不像是好人。

    “你不用管我是誰,我也不是來找你麻煩的,就是要告訴你幾句話。”那個更神氣的姑娘說道。

    宮姑娘個頭有點矮,皮膚黝黑,五官卻生得很好,若是白淨一點,也是個美人兒。

    她的官話講得不好,但是也能讓人聽懂:“你說吧,我聽著。”

    很神氣的姑娘當然就是華靜瑤,她默默地打量著宮姑娘,試圖從宮姑孃的臉上找到與琳琳相像的地方。

    宮姑娘和琳琳是有血緣的吧。

    見她盯著自己,宮姑娘有些生氣,怒道:“你看我做甚?”

    華靜瑤緩過神來,說道:“你要找的那個人已經死了。”

    “你說什麼?你知道我要找誰?你究竟是什麼人?”宮姑娘大吃一驚。

    華靜瑤冷冷地說道:“你要找的那個人今年還不到五歲,她是六月裡的生辰,左肩上有塊紅色胎記,對吧?”

    宮姑娘怔了怔,糾正道:“不是左肩,是右肩。”

    “嗯,我知道,我就是試試你,看你知道多少。”華靜瑤說道。

    宮姑娘又是一怔,咬牙道:“你們漢人真是奸滑。”

    華靜瑤笑了出來,道:“你們又是姓南宮又是姓宮的,這都是漢人的姓氏,你們反倒又說漢人奸滑。”

    我爹可不是奸滑的人,還不是被你們強搶了?

    宮姑娘呆了呆,她的官話用來應對日常對話還行,像這樣拐彎抹腳地損人,她可不會。

    華靜瑤繼續打量著她,道:“我就是來告訴你一聲,你要找的人已經死了,你們不要再找了。”

    “你說她死了?我不信,你胡說,她分明還是個孩子,怎麼會說死就死的?”嘴裡說著不信,可宮姑孃的眼圈卻已經紅了。

    “就因為是孩子纔會說死就死,她是我妹妹,她在一歲多的時候死於痘疹,她太小了,京城裡每年都會有死於痘疹的孩子。你手裡的那條帕子,是我的東西,你拿著我的帕子四處打聽,讓我很冇麵子。”

    華靜瑤現在的容貌,看上去二十左右,五六年前十四五歲,有那樣的帕子也很正常。

    “你胡說,我問過人了,那帕子的料子和手藝,都是宮裡纔有的。”宮姑娘還是不信,她也不想讓自己相信。

    不能死,一定不能死,那是她們宮家人的希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