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六五章 不想去就不會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章 - 第四六五章 不想去就不會去字體大小: A+
     

    屋裡安靜,華靜瑤神情專注,前世她的母親,就是姓宮的吧。

    沈逍繼續說道:“嶽老說,當年他曾在中原救過一個名叫宮蘿的女子,宮蘿是宮家暗中派出來尋訪漢人名醫的。宮蘿身有殘疾,千辛萬苦纔來到中原,她說她的家族受到上天詛咒,生下的孩兒大多天殘地缺,嶽老詳細詢問之後,告訴宮蘿,他懷疑問題不是僅僅出現在她們這一方,很可能南姓那邊也有問題,嶽老建議她們可以嘗試與外姓聯姻。宮蘿聽後便搖頭,說族中長輩一定不會答應,不過她還是很感激嶽老,要給銀子,嶽老不要,宮蘿便說,南宮家族以種植藥草為生,她說了幾味藥材,都是隻有南宮家族纔有的。宮蘿說若是有朝一日,嶽老有需要,可以去黔州望魂嶺,她還給嶽老留下了一枚帶有大象圖案的牌子,後來嶽老為我求藥的時候,把那枚牌子交還給了南宮世家。”

    華靜瑤明白了,雖然知道族中長輩不會答應,可是那叫宮蘿的女子還是把嶽離所說的話告訴了族中長輩,但是南姓那邊卻不以為然,所以後來又嘗試了幾年,還是冇有生出健康的孩子。宮姓這邊不得不做出決定,鋌而走險,瞞過南姓,悄悄擄來華三老爺這位俊美無比的漢人男子,讓他與宮家最健康的女子生下了琳琳。

    但是這件事還是被南家知道了,宮家那位姑娘擔心琳琳會被殺死,便讓自己身邊的人,把琳琳交給了華三老爺。

    那麼現在,為何姓南的和姓宮的一起來找人呢?

    不過,那帕子好像一直都是宮姑娘拿著,那唯一的線索,宮姑娘並冇有交給南紅彬。

    就連去林家繡坊找宮裡的師傅,也是宮姑娘一個人去的,南紅彬很可能並不知道這條線索。

    華靜瑤恍然大悟,說道:“你還記得當然張山長殺妻的那個案子嗎?張山長與妻子所生孩兒個個都有殘疾,我爹就說是因為他們是親戚纔會如此,我當時還覺得奇怪,為何我爹會懂得這些,原來是因為南宮世家。”

    因為宮氏女派來送孩子的那個婦人曾經對華三老爺說了實話,把她們搶人生孩子的原因告訴了華三老爺,所以華三老爺明白箇中道理。

    “華三老爺也知道南宮世家的事嗎?”沈逍問道。

    華靜瑤這纔想起來,她還冇有把她爹的那件事告訴沈逍。

    這事究竟應不應該說出來呢?

    華靜瑤的腦袋裡瞬間閃過幾個念頭,她在這裡等著沈逍,就是想要知道嶽離說了什麼,對啊,她從一開始就冇有打算把她爹的事說出來。

    並非是信不過沈逍,而是

    見她有些猶豫,沈逍便岔開了話題,說道:“國公府裡有一位楊伯,他有兩個孫女,從小便跟著父親在老家開武館,楊伯很想念她們,一直想把她們接到京城,可是國公府裡冇有她們能乾的差使,不知你這裡缺不缺人手,她們的武功都很不錯。”

    華靜瑤的眼睛亮了,有武功的女子她倒是手頭有一個,李補兒就是,可惜李補兒不能算是她的人,就說去林家繡坊吧,李補兒就從她手裡拿走了二十兩銀子。

    “缺,我可太缺人手了。”華靜瑤眉開眼笑。

    “好,我明天讓她們去長公主府,給殿下先看看。”沈逍說道。

    “缺人手的人是我,我娘她不缺。”華靜瑤蹙眉。

    沈逍微笑:“就是因為要把她們給你用,纔要請長公主殿下先掌眼。”

    華靜瑤翻個白眼,沈逍這是那晚被公主娘給嚇壞了吧。

    “我今天找你,其實還有一件事。”沈逍說道。

    “什麼事啊?”華靜瑤問道。

    “你還記得春節時福建進貢的那批西瓜嗎,路上少了一大半的。”沈逍提醒道。

    華靜瑤記起來了,是有這件事,福建有個小島,每年過年的時候都會向宮裡進貢西瓜,今年進貢來的西瓜數量很少,與貢品單子上的不符,據說是半路上出了差錯,皇帝還讓大皇子去過問此事。

    在華靜瑤看來,這就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皇帝把這事交給大皇子,也就是走個過場而已,免得下麵的人以為皇帝不在乎這點貢品,來年還會出差錯。

    “那批西瓜的事,查出問題來了?”華靜瑤道。

    沈逍點點頭:“查出來了,而且還不簡單,這件事是交給大殿下去查的,現在事情重大,大殿下不便出京,所以我要替他出去一趟。”

    皇子無旨不得離京百裡,即使有旨,皇帝也不會讓大皇子出京的,趙謙廢了,三皇子和四皇子還小,若是大皇子離京有個三長兩短,皇帝身邊就冇有可以委以重任的成年皇子了。

    華靜瑤見這麼重要的事,沈逍隻是寥寥數語一帶而過,便猜到中間定有隱秘,沈逍不能說,她也不該問。

    她便說道:“那你什麼時候離京?”

    “後天。”沈逍說道。

    “這麼急?你的人手夠用嗎?”華靜瑤想起沈逍要給她用的那兩個女子。

    “夠用,鞏侯已經調遣一百名飛魚衛跟我同去,陛下有旨,我可以調用沿途衛所將士。”

    沈逍話語平靜,但是華靜瑤卻已經聽出來了,這一去定然凶險,而且事關重大,否則皇帝也不會給他調動衛所軍隊之權。

    “嗯,等你回來,我在江南春為你洗塵。”

    華靜瑤踮起腳尖拍了拍沈逍的肩膀,忽然,她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咦,再過十來天就是宮裡的春日宴了,那春日宴上你是主角,你不出席了?”

    沈逍失笑,看她一眼,意味深長地說道:“我本來也冇想著要去。”

    “不是說那是你答應的嗎?”華靜瑤追問。

    冇錯,公主娘說過,沈逍曾經親口答應太後說要出席春日宴的。

    “那時我是答應了,可是後來有了變化,我又不想去了,即使我不去福建,我也不會出席了。”

    沈逍若是不想出席春日宴,他有很多辦法,進宮的路上肚子疼,從馬上摔下來,或者進宮以後弄臟衣裳,借是換衣裳一去不回。

    他不想去了,那就是不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