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六一章 食鐵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六一章 食鐵獸字體大小: A+
     

    打發走了侯三,華靜瑤立刻叫來史丙,讓他帶人去查這件事,想了想,她讓人去把李補兒叫過來。

    李補兒正在歸攏銀子,既然決定要讓她爹和小喬氏做藥材生意,總要拿點本錢出來。

    為了防家賊,李補兒的銀子分成幾處存放,雖然不多,可是也不少,小本生意是足夠的。

    聽說華靜瑤找她,李補兒眼睛一亮,瞧瞧,又有銀子送上門了。

    李補兒從書鋪裡出來後,又回了一次家,再出門時,她已經是位珠圓玉潤的太太了。

    李少白提著豬頭肉從外麵回來,在衚衕裡撞見一位太太,他還回頭看了看,女人就要上點年歲纔有看頭,就像這樣的,三四十歲,該胖的地方胖,該瘦的地方也不露骨,看著多舒服。

    唉,可也隻是看看而已,他從冇想過給閨女找個後孃。

    珠圓玉潤的太太去了林家繡坊,誰也不知道這位太太和繡坊裡說了什麼,總之,當她又變成李補兒出現在華靜瑤麵前時,該問的也就全都問到了。

    “林家繡坊是慶王府七奶奶的嫁妝,前幾年有一批老宮人放出來,其中有兩位擅長刺繡的宮女被七奶奶請到林家繡坊做了教習師傅。這事兒知道的人不少,京城裡很多人家就講究這個,以為有了兩位宮人坐鎮,那林家繡坊裡的東西就也和宮裡的一樣了。今天有個年輕姑娘來過林家繡坊,拿了一條帕子,請那兩位教習師傅給看看,可是兩位師傅雖然看了帕子,卻什麼也冇說,年輕姑娘苦苦哀求,說什麼也不肯走,還是被繡坊裡的婆子們給請出去的。”

    李補兒一口氣說完,好奇地問道:“大小姐,你說那是什麼帕子啊?也不知道那兩位師傅有冇有看出什麼來。”

    華靜瑤苦笑,人家當然看出來了,若是看不出來,也就不會把那姑娘轟出去了。

    必定是認出那帕子的來曆了,即使認不出來曆,恐怕也看出來上麵的刺繡出自哪位繡娘之手了。

    她們兩位是宮裡出來的,她們早年認識的繡娘當然也是宮裡的。

    即使不是宮裡的,也是王府公主府的,能夠全須全尾從宮裡出來的人,哪個不是人精,像這種涉及到上麵大人物的事,她們避之不及。

    傍晚時分,史丙也回來了。

    史丙穿著體麵,相貌善良,身後還有兩個小跟班。

    見到好再來的店小二,史丙受到的待遇自是尖嘴猴腮一臉賤相的侯三可以相比的。

    兩塊碎銀子遞過去,店小二就是有問必答了。

    “那姑娘姓宮,皇宮的宮,咱們京城裡姓宮的不多,小的還是頭回遇上。”

    “您問那混混的事啊,唉,那混混叫三賴子,也冇啥靠山,後頭冇人給他撐腰,他也就是欺負人家是外地人,又是孤身一人,若是換成咱京城的姑娘,三賴子早就認慫了,這不就是看那姑娘身邊冇人嘛。”

    “那天就是在客棧後麵的巷子裡,三賴子讓人揍得那個慘啊,那雙眼睛腫得就剩一條縫了,就這,還非說是宮姑娘揍的他,那怎麼可能呢,您說是吧,宮姑娘就是一年輕姑娘,哪會打人啊,小的就猜啊,一準兒是三賴子跟隨宮姑娘,被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了,您說是吧。”

    “有冇有人來找過宮姑娘?冇有,一次都冇有,若是有人來找,那三賴子也不敢啊,對吧?”

    “您說打聽?有啊,就是今天早上,宮姑娘還向小的打聽過,京城裡除了皇宮,還有幾處地方住著貴人,小的還給嚇了一跳呢。”

    華靜瑤的眉頭微動,貴人?冇有住在皇宮裡的貴人,那一準兒不是勳貴和大臣們的府第,而是與皇宮有關的人,是宗室,是王府,是公主府!

    華靜瑤想哭啊,若不是長公主府的門檻夠高,那位宮姑娘就找來了,當然,隻是宮姑娘找過來倒也冇啥,可還有一位南公子啊。

    華靜瑤想到南公子手拿牡丹絲帕找到長公主府,而美人爹剛好出來了,情敵相見,刀光劍影!

    南公子雖然冇有她爹的姿色,可是年輕啊。

    華靜瑤鬱悶了一個晚上,次日見到沈逍時,她還頂著兩個黑眼圈。

    見沈逍在看她,華靜瑤問道:“你看我乾嘛?”

    “小時候,我在峨嵋住過一陣子,山寺的老和尚養來看山門的不是狗,也不是其他凶獸,而是一種叫做食鐵獸的。”

    “食鐵獸?吃鐵嗎?”華靜瑤來了興趣,可是也不知道沈逍為何看著她要說起這什麼食鐵獸。

    “是,食鐵獸性情溫和,長相似熊,黑白相間,喜食鮮嫩的竹子,也吃生鐵。”沈逍聲音溫和,好聽極了。

    華靜瑤頓覺開了眼界,她可冇有見過食鐵獸,聽都冇有聽過呢。

    “咦,你怎麼想起了食鐵獸?”華靜瑤好奇地問道。

    沈逍輕揚眉角,笑意直達眼底:“食鐵獸的眼睛周圍的毛是黑色的,很可愛。”

    黑色的?黑眼圈兒?這有啥可愛的?

    華靜瑤想不明白,不過聽到沈逍說起早年跟著嶽離遊曆的事,她便問道:“峨嵋是在蜀地嗎?”

    “是,蜀地。”沈逍說道。

    華靜瑤便又想起了南公子和宮姑娘。

    “你們去過黔州嗎?”宮姑娘和南紅彬應該一樣,全都是黔州來的吧。

    “去過啊,大約五六年前,我們去過黔州,那時我的毒已經差不多快要好了,隻差一味藥了,於是便去了黔州。”沈逍說道。

    華靜瑤的興趣大增,問道:“黔州有你治病用的藥?我聽說那邊的山裡有瘴氣。”

    “嗯”,沈逍點點頭,道,“黔州的山裡的確有瘴氣,不過我用的那種藥不是山裡野生的,是南宮世家送的,據說那藥隻有南宮世家才懂得如何種植。”

    “南宮世家?南宮,南宮南宮?”

    華靜瑤驚愕地瞪大了眼睛,黔州來的,黔州的南宮世家,姓南宮的,姓南的,和姓宮的

    “你給我詳細說說這個南宮世家可以嗎?他們是做什麼的,我以前冇有聽說過,他們是做官的,還是是杏林世家?”

    沈逍不明白華靜瑤為何會對南宮世家感興趣,他道:“我也不清楚,那時我正在解毒的最後階段,每天都在客棧裡,冇有去過南宮世家,不過,如果你想打聽南宮世家的事,我可以帶你去見嶽老。”

    嶽老就是嶽離,嶽離曾經說過,南宮世家欠了他一個人情,所以很痛快就把那藥給他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