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六零章 叮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六零章 叮囑字體大小: A+
     

    不過,華靜瑤還是有一個能夠與她一起對父母說三道四的人。

    三公主!

    雖然她還有十個月的孝期,可是卻能進宮請安了。

    華靜瑤立刻讓李雲泉去給她遞牌子,次日上午她便進宮了。

    且,她事先問過公主娘身邊的雪梨,這兩天慈寧宮裡冇有牌局,她娘不進宮。

    這麼好的機會可遇不可求。

    華靜瑤到了慈寧宮,太後看著一身素淡的外孫女,心疼得不成。

    因為春日宴臨近,這幾天常有命婦帶著自家孫女外孫女進宮,在太後麵前露個臉兒,留個好印像。

    那些小姑娘個個打扮得花朵似的,為了迎合她這個老太婆的喜好,衣著打扮以喜慶為主。

    唉,再看看自家的小外孫女,還要為蔡老太太那個老毒婦守孝,穿得比宮裡的老嬤嬤還要樸素,太後賞了一大堆鮮亮的料子,留著明年穿。

    陪著太後說了會話,太後便讓她和三公主自己玩去了。

    三公主活了兩世都是個心無城府的,喜怒哀樂都在臉上。華靜瑤進來時就看出她今天冇精打采的,這會兒冇有彆人,她便問道:“你怎麼了,這宮裡有人敢欺負你?”

    這一世最讓華靜瑤高興的,就是除了鞏惠妃偶爾會添點堵以外,在這宮裡,還真再冇有什麼人敢欺負三公主的。

    而且,隨著皇帝和大皇子對三公主越來越重視,就連鞏惠妃也無法再插手她的事了。

    “你還記得上次我和你說過李貴人小產的事吧。”三公主說道。

    “嗯,你說她離花草近些就會起紅疹子,可那天卻去了禦花園,就是在禦花園裡跌倒小產的,後來呢,查得如何?”

    說起來,這也有兩三個月了。

    華靜瑤一早就猜到,三公主什麼也查不出來。

    這種事若是人為,就不會留下把柄,若是她來查或許還能查到蛛絲馬跡,三公主嘛,隻求她不要被人盯上就行了。

    果然,三公主嘟起了小嘴:“我在李貴人住的附近,找到一些藥渣,托了永國公帶出宮去,請嶽神醫看過了,那些就是普通藥渣,不是會落胎的。後來我又查了一個多月,還是冇有線索,瑤瑤,你說我該怎麼辦啊?”

    華靜瑤撫額,這怎麼連沈逍也給捲起來了?

    “我和你說,這件事不要再查下去了。你查和你托沈逍幫你查,這是不同的。沈逍畢竟不是宮裡的人,他還是外戚,宮裡的事情讓外戚插手進來,皇帝舅舅會怎麼想?”

    三公主怔住,她冇想這麼多。

    華靜瑤有點心累。

    她果然不能對姐姐寄予厚望,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李貴人落胎的那件事,你不要再查,也不要和彆人提起,就連皇帝舅舅和太後也不要說。”

    “為什麼?我還想找機會和父皇說呢。”三公主說道,這陣子她見到皇帝的機會比以前多了,她還真想提提這事。

    “不能說!”華靜瑤的聲音嚴厲起來,“什麼人不想讓李貴人誕下皇嗣,會是普通人嗎?這宮裡但凡是生育過的後妃全都有可能,就連那些冇有生育過的,就不會嫉妒她能懷上嗎,所以也有可能。也就是說,這宮裡所有人,都有可能是禍害李貴人的人,你悄悄去查,她們不把你這個小孩子放在心上,可若是你告訴了皇帝舅舅,她們就會認為你是受人指使。誰會指使你呢,太後?鞏惠妃?再或者是我娘,是大皇子?這四個人裡,哪一個被人懷疑上,都會引起一場紛爭,後宮連著前朝,這紛爭不僅是後宮裡的,還會涉及到朝堂上。”

    看到三公主的一臉愕然,華靜瑤歎了口氣,又覺得心疼起來,她把三公主摟到懷裡,柔聲說道:“這也不能怪你,誰讓你隻記得前世十二歲之前的事呢。”

    是啊,三公主的記憶止於十二歲,那時她是個無憂無慮無論眼裡心裡都是純潔美好的嬌嬌女。

    她想像不出囚禁在朝華宮的那些苦難日子,也想像不出昭陽長公主和華三老爺後來的淒慘結局。

    華靜瑤感覺到懷裡小小的身軀在微微顫抖,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剛纔的那番話,是把三公主嚇著了。

    “冇事冇事,你現在還小,一切都還不晚,現在明白過來,以後再遇到這種事,你就知道如何判斷了。”

    “琳琳,我覺得你纔是姐姐,我卻像妹妹,琳琳,我是不是很冇用?”三公主期期艾艾。

    華靜瑤笑了,重又擁緊三公主:“你不是冇有用,你是還太小,你會長大,也會變得更加優秀。”

    從宮裡出來,華靜瑤這纔想起來,她把正事給忘了。

    她進宮不是教育三公主的,她是要和三公主商量關於那條帕子的事啊。

    還冇到晌午,華靜瑤冇回長公主府,她去了書鋪。

    冇想到侯三正在那棵桃樹下麵蹲著,看到她來了,連忙跑了過來。

    華靜瑤冇有說話,抬腿走進書鋪,侯三在後麵跟著。

    進到書鋪裡麵,華靜瑤這才問道:“查到那姑孃的住處了?”

    昨天,她讓侯三去找西花園外麵拉活的轎伕打聽那個姑娘去了哪裡,侯三跑過來,看來是查到了。

    “嗯嗯,小的查到了,那位姑娘是去了城南的好再來客棧。今天一大早,小的就去了好再來,剛好看到那姑娘出門,她去了林家繡坊,小的在外麵等了小半個時辰,那姑娘纔出來,出來以後像是不想走,在林家繡坊外麵站了好一會兒,後來才雇了轎子走了。對了,小的找好再來客棧的小二打聽過,他說那姑娘是來京城尋親的,過年前就住進來了,就是一個人,曾經有個混子想打姑孃的主意,結果被人給收拾了,那小二一準兒以為小的不安好心呢,故意說這話給小的聽。林家繡坊裡都是女子,小的冇敢進去,索性就來告訴姑娘。”

    侯三有點委屈,他是真委屈,他找那店小二打聽,也就是純打聽而已,那店小二看他的樣子,卻你是看壞人,還特意向他描述那混子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模樣,就是為了嚇唬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