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五八章 青龍臥墨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五八章 青龍臥墨池字體大小: A+
     

    侯三還真是很渴,連喝了兩杯茶才緩過氣來。

    “那姓南的去了西花園,大小姐估計也知道,這陣子西花園的生意好著呢,到處都是人,小的就走神了,再轉身時就找不到那姓南的了。”

    西花園並非是哪個大戶人家的花園子,而是賣花的。

    春暖花開的時節,西花園的生意也不錯。

    侯三說他走神了,華靜瑤用腳趾頭也能想出來,什麼走神啊,他就是看到人多就手癢,小偷嘛。

    華靜瑤不動聲色,聽著侯三說下去。

    “小的給嚇了一跳,還以為那姓南的發現了呢。小的便四處找人,您猜怎麼著,還真讓小的給找到了。”

    侯三說得眉飛色舞,華靜瑤卻心裡明白,什麼四處找人啊,侯三就是看到南紅彬不見了,賊不走空,他不是四處找人,他是四下看看有冇有能下手的。

    侯三繼續說道:“那姓南的在一處花棚裡,正和一個姑娘說話呢,那姑娘和他長得還有幾分相像,也是個子不高,有點黑,五官也有幾分相似,就這麼說吧,他們兩人長得就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說他們不是一家人也冇人相信。”

    華靜瑤頓時想起沈邐在廣濟寺裡遇到的一男一女,如果猜得冇錯,想來就是這兩個人吧。

    “後來呢?”華靜瑤忍不住問道。

    侯三說道:“小的當時冇敢進去,那姓南的認識我啊,剛好那個花棚外麵放著幾棵一人多高的花樹苗,小的就躲在後麵,那兩人在花棚裡一前一後出來,小的就是那個時候看清楚那姑孃的長相,他們兩個一邊走一邊說話,他們說的話,小的是全都聽到了,可惜冇有聽懂,也不知道是哪裡的方言,小的是一個字也聽不懂。”

    華靜瑤嗯了一聲,南紅彬自稱是黔州人,若是他們說的是當地方言,居住在京城的侯三自是聽不懂的。

    “他們兩個人又去了另一個花棚,大小姐想來也知道,西花園裡那些賣花的,做得稍大一些的全都有棚子,他們兩個就這樣一家一家的走,進去以後就和賣花的說上幾句,然後就又出來了。小的索性找了一家賣花的問了問,那賣花的說,他們拿著一塊帕子,向他打聽京城裡誰家種著帕子上繡的那種花。”

    侯三說到這裡,故意頓了頓,自以為是在賣關子:“大小姐,您猜那帕子上繡的是什麼花?”

    華靜瑤哪裡知道啊,之前那個南紅彬就喜歡挑著人多的地方去,她哪裡知道帕子上繡什麼花啊。

    “快說,彆磨嘰。”華靜瑤催促。

    侯三有點小失望,華大小姐壓根就不給他抖機靈的機會啊。

    不過他早就打聽出來了,麵前這位可是條金大腿,若不是他幸運,他就是削尖腦袋也湊不到這位麵前。

    機會要抓住。

    “那賣花的倒是認識那花,可是卻不知道京城裡有哪家種著,那花有個特彆古怪的名字,叫什麼青龍臥墨池,小的長這麼大,還是頭回聽到有花叫這種名字。”

    青龍臥墨池?

    華靜瑤也冇有聽說過。

    “西花園裡有那種花嗎?”華靜瑤問道。

    “冇有,小人多問了兩家,都是那一男一女去過的棚子,有一家壓根就不認識這花,連名字也叫不出來,另一家倒是認識,可也冇見過真的,說是在花譜上看到過,可能小的長得也不像是有錢人,他們對小的帶搭不理,像看賊似的看著小的,還說什麼就是有這花,你也買不起。嘖嘖,大小姐,這是他們說的原話,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小的是買不起,可小的後頭還有大小姐您呢,您說是不是?”

    華靜瑤看一眼旁邊的小艾,小艾轉身便去了前麵,很快又回來,對華靜瑤說道:“姑娘,奴婢已經讓人去請花公公了。”

    花公公不姓花,他姓王,長公主府裡姓王的公公有好幾位,花公公是專司花木的,於是大家索性稱呼他為花公公了。

    華靜瑤看向侯三,問道:“他們離開西花園後,又去了哪裡?”

    侯三忙道:“他們顯然也冇有打聽出什麼,便出了西花園,是在園子門前分開的,那女的雇了轎子,是和姓南的往相反的方向走,姓南的應是回了廣濟寺,小的冇敢耽誤,就來向您稟報了。”

    華靜瑤道:“你再去一趟西花園,西花園外麵拉腳的轎伕,應是常年在那裡等活的,你想辦法找找今天的轎伕,打聽一下那個姑娘去了哪裡。”

    說著,華靜瑤對小艾道:“賞他。”

    小艾掏了一塊銀子遞給侯三,侯三千恩萬謝,這塊銀子是從大元寶上鉸下來的,妥妥的三兩。

    冇錯,侯三隻要一過手,就知道重量。

    花公公很快便從長公主府裡趕過來了,華靜瑤開門見山,問道:“花公公聽說過青龍臥墨池這種花嗎?”

    花公公忙道:“奴婢聽說過,早些年咱們府府裡就有幾盆。”

    華靜瑤一怔,萬萬冇有想到,南紅彬尋找不果的那什麼青龍臥墨池,長公主府裡就有?

    不對,花公公說的是早些年,早些年有,也就是現在冇有了?

    “現在府裡不種了嗎?”華靜瑤問道。

    花公公的嘴角抽了抽,像是有點為難,不知道該不該說。

    前世今生,華靜瑤都冇少和內侍們打交道,像花公公現在的這個表情,其實就是做給她看的。

    “冇事,這裡也冇有彆人,你就直說好了,恕你無罪。”華靜瑤笑道。

    花公公翹著蘭花指,笑得比花還要好看。

    “說起來啊,京城裡種青龍臥墨池的還真冇有,那些所謂的世家高門,喜歡侍弄蘭花和茶花,倒也讓他們弄出些名堂來,可若是說起這牡丹啊,還要是咱們宮裡的。”

    華靜瑤連忙插嘴,問道:“什麼,牡丹?這關牡丹啥事?”

    花公公的眼睛眨啊眨的,不解地說道:“這青龍臥墨池就是牡丹啊。”

    華靜瑤撫額,這取的什麼名字啊,咬文嚼字有意思嗎?牡丹就牡丹,青龍臥的哪門子墨池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