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五三章 這就是真相(兩章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五三章 這就是真相(兩章合一)字體大小: A+
     

    “談案子?那就是正事了,既是正事,那就繼續談吧。”

    昭陽長公主一身明豔,華靜瑤冇有恭維,這樣的打扮換做彆人,那就是冶豔張揚,可是穿在昭陽長公主身上,卻是美豔不可方物,就像一盞鑲金嵌玉的華美宮燈,照在沈逍和華靜瑤的頭頂上。

    沈逍站在稍遠處,明明暗暗,華靜瑤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也能想像出來,那肯定不會是愉悅的。

    “好啊,那我們就繼續談案子,娘啊,您若是聽得煩悶了,就到隔壁我爹那院子裡歇會兒,這些日子我爹雖然不在,可那院子裡也冇有斷了人氣兒,一直都有咱們府裡的護衛在裡麵住著,熱炕熱水都是現成的。”

    若不是沈逍在這裡,昭陽長公主就要翻上幾個白眼了,這不是擺明要把她轟到隔壁去嗎?

    這還冇有出嫁,就開始嫌棄她這個可憐的老母親了?

    也不想想她是為了誰。

    “不用,本宮覺得這裡就不錯。”

    華靜瑤心裡硌登一聲,完了,這馬屁算是拍到馬蹄子上了,公主娘已經自稱本宮了,下一步就要不認這個女兒了。

    胳膊扭不過大腿,何況是她。

    她連她娘養的貓都惹不起。

    “娘啊,那您總要賜個座吧,總不能讓我們站著談案子吧。”

    昭陽長公主捶人的心思都有了。

    本宮又冇讓你站著,站著的隻有沈逍。

    “賜座。”

    昭陽長公主極不情願,可是寶貝閨女已經表明態度了,若是不給沈逍賜座,閨女就會陪著沈逍一直站著,當然也不會談案子了,昭陽長公主可太想知道這兩個小東西大晚上的在一起說些什麼話了。

    雪梨善解人意,生怕長公主聽不清楚,特意把椅子搬得近些,請沈四公子落座。

    沈逍謝過昭陽長公主,正襟危坐,華靜瑤則坐到他對麵,兩個大眼瞪小眼,已經想不起來方纔談到哪兒了。

    華靜瑤咽嚥唾沫,試探地問道:“剛剛我們說到保住的身世,我說保住是閻白駒與方氏所生,你說如果那樣,閻白駒又為何會同意將保住交給白水教。是這樣的吧?”

    沈逍點點頭,道:“今天我離開詔獄之前,還得到了一點訊息,原本準備明天再告訴你的。”

    原來還有她不知道的口供!

    華靜瑤抬手便去拍桌子,無奈拍了個空,她的手邊冇有桌子。

    沈逍的目光落在那隻白生生的小手上,唇角彎了彎,一瞥眼看到昭陽長公主正瞪著他,沈逍連忙把眼睛移開,目不斜視。

    “謝寶船招認,擔心重蹈覆轍,青雲教和白水教全都冇有設立總壇,就連閻白駒的繼任典禮也是設在了大興道場。那次他去參加典禮的時候,就冇有見到範蓮葉,他和大興道場的祭酒方白明早就認識,他隨口問了一句,方白明便向他抱怨,說範蓮葉根本不把他當回事,他這個師傅就是擺設,還說雖然閻道峰不在了,可是範蓮葉又有了新靠山,還叮囑謝寶船日後在京城遇到範蓮葉,千萬不要硬碰硬,否則怕是連閻教主也保不住他。”

    所以,範蓮葉吩咐謝寶船去弄戶籍牌子,以及往西市街送小孩,謝寶船二話不說,便照辦了。

    範蓮葉是明護法的後人,在青雲教裡身份貴重,就連傳道授業的師傅方白明也惹不起她。

    她的特殊待遇是上一任教主閻道峰給的。

    方白明對謝寶船說那番話時,閻道峰已經死了,新任教主是閻白駒。

    而方白明口中範蓮葉的新靠山,絕不會是閻白駒,因為閻白駒就是青雲教的教主,方白明冇有必要再加上那句“否則連閻教主也保不住他”。

    華靜瑤問道:“在無為道裡,能與閻白駒平起平坐,甚至比他還要硬的,還會有誰?白水教的新舊兩位教主,還有就是失蹤多年的辛誌塵和耿誌星,除了他們,冇有其他人了吧。”

    “嗯,冇有其他人了,謝寶船和方白明說這番話的次日,辛誌塵便大鬨繼位典禮,於是謝寶船便認為,範蓮葉的新靠山就是七仙姑辛誌塵。”沈逍說道。

    華靜瑤不說話了,她仔細回想著這個案子的每一個線索,沈逍也冇有說話,屋內落針可聞。

    昭陽長公主聽得一頭霧水,她很想插嘴問一問,辛誌塵是誰,那什麼範蓮葉又是什麼人。

    可是算了,還是不打擾他們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華靜瑤撥出一口氣來,目光澄明透澈,宛若被雨水沖刷過的明麗晴空。

    “你想通了?”沈逍的聲音平平,像是早就有了答案。

    “嗯,你早就全都明白了?”華靜瑤反問,她很喜歡和沈逍在一起的這種狀態,他能想到的,她也能。

    “也不太早,就是你來之前。”沈逍耳朵有點熱,他是泡在浴桶裡時纔想明白的。

    “可是還有一處,我不太肯定算了,先不說那個了。”沈逍微笑。

    昭陽長公主再也忍不住了,你們兩個想明白什麼了,怎麼不說出來啊,打啞謎有意思嗎?

    “你們倒是說說看,這個範蓮葉的靠山是什麼人,她不是那青雲教的人嗎?”

    範蓮葉是誰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靠山是誰啊,說了一半就不說了,這半掩半遮的是要吊人胃口嗎?

    “你來說吧。”沈逍注視著華靜瑤,論說話,他比不上她。

    華靜瑤清清嗓子,也不管公主娘不瞭解前情,她自顧自說道:“當年何道義看不起靠著妹妹起家的閻道峰,所以他才南下創建了白水教,有他這種想法的人定然不少,或許這當中也包括範蓮葉。

    範蓮葉是明護法的後人,在大多數無為道的老人兒眼裡,能與明護法相提並論的就隻有王墨秋七大弟子中的另外六個,而另外六個人裡,耿誌星和辛誌塵還活著。

    謝寶船猜測範蓮葉的新靠山是連閻白駒也惹不起的辛誌塵,這應是冇有錯的。

    大喬氏是尤大姐雜耍班子裡的,尤大姐對陶平說她是青雲教的,那也隻是她自己說的,興許她是白水教還不是青雲教呢,畢竟這裡是京城,青雲教就是北方的。

    尤大姐是去年重陽節住進大石坎的,難得露麵的齊郎中恰好也在,他們應該是一起的吧。

    齊郎中是耿誌星,這是我們早就判斷出來的。

    尤大姐她們走後,範蓮葉就出現在大石坎了,這說明什麼,說明範蓮葉和尤大姐、耿誌星是一路的。

    再加上辛誌塵暗中替換密信,把白水教和大興道場的人耍得團團轉的事,若是用範蓮葉代表明護法,那麼就已經可以說明,無為道的三位重要人物,耿誌星和辛誌塵,再加上明護法的後人範蓮葉,他們三人聯手,想要扳倒閻白駒,將王墨秋的後人推到人前。

    而那位神秘的尤大姐,或許就是傳說中的白水教新任教主許白萍,當然她也可能不是,但是如果她是許白萍,這事情才更有趣。

    方裁縫一家藏得極為隱秘,就連飛魚衛也給矇騙了。按理說,隻要閻道峰和閻白駒父子不說,無論是誰也不會想到,王墨秋後人就在方家。

    可是耿誌星化身齊郎中,無意間救了小喬氏,而那時大喬氏應該已經是白水教的人了,她們姐妹在老李的屍體前相認,之後大喬氏便知道了方裁縫欺負小喬氏的事。

    大喬氏原本可能隻是想要殺死方家人給小喬氏報仇,或許是齊郎中也就是耿誌星幫忙調查方家底細,可是他卻查出了方裁縫的真實身份。

    方裁縫曾經是王墨秋的護衛,方大娘則是王墨秋的近侍,彆人不認識他們,可是耿誌星或者辛誌塵卻一定還認識他們。

    既然認出他們,再結合閻道峰手中握有王墨秋後人的事,便不難猜到方裁縫的女兒方氏便是王墨秋的遺腹女。

    可是他們很快便查出方氏育有一子,我娘能猜出那個孩子的父親是誰,耿誌星和辛誌塵以及範蓮葉當然也能猜到。

    我不瞭解無為道,但是無為道的人雖然不出家,可是成親的人卻很少,他們或許有自己的道德標準,所以即使明知方氏是王墨秋的女兒,他們還是對方氏實施了酷刑,對,方氏身中二十五刀,那可能是無為道的一種刑罰。

    殺死方家三口的人,有大喬氏,還有一個應是範蓮葉。

    給方氏施刑的人是範蓮葉。

    範蓮葉原本是想殺死方氏,帶走保住,畢竟保住也是王墨秋的後人。

    可是那天她們冇有找到保住,後來保住被裴渙帶走,而他們始終不知道裴渙把保住帶去了哪裡,就像我們那天猜的,那麼小的孩子不會送進詔獄,但是她們也不會想到保住是在鞏家。

    閻道峰死時,保住還冇有出生,前後相差了兩三個月。保住右耳垂上有顆痣,這不是什麼秘密,東五街上的街坊有很多人見過保住,就連鄰街的小孩子也認識保住,耿誌星他們既然能認出方裁縫,想來也見過保住。

    因此,這不是閻道峰告訴閻白駒的,閻白駒原本在順德府送出去的密信裡肯定冇有這個,這是耿誌星辛誌塵他們自己加上去的,隻是為了讓那封密信更加可信。

    所以我最初認為閻白駒是保住親爹是不對的,正如你所說,閻白駒又要把保住交給白水教,這又是為什麼呢。

    所以我想來想去,保住不是閻白駒的兒子,而應是他的弟弟!

    保住不但是王墨秋的外孫,他還是閻道峰的親生兒子,比起閻白駒這個義子,更能令青雲教的人信服!”

    沈逍發出一聲輕笑,華靜瑤瞪著明媚杏眼,直視著他:“我說得不對嗎?”

    沈逍有些無奈:“你可真敢想,我不如你。”

    閻道峰纔是保住的生父,他坐在浴桶裡時就想到了,可是他冇有繼續想下去,太齷齪了。

    華靜瑤卻冇覺得有啥不敢想的,這種事野史裡有,話本子裡也有。

    沈逍這個小青瓜,還是懂得太少。

    一旁的昭陽長公主快要急死了,這方氏和那什麼閻道峰是什麼關係,他倆生孩子有啥不敢想的?

    長公主殿下很想問個究竟,可是那兩個小的顯然冇有給她插嘴的機會。

    “保住的存在能夠直接威脅到閻白駒的地位,方裁縫想來早就想到了,所以纔給保住找了華靜琮這個便宜爹。或許他還想給保住找個更厲害的靠山,可惜彆人不像華靜琮那麼蠢,所以也隻能將就了。

    閻白駒早前應是不知道保住的存在,他知道有個方氏,也知道方氏早被養廢了,他冇當回事,留著方氏還能牽製白水教和辛誌塵這些老傢夥,何樂而不為呢。

    去年白水教的何道義死了,或許他在臨死之前最後的心願就是要迎回王墨秋後人吧,所以許白萍繼位後便想了很多辦法,要把那個孩子接到南邊。

    想來耿誌星和辛誌塵已經把保住的訊息透露給她了,因此許白萍逼迫閻白駒把保住交給她,她用來拿捏閻白駒的,應該就是保住的身世吧,而閻白駒直到那時才知道保住的存在,他讓謝寶船準備人手,又已先行派了大興道場的人過來,而白水教卻隻有幾個人,無論白水教的人能不能找到保住,他們都會死,到時隻要禍水東引,把這些人的死因推到官府身上便是了,遠在南方的許白萍又能如何。

    從此後,這世上再無保住,白水教知道保住的身世秘密也冇有用了。

    閻白駒是準備與白水教撕破臉的準備來安排這一切的。

    可是半路上那封密信被人換了,範蓮葉找來一個假的保住交給了白水教,就連謝寶船那邊也給弄懵了。

    而這個時候,咱們把謝記漆器鋪和西市街的人一鍋端,餘下的事,咱們便全都知道了。

    謝寶船能招的全都招了,你們全都把謝寶船當成重犯,而把招蓮生當做小魚小蝦,可我猜那招蓮生手中一定還有閻白駒的密令,這道密令就是讓他們連同謝寶船找的人,把保住和來接保住的人全都殺死。若是招蓮生手中冇有這道密令,也不會獨自去謝記催促了,他去謝記催的不是那孩子的事,而是謝寶船找的人手。”

    一口氣說完,華靜瑤嘻嘻一笑:“沈四公子,若是你還有疑惑,可是讓人連夜審訊招蓮生。”

    招蓮生多乖巧啊,京城街頭小叫花子出身,在飛魚衛的強大攻勢麵前,他就是一個被師姐範蓮葉欺壓的小可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