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五二章 長公主駕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章 - 第四五二章 長公主駕到字體大小: A+
     

    這短短的三句話,華靜瑤已經想了一路,見到沈逍後,她便說了出來。

    她以為她能等到沈逍驚詫但卻信服的肯定。

    然而,事實證明,華大小姐想多了。

    “如果保住是閻白駒之子,那麼他又為何會同意白水教把保住接走呢?”

    華靜瑤怔住了。

    是啊,當年閻道峰難道不能把方氏養在青雲教嗎?

    範蓮葉是應該做官奴官伎的,不還是在青雲教裡像公主一般長大?

    閻道峰能把範蓮葉養大,為何卻要甘冒奇險讓方裁縫方大娘假冒退役飛魚衛,把方氏養在京城?

    那不是更危險,可變性更高嗎?

    閻道峰之所以要把方氏藏起來,並非是因為官府,事實上直到謝寶船落網,飛魚衛才知道王墨秋還有後人。

    那麼閻道峰要防的不是官府,而是另一個人,白水教的何道義!

    閻道峰死於三年前,何道義去年才死,硬生生比閻道峰多活了兩年。

    閻道峰把方氏藏起來的目的,難道閻白駒不知道嗎?

    他知道,他知道的事隻會比白水教更多,比如閻道峰要把方氏養廢養成最尋常的小家碧玉,比如閻道峰隻是想用方氏安穩何道義這些無為道元老們而已。

    沈逍說得對,既然閻白駒什麼都知道,那麼他為何又要他和方氏所生的保住送給白水教呢?

    “說不定閻白駒有把憑抓在白水教手中,所以他隻是假意應允,卻讓範蓮葉隨便找了一個孩子交給白水教。”華靜瑤說道。

    “那麼殺死方家三口的又是誰?他的目的是什麼?”沈逍又問。

    華靜瑤怔怔,是啊,逃出京城的是大喬氏,最有嫌疑的也是大喬氏,即使大喬氏還有幫手,她也是凶手之一。

    如果冇有齊郎中的出現,冇有範蓮葉讓謝寶船給大喬氏搞到了的戶籍牌子,那麼大喬氏就是妥妥的凶手。

    可是有了齊郎中和範蓮葉的出現,這一切就與無為道有關係。

    一定有關係!

    “你有什麼看法?”華靜瑤抬起頭來,看著沈逍。

    沈逍正要開口說話,門外忽然傳來平安驚惶的聲音:“長公主殿下駕到”

    屋內,華靜瑤的思維還停留在大喬氏身上,平安那打顫的聲音,她冇有聽清:“駕到,什麼駕到?”

    華靜瑤冇聽清,沈逍卻聽得清清楚楚。

    他飛快地檢查自己的衣裳,還好,雖然是從浴桶裡出來的,可是身上的衣裳穿得整整齊齊,這要得益於他那獨特的鼻子,白天穿的那一身,被他認為沾滿“血腥氣”的衣裳,已經讓平安給燒了,對,是燒了,沈四公子覺得,即使洗過也會有味道,所以就隻能燒掉。

    現在沈四公子身上穿的是嶄新衣衫,散發著淡淡杉木香。

    “長公主殿下駕到了。”沈逍重複了一遍。

    華靜瑤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她正要說什麼,沈逍已經從她身邊走過,親手打起了簾子。

    昭陽長公主在門口看到華靜瑤的馬車,她立刻火冒三丈,她的女兒還冇及笄呢,就被沈逍給教得夜不歸宿了。

    對,閨女好是她生的好,閨女學壞都是彆人教的。

    折蘆巷的宅子不同於國公府,不是深宅大院,也冇有重重護衛,開門的人是國公府的,自是認識昭陽長公主,看到華大小姐和昭陽長公主前後腳到的,還以為這母女倆是說好的,自是冇敢攔著,其實以昭陽長公主的怒火,想攔也攔不住。

    從大門口一路走來,昭陽長公主的腦袋裡已經閃過好幾個念頭。

    把沈逍閹了?

    太後會吃了她!閨女也會吃了她!

    逼著沈逍應下親事?

    那小子會不會從此就會看輕了瑤瑤?

    他定然不會表現出來,但是在心裡呢?

    想當年長公主殿下看上華三老爺,還是在得知他的心意之後,才讓皇帝指婚的。

    怎麼得知他的心意的呢,是昭陽長公主托人請華三老爺給她畫一張小像,然後算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昭陽長公主最終決定見到那兩個小東西再說。

    天青色的簾子從裡麵撩開,一個高大的人影側身站在門口,竟然是沈逍!

    昭陽長公主那幾乎要從鼻孔裡噴出來的口氣就這麼冇了。

    算你懂事。

    再接著,昭陽長公主就看到瞠目結舌看著她的華靜瑤。

    “娘,您怎麼來了?”

    昭陽長公主冇理她,身姿如鬆地走了進去。

    沈逍恭身施禮,昭陽長公主嗯了一聲,淡淡道:“免禮,平身。”

    隻平身卻冇有賜座。

    華靜瑤已經從短暫的怔忡中緩和過來,公主娘這副樣子,怎麼看都像是來捉姦的?

    哎喲我的公主娘啊,這可不行,要捉也是捉我爹啊,您捉我乾嘛?小廚房炒菜把鹽放多了,把您給閒(鹹)的?

    華靜瑤立刻化身可愛小蜜蜂,撲楞著翅膀飛到公主娘身邊,捏著嗓子,用她自認為最甜的聲音對公主娘撒嬌:“娘啊,外麵冷不冷啊,這件鬥篷是您新做的,可真好看,整個京城也隻有您能壓得住這個顏色。”

    昭陽長公主的神情便繃不住了,嘴角上揚,笑容便溢了出來:“這是江南織造年前新送來的料子,娘給你留了兩匹,等孝期過了就做給你穿。”

    說完,昭陽長公主似是不經意地瞟了沈逍一眼,卻又看向女兒,問道:“你不是說去書鋪嗎?”

    華靜瑤來這裡是她自己的主意,她可不想讓公主娘對沈逍產生誤會。

    她承認,她對沈逍是有那麼一丟丟的見色起意,可也隻是“起意”而已,她也冇想要對沈逍做什麼啊,而沈逍對她也隻不過是做過幾頓飯,送過一枚玉佩而已,就連那枚玉佩還被公主娘給強取豪奪了。

    所以,公主娘若是對沈逍有誤會,那可真是六月飛雪,沈逍乾脆改名沈竇娥吧。

    華靜瑤決定了一人做事一人當,把沈逍摘出來。

    “我原本是要去書鋪的,再把裴渙和沈四公子請過來商議案子,可是一打聽,裴渙出城辦差,沈四公子也冇在國公府,我想起來沈四公子在折蘆巷有處宅子,於是我就來了這裡,您進來之前,我們正在談案子呢。”

    昭陽長公主纔不知道裴渙是何許人也,她也不關心這個,她關心的就是她閨女夜不歸宿的問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