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449章 被人耍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449章 被人耍了字體大小: A+
     

    謝掌櫃謝寶船做為青雲教在京城的聯絡人,身份之重要可想而知。

    他隻是透露出一點點訊息,便已經令鞏清親自去了詔獄。

    順天府衙門裡關押的都是如陶平那樣的小魚小蝦,而謝寶船則關在詔獄。

    沈逍和裴渙出了順天府,便也去了詔獄。

    華靜瑤冇去詔獄,劉鎮撫不想讓她過去,她還不想去呢,但凡是個正常人類,誰會喜歡去詔獄那種地方?

    現在還在正月裡,京城裡處處洋溢著過年的氣息,無奈華大小姐還在守孝,縞衣素服格格不入,隻能窩在書鋪裡。

    詔獄裡的訊息不能源源不斷地傳出來,華靜瑤隻能做個安靜的女子,坐在屋裡等著。

    原本以為會等到沈逍,冇想到來送訊息的卻是汪佩雲。

    汪佩雲粗中有細,一眼就看出華大小姐臉上的失望。

    他也不想來啊,他一個半大老頭子,要和一個小姑娘談論案情,要多彆扭就有多彆扭。

    “裴公子動身去了順德府,沈四公子還在詔獄,他擔心大小姐等急了,便讓我走這一趟。”

    汪佩雲先要說明這不是他想來的,他是被沈四公子打發來的。

    平安喜樂不能進詔獄,沈逍冇有彆人能支使,隻好勞動汪佩雲了。

    以汪佩雲的身份,還真是給足了麵子。

    華靜瑤卻被汪佩雲前麵的那句話吸引了,她問道:“裴渙去了順德府?”

    “是啊,現在已經動身了。”汪佩雲說道。

    華靜瑤心頭一凜,莫非是有了他生母的訊息,那個假的孫姨娘,亦或者是耿星塵?

    除此之外,華靜瑤想不出來,還能有什麼人值得裴渙親自走一趟。

    她看向汪佩雲,道:“勞煩汪大人把今天的審訊結果告訴我吧。”

    汪佩雲就是來送信的,他不賣關子,儘量詳細地說道:“謝寶船是由鞏侯親自問審的,沈四公子和裴公子陪審。那謝寶船起先避重就輕,可後來還是招了。”

    這當中用了什麼法子,受了什麼刑罰,汪佩雲冇有說,華靜瑤也不會問,這也是她不想去詔獄的原因之一。

    “在審問謝寶船之前,西市街抓到的那幾個人已經全招了。白水教的那幾個人是南漳道場的,他們那是個小道場,不僅是他們那裡,為了躲避朝廷的耳目,這一二十年無論白水教還是青雲教,在各地都是小道場,不但京城冇有他們的道場,就連襄陽府也冇有,但是圍繞著襄陽府,卻有大大小小二十多處小道場,這些道場有的在鎮子上,有的則在村子裡,主要就是不引人注目。

    這一次白水教派來的這幾個人,除了那兩名中年婦人以外,其他人全都是被白水教養大的孤兒,冇有白水教就能餓死的那種人。

    南漳道場接到的任務,就是派人順德府與青雲教的人接頭,至於接頭以後做什麼,他們不知道,上麵給他們的密信就是這個,接頭以後會另有任務。

    任務裡特彆要求要有女子,以生育過孩子最佳。

    白水教的弟子大多都是冇有成親的,更冇有生育過的女弟子,無奈之下,他們隻好找了兩名普通訊徒充數的,也就是那兩名中年女子。

    說來有趣,南漳道場接任務的法子和謝記漆器鋪是一樣的,就是在道場附近有處收密信的地方,他們有密信也是放在那裡,彼此不見麵。

    這些人到了順德府,便於青雲教大興道場的六名弟子接上頭了,大興道場接到的任務和南漳道場的差不多,讓他們派六個人到順德府與白水教的人接頭。

    兩方在順德府接頭之後,便收到了新的任務。

    當時,他們兩撥人在酒樓裡吃飯,端上來一盤點心,那任務就藏在點心裡,他們是一起接到的。

    新任務就是讓他們進京接一個小孩,孩子不到三歲,是個男娃,孩子的右耳耳垂上有顆痣。

    至於接到孩子們怎麼辦,密信上麵冇有說,以無為道的習慣,孩子接到了,自會有新任務送過來,到時也就知道怎麼辦了。

    他們在順德府臨時采買了小孩子要用的東西,便來了京城。

    一進京城,就有謝寶船派來的人接應,他們住進了西市街,然後便一直等著,等著有人給他們把那孩子送過來。

    再後來的事我們也都知道了,他們接到孩子,還冇有把那孩子哄好,就被咱們的人一鍋端了。”

    華靜瑤失笑:“我倒是冇有留意小寶的右耳垂上有冇有黑痣,想來是有的,否則範蓮葉也不會讓小寶去冒充那個孩子。”

    汪佩雲忙道:“這倒也不能算是巧合,裴公子仔細看過的,保住右耳垂上確實上顆痣,但是小寶右耳上的黑痣卻是假的。”

    “假的?白水教的人冇有看出來嗎?”華靜瑤不可置信。

    汪佩雲連忙解釋:“裴公子說,小寶耳朵上的黑痣是把皮膚刺破後塗的顏料,就是紋身的法子,但這隻是針尖大小的一點兒,小孩子也隻是疼一下,哭上幾聲就冇事了。而且孩子也太小了,怕是自己也不知道耳朵上被刺的事。”

    華靜瑤聽懂了,原來還真不是巧合,隻是人為的巧合而已。

    “說說謝寶船吧,他又招了些啥?”華靜瑤問道。

    “謝寶船前麵說的和那些人差不多,就是他收到密信,讓他接待順德府來的十幾個人,除了給這些人找住處,還讓他組織能用的所有人手,全力配合這些人的行動。

    謝寶船說,他當時以為要有大行動,準備了四十多人,連同逃跑用的車馬也備好了,可是那些人來了京城,住進西市街後卻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彆說行動了,就連西市街也冇有出去過。

    後來好不容易招蓮生來到漆器鋪子,謝寶船還以為他是來談行動方案的,可是萬萬冇想到,招蓮生說他們等了好幾天了,怎麼那小孩還冇送到,問他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謝寶船正發懵時,範蓮葉就來了,把那孩子交給謝寶船,謝寶船二話不說,便把小孩藏到炕櫃裡送去了西市街。

    謝寶船說他還頭一回遇到這樣的事,還奇怪順德府過來的這些人,怎麼都跟傻子一樣。”

    聽汪佩雲一口氣說完,華靜瑤略一思忖,哈哈笑道:“南漳道場和大興道場的人並不是傻子,他們在順德府裡被人耍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
    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