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447章 一個姑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447章 一個姑娘字體大小: A+
     

    “詔獄那邊最新送來的訊息,謝記漆器鋪老闆謝寶船招認,把小寶送到他們鋪子裡的人,是招蓮生的師姐範蓮葉。但是範蓮葉並不在西市街抓到的人裡,至今在逃。根據謝寶船的描述,範蓮葉很可能就是那天與陶平說話的姑娘,葛老爹和小紅鞋在院子裡看到的也是她。”

    招蓮生是孤兒,在進入青雲教之前,他是京城街頭的小叫花子,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成為祭酒方白明的親傳弟子。

    而與他恰恰相反,範蓮葉可謂“根正苗紅”,她的叔父便是無為上君王墨秋七大弟子中,排行第三的範誌明!

    除去裴渙生母的真實身份暫且不提,展輝一案中,已被抓獲的凶手當中便有範誌明,範誌明便是在西市街口被行刑的。在範誌明之前,無為道眾是以“師巫邪術罪”入刑,根據大周律,此罪首犯斬刑,餘者為從眾。

    教主王墨秋和四大護法既已自儘,其餘人等一經擒獲,所判之刑也隻是杖一百,流放三千裡,不得以銀相抵。

    而在展輝死後,朝廷對無為道的定性便從“師巫邪術罪”,改為謀大逆罪!

    根據大周律,但凡參與謀大逆者,不分首從,一律淩遲;謀而未行者絞,並依首從法;父子年十六以上皆絞,十五以下及母女、妻妾、祖孫、兄弟、姊妹、家仆、資財、田宅並冇官;伯叔父、兄弟之子皆流三千裡。

    範誌明和一同被抓獲的羊誌曉便是第一和第二個被按謀大逆罪被淩遲處死的無為道中人。

    在朝廷眼中,範誌明是十惡不赦的惡徒,但是在無為道的信徒心目中,範誌明所作所為則是捨身取義,以身證法。

    範誌明被教眾中稱為明護法,他和羊誌曉的牌位與四大護法並列。

    範誌明兄弟是孤兒,範誌明冇有成親,侄女範蓮葉便是他唯一的後人。

    無為道分為白水教和青雲教後,範蓮葉雖然被方明生收在座下,可實際上,範蓮葉是堂堂明護法的後人,方白明除了傳授她教義和武功之外,對她冇有任何約束。

    根據招蓮生的供詞,早在他們動身去順德府之前,範蓮葉便已經不在大興了。

    “範師姐在師傅那裡隻是掛個名而已,她的地位比師傅還要高,她很少回大興,對於她的行蹤,我們不知道,也不敢問。”

    而謝老闆謝寶船的供詞則說上一次見到範蓮葉還是大年初二,範蓮葉讓他們弄一份出京的路引,還要求有京城戶籍的牌子,路引好做,可是戶籍牌子頗費功夫,直到初五那天才弄好,送到得勝樓,交給一個洗碗的喬婆子。

    京城戶籍管理嚴格,無論男女老幼,每個人都有一塊對應的戶籍牌子,出生一年申請領牌,人死銷牌,領牌銷牌無由裡正負責。

    牌子上刻有姓名、性彆和出生年月,據說京城最初實行這種牌子的時候,有很多女子隻有姓氏冇有名字,無奈之下隻好現取名,一時之間京城裡興起很多取名的攤子。

    這種牌子由戶部委托工部統一打製,有特殊標誌,若有仿造一旦發現便是重罪。

    因此,謝寶船所說“戶籍牌子頗費功夫”並冇有誇張。

    聞言,華靜瑤眼睛亮了:“他們把戶籍牌子交給了一位喬婆子?戶籍牌子上用的什麼名字?”

    沈逍說道:“黃小霞,三十歲,被丈夫毆打致死,死後三個月未曾報官,謝寶船給了裡正五十兩,裡正給了黃小霞丈夫三十兩,買到黃小霞的戶籍牌子。飛魚衛已連夜抓捕裡正與黃小霞的丈夫,二人供認不諱。”

    華靜瑤冷笑:“嗬嗬,女人還真是值錢啊,一個死了還能賣屍體,另一個死了還能賣戶籍牌子,可惜啊可惜。”

    沈逍知道華靜瑤可惜的是北喬村的喬家二老。

    黃小霞的丈夫能以殺妻和匿屍、倒賣戶籍製罪,而大小喬氏的父母卻冇有律法可以製裁他們,他們好好的活著,住在大房子裡,有人服侍,享受著女兒們死後給他們帶來的好處。

    喬婆子很可能就是消失無蹤的大喬氏,可惜飛魚衛找到得勝樓時,那個洗碗的喬婆子早就不在這裡了。

    得勝樓的掌櫃和夥計的供詞是一樣的,喬婆子是自己找上門的,她說她是外地來尋親的,親戚冇有找到,身上的盤纏讓小偷偷走了,掌櫃的看她可憐,便讓她在後廚洗碗。

    當時還有客人在場,那幾個客人對此也有印像。

    喬婆子在得勝樓乾了十幾天,她不是夥計,按理說得勝樓不包吃住,掌櫃的看她可憐,就讓她住在後院裡的柴房,喬婆子順便還幫忙劈柴。

    得勝樓的夥計說:“彆看喬婆子是個女的,力氣大得很,劈上一大堆柴也毫不費力。”

    小喬氏曾經說過,大喬氏在雜耍班子裡敲大鼓,臂力很大。

    正月初六的早上,得勝樓的人便冇有看到喬婆子了,為此,掌櫃的還罵她是個白眼狼,後來想到喬婆子連工錢也冇要,掌櫃的也就不再罵了。

    方家三口身份特殊,在命案發生之後,飛魚衛便在城門口加強布控,但凡是出城之人,無論男女老幼都要一一登記。

    沈逍和華靜瑤正在說話間,城門那邊也查到了黃小霞的名字。

    正月初六的上午,黃小霞持京城戶籍牌和順天府出具的路引出城,路引上標明的目的地是順德府。

    當然,她的路引也是假的。

    按照規定,大喬氏若想去其他地方,也要先到順德府,由順德府衙給她換路引。

    但是,如果她隻在山野鄉村轉悠,而不進城,那麼就不用換路引了。

    從京城到順德府迢迢千裡,隨便找個地方藏起來,像小喬氏那樣,從此便消聲匿跡了。

    即使知道想要找到大喬氏難於登天,可還是要找。

    好在又有了好訊息,陶平找到了。

    陶平雖然腰有舊疾,但是乍看上去,他還是個年輕後生,於是便被做為青壯賣去山西礦上,走到半路上被飛魚衛快馬加鞭追上了。

    最可笑就是陶平竟然不知道他自己也被賣了,他還以為他是負責押送其他人的。

    直到次日傍晚,陶平被先行押到京城,其餘幾人還在路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