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四四章 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四四章 孩子字體大小: A+
     

    不抓不代表冇有監視,鞏清那裡有本名冊,青雲教和白水教各個道場的負責人,都是在那上麵掛著號的。

    至於青雲教和白水教裡有冇有飛魚衛的細作,這就是不能問也不可說的了。

    若是冇有,白水教北上的訊息為何這麼快就傳到了飛魚衛耳中?

    可是這個忽然冒出來的謝記漆器鋪,顯然不在那本名冊之上。

    這些人新近才搬進西市街,置辦傢什很正常,若不是飛魚衛早就盯著,左鄰右舍也不會懷疑什麼。

    可是他們真的隻是要置辦傢什嗎?

    “炕櫃?”華靜瑤重複著這兩個字,起身站了起來。

    她走進了東次間,東次間是她在這裡臨時休息的地方,炕上便放著一隻紫檀炕櫃。

    這炕櫃是從長公主府搬過來的,做工精緻,上麵還雕了富貴牡丹。

    華靜瑤上了炕,伸手打開炕櫃,炕櫃裡放著乾淨被褥和枕頭。

    這炕櫃,若是藏個人進去呢?

    高個的可能不行,可若是個小孩子

    華靜瑤轉身回到堂屋,她看向裴渙,問道:“保住有多大個子?”

    裴渙怔了怔,隨手比劃:“這麼高吧。”

    沈逍則看向華靜瑤,問道:“你懷疑他們要帶走的孩子,此時已經在西市街了?”

    華靜瑤點點頭:“如果我冇有猜錯,孩子就是藏在炕櫃裡,被謝記漆器鋪的夥計抬進了西市街。”

    此話一出,幾個人全都默然了。

    從這些人的行為來看,白水教要接的一定是個孩子,而且是個很小的孩子,這是無疑的。

    但若是那孩子已經被送進西市街了,那麼也就說明,白水教要帶走的孩子並非是保住。

    他們之前所有的猜測全都錯了。

    白水教北上與他們現在正在查的案子冇有關係!

    華靜瑤的眉頭蹙得緊緊的,她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是她知道的,可是卻又想不起來。

    到底是什麼呢?

    她仔細搜尋著腦海中的記憶,這些日子以來發生了太多事。

    方家滅門,裴渙帶走保住,華靜琮成為疑犯,方裁縫和方大孃的身份暴光,石頭衚衕的裡正證詞引出老李和董祥,抓到毛貴兒,找到老李屍體,引出小喬氏,查出大喬氏未死,齊郎中浮出水麵,要查大喬氏去天橋,查到大石坎,大石坎全院的人失蹤,小紅鞋和她的丈夫和兒子

    等等,小紅鞋的兒子!

    華靜瑤眼睛亮了,為了證實自己冇有記錯,她問沈逍:“你還記得小紅鞋說她的兒子多大了嗎?”

    沈逍說道:“小紅鞋說他兒子到四月份才滿三歲,那麼現在是兩歲多。”

    兩歲多的男孩子!

    保住也是兩歲多,從調查的情況來看,保住和小紅鞋的兒子隻相差兩三個月。

    華靜瑤冇帶過小孩,她隻好求教四人當中年紀最大的汪佩雲:“兩歲零九個月的孩子和兩歲零七個月的孩子,個頭上有區彆嗎?”

    汪佩雲搖頭:“就差兩個月,能有多大的區彆,莫非你們懷疑,被送進西市街的孩子是那個什麼小紅鞋的兒子?”

    華靜瑤有些無奈:“飛魚衛查了兩三天,也冇有找到大石坎那些人的下落,那麼多人要出城肯定會引起旗手衛的注意,既然城門那裡冇有訊息,很可能他們還在京城,而如果白水教要帶走的孩子是保住,而保住又不知所蹤,他們會不會找個差不多的孩子來冒充呢?”

    為什麼要冒充?

    這是所有人,包括華靜瑤自己的疑問。

    華靜瑤想起了方氏臥房之中的那間密室,保住就在密室裡。

    那間密室一看就是保住常住的,保住平時就是在那密室裡。

    既然方家人已經給保住弄了個華家骨肉的身份,那宅子也是華靜琮掏錢置辦的,而華靜琮既冇娶妻也冇納妾,那麼方家人怕什麼,怕華家來人搶走保住,還是怕有人綁架保住找華家要贖銀?

    這好像都不可能。

    “唯一的可能就是保住的真實身份很特彆,特彆到方家人想儘辦法要把保住保護起來。”華靜瑤說道。

    華靜瑤冇有說出來的是,在她聽到石頭衚衕老裡正的證詞之後,曾經有那麼一陣子,她還懷疑過保住是方裁縫和方氏所生。

    可是現在她已經不再這樣想了。

    方氏若隻不是方大娘所生,這倒也說得過去,比如她的生母是個外室,再或者是方裁縫抱養的。

    但是方氏明明不是方大娘生的,方家卻還讓方大娘坐了個假月子,隱瞞下方氏生母血崩而亡的事實,這就很奇怪了。

    方氏的身世,很可能並不是大家眼中的這麼簡單。

    方氏的身份不簡單,保住的身份當然也不簡單。

    而華靜琮,就是個給人拿來擋槍的傻貨。

    傍晚時分,蘇州街上的謝記漆器鋪子裡忽然來了四位不速之客。

    他們是一位王大爺和他的三名隨從。

    這位王大爺很有氣派,說是要給女兒訂做嫁妝,要見謝記漆器鋪的掌櫃。

    很快,掌櫃就來了,是個身材瘦小的老頭兒。

    老頭自稱姓李,李掌櫃。

    王大爺擰著眉毛,那眉毛被他擰得一高一低,像兩條比賽誰能飛起來的毛毛蟲。

    “啥?你姓李?這不是叫謝記嗎?你怎麼姓李?”

    李掌櫃見的人多了,可像這樣長得人模狗樣可是卻冇文化的,還是頭回見到。

    李掌櫃忙道:“小姓李,隻是掌櫃,東家是姓謝。”

    “原本你隻是個乾活的啊,那叫你們東家來,我閨女要出嫁,我要給她十裡紅妝,要在你這鋪子裡打上幾十件物什,是大生意,你不行,你也談不下來。”王大爺晃著戴著大金溜子的手,像要把李掌櫃晃出去。

    跟著王大爺一起來的三個隨從也你一言我一語地喊開了。

    “你這是不把俺們大爺放在眼裡。”

    “就連俺們縣太爺見了俺們大爺也要稱兄道弟。”

    “俺們大爺的銀子那可海了去了,把你這鋪子全都買下來都行。”

    原本鋪子裡還有幾個客人,被這幾個大呼小叫的一鬨騰,便全都走了。

    誰知道這些是什麼人,萬一打起來打到自己怎麼辦。

    李掌櫃忙道:“東家冇在鋪子裡,鋪子裡的生意由小老兒全權做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