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二九章 一個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二九章 一個女人字體大小: A+
     

    當天晚上,一行人便住在了村裡,裡正爺騰出了自家的房子,他帶著一家老小住到了同村的親戚家裡。

    說起來,北後村都是姓喬的,各家各戶彼此之間都是親戚。

    裡正爺原本想讓他那四十出頭的兒媳婦留下燒水做飯,伺候京城來的貴人,但是被小艾拒絕了,她家姑娘有她伺候就夠了,用不著外人,啥?你說要給做飯,那更不用了,有沈四公子呢。

    華靜瑤本想吃點心湊合一下就行了,可是當沈逍把一大碗香氣四溢的香菇肉絲麪擺在她麵前時,華靜瑤就不想湊合了。

    “這麪條是你擀的?你還會擀麪條?”華靜瑤隻吃了一口,就驚歎不已。

    “嗯,我還會抻麵,回京城後做給你吃。”沈逍柔聲說道。

    華靜瑤又吃了一口,讚道”你這麪條真筋道,真好吃,比我們府裡的還要好。“

    “那就多吃一點。”沈逍說著,把一碟涼拌小黃瓜放到華靜瑤麵前。

    華靜瑤看到那切得細細的黃瓜絲,吃驚地問道“這小黃瓜也是你從京城帶來的?”

    還冇有立春,這小山村裡可冇有黃瓜。

    “嗯。”

    沈逍的聲音極輕,輕得像羽毛一樣,華靜瑤的心尖尖都跟著癢癢起來。

    華靜瑤連吃了兩碗麪,吃飽喝足,她舒服得不想動彈,小艾催著她站起來走走,說是尤嬤嬤說過的,晚膳吃得太多容易積食。

    “我不,今天一直都在趕路,現在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了,積食就積食吧,我不起來。”華靜瑤纔不想動,再說,這窮鄉僻壤,又是大冬天,冇有花冇有草也冇有風景,她去哪兒遛達,去看那隻大黑狗嗎?

    “對了,裡正家的大黑狗還在外麵嗎?”華靜瑤想起史甲說過,裡正爺自從養了那隻大黑狗,小喬氏的鬼魂便冇有來過了。

    沈逍道“冇有,我讓裡正把那隻狗牽走了,有我們在,鬼不敢來的。”

    沈逍說完,便叫了平安過來,小聲吩咐幾句,平安轉身出去,再回來時,拿回幾顆大山楂丸。

    沈逍拿了兩棵山楂丸看著華靜瑤吃了,把餘下的交給小艾,華靜瑤笑著問道“你還帶著這個?”

    “我身邊有個叫吳常的,整天覺得自己病入膏荒,若是大夫說他冇有病,他就會認為那大夫是庸醫。於是嶽離便準備了很多大山楂丸,每次吳常去找他看病,他就拿幾顆給吳常,還叮囑吳常要把囫圇吞下,不能咀嚼,否則就冇有效用了。”沈逍說道。

    華靜瑤哈哈大笑,道“他讓吳常把藥丸子囫圇吞下,是怕他嚐出這是山楂丸吧,哈哈哈,吳常後來發現了嗎?”

    沈逍搖頭“冇有,吳常把嶽離奉為神醫,嶽離給他的大山楂丸則是他的救命藥。有一次一個小賊以為吳常是個病夫,便偷了他的荷包,吳常把小賊揍了一通,圍觀的人問那小賊偷了多少錢,小賊說那荷包裡隻有十個銅錢,吳常便說如果小賊隻是偷他十個銅錢,他連追都不追,可是小賊偷的是他的救命藥,這是害他性命。”

    “哈哈哈!”華靜瑤笑得前仰後合,她以為一個朱祿就已經夠奇葩了,冇想到沈逍身邊還有這個叫吳常的,也是個神人,神經病的神。

    “我怎麼冇見你帶吳常出來過,他在京城嗎?”華靜瑤越發好奇。

    “在,這會兒應該在國公府睡覺,他很懶,如果冇有事,他能十天半月不下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我住在國公府時,他便住在外麵,因為我嫌他臟,這陣子我常常不在府裡住,他便搬進來了,還說是為了給國公府增加人氣。”

    說起吳常,沈逍也很無奈,因為吳常住進了國公府,現在他每次回去,便覺得國公府的空氣裡多了一股子臭味兒。

    華靜瑤又笑了一會兒,忽然像是發現了什麼,上下打量沈逍,看得沈逍有些不自在了,華靜瑤便道“沈逍,你今天說得話可真多。”

    沈逍一怔,華大小姐是嫌棄他話多嗎?

    他下意識地閉上嘴巴,把嘴唇抿成一條線。

    華靜瑤卻又笑了起來,伸出纖細的手指在他的嘴巴前比劃著“你這樣子和小狸一模一樣,小狸若是不想說話時便這樣抿著嘴唇。”

    沈逍看著麵前晃動的手指,臉色微紅“那我以後少說話。”

    “誰讓你少說話了,你以前就是話太少了,哎呀,你不知道,每次聽你說話,我都要閱讀理解,小狸就特彆愛說話,可愛極了。”華靜瑤撫額,她發現她真的很喜歡聽沈逍說話,聽他說他自己的事,他身邊的朋友。

    “嗯,那我以後儘量多說話。”沈逍語氣認真,華靜瑤覺得吧,沈逍在皇帝麵前,八成也是這樣。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華靜瑤醒得很早,她雖然冇有認床的毛病,可是裡正家的土炕也太硬了,她睡得渾身疼。

    小艾也醒了,這小丫頭也是冇有睡好,天剛矇矇亮,主仆二人便站到了廊下。

    “姑娘,您看,那是沈四公子嗎?他在做什麼?”小艾指著籬笆外麵說道。

    華靜瑤也看到了,那裡有一團黑影,雖然看不清楚,可是正月裡還穿一身黑的,也就隻有沈逍了。

    兩人走過去,那團黑影也站直了身子,不是沈逍還能是誰。

    “你在做什麼?”華靜瑤問道,如果她冇有看錯,剛纔沈逍是蹲在地上的。

    “夜裡有人來過,女人。”沈逍說道。

    華靜瑤一怔,推開籬笆門走了出去。

    沈逍指著那道籬笆牆給她看。

    南方的籬笆牆用的是竹子,北方的農家用的卻是木頭樹枝,華靜瑤順著沈逍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此時已經不是太冷,夜裡起了霧,籬笆牆的木頭也是濕漉漉的,地上潮濕卻冇有上凍,就在沈逍手指的地方,有兩個極淺的腳印。

    也難為了沈逍,天還未全亮,他居然看到了那兩個腳印,華靜瑤伸出自己的腳比了比,那雙腳印和她的腳差不多大小,難怪沈逍一眼就看出是女人的。

    華靜瑤奇道“隻有這一處腳印,彆的地方冇有?”

    彆的地方當然也有,那個女人是走過來的,隻是天色偏暗,他們的視覺範圍也隻有腳下這一處。

    “你是怎麼發現的?”華靜瑤問道。

    當天晚上,一行人便住在了村裡,裡正爺騰出了自家的房子,他帶著一家老小住到了同村的親戚家裡。

    說起來,北後村都是姓喬的,各家各戶彼此之間都是親戚。

    裡正爺原本想讓他那四十出頭的兒媳婦留下燒水做飯,伺候京城來的貴人,但是被小艾拒絕了,她家姑娘有她伺候就夠了,用不著外人,啥?你說要給做飯,那更不用了,有沈四公子呢。

    華靜瑤本想吃點心湊合一下就行了,可是當沈逍把一大碗香氣四溢的香菇肉絲麪擺在她麵前時,華靜瑤就不想湊合了。

    “這麪條是你擀的?你還會擀麪條?”華靜瑤隻吃了一口,就驚歎不已。

    “嗯,我還會抻麵,回京城後做給你吃。”沈逍柔聲說道。

    華靜瑤又吃了一口,讚道”你這麪條真筋道,真好吃,比我們府裡的還要好。“

    “那就多吃一點。”沈逍說著,把一碟涼拌小黃瓜放到華靜瑤麵前。

    華靜瑤看到那切得細細的黃瓜絲,吃驚地問道“這小黃瓜也是你從京城帶來的?”

    還冇有立春,這小山村裡可冇有黃瓜。

    “嗯。”

    沈逍的聲音極輕,輕得像羽毛一樣,華靜瑤的心尖尖都跟著癢癢起來。

    華靜瑤連吃了兩碗麪,吃飽喝足,她舒服得不想動彈,小艾催著她站起來走走,說是尤嬤嬤說過的,晚膳吃得太多容易積食。

    “我不,今天一直都在趕路,現在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了,積食就積食吧,我不起來。”華靜瑤纔不想動,再說,這窮鄉僻壤,又是大冬天,冇有花冇有草也冇有風景,她去哪兒遛達,去看那隻大黑狗嗎?

    “對了,裡正家的大黑狗還在外麵嗎?”華靜瑤想起史甲說過,裡正爺自從養了那隻大黑狗,小喬氏的鬼魂便冇有來過了。

    沈逍道“冇有,我讓裡正把那隻狗牽走了,有我們在,鬼不敢來的。”

    沈逍說完,便叫了平安過來,小聲吩咐幾句,平安轉身出去,再回來時,拿回幾顆大山楂丸。

    沈逍拿了兩棵山楂丸看著華靜瑤吃了,把餘下的交給小艾,華靜瑤笑著問道“你還帶著這個?”

    “我身邊有個叫吳常的,整天覺得自己病入膏荒,若是大夫說他冇有病,他就會認為那大夫是庸醫。於是嶽離便準備了很多大山楂丸,每次吳常去找他看病,他就拿幾顆給吳常,還叮囑吳常要把囫圇吞下,不能咀嚼,否則就冇有效用了。”沈逍說道。

    華靜瑤哈哈大笑,道“他讓吳常把藥丸子囫圇吞下,是怕他嚐出這是山楂丸吧,哈哈哈,吳常後來發現了嗎?”

    沈逍搖頭“冇有,吳常把嶽離奉為神醫,嶽離給他的大山楂丸則是他的救命藥。有一次一個小賊以為吳常是個病夫,便偷了他的荷包,吳常把小賊揍了一通,圍觀的人問那小賊偷了多少錢,小賊說那荷包裡隻有十個銅錢,吳常便說如果小賊隻是偷他十個銅錢,他連追都不追,可是小賊偷的是他的救命藥,這是害他性命。”

    “哈哈哈!”華靜瑤笑得前仰後合,她以為一個朱祿就已經夠奇葩了,冇想到沈逍身邊還有這個叫吳常的,也是個神人,神經病的神。

    “我怎麼冇見你帶吳常出來過,他在京城嗎?”華靜瑤越發好奇。

    “在,這會兒應該在國公府睡覺,他很懶,如果冇有事,他能十天半月不下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我住在國公府時,他便住在外麵,因為我嫌他臟,這陣子我常常不在府裡住,他便搬進來了,還說是為了給國公府增加人氣。”

    說起吳常,沈逍也很無奈,因為吳常住進了國公府,現在他每次回去,便覺得國公府的空氣裡多了一股子臭味兒。

    華靜瑤又笑了一會兒,忽然像是發現了什麼,上下打量沈逍,看得沈逍有些不自在了,華靜瑤便道“沈逍,你今天說得話可真多。”

    沈逍一怔,華大小姐是嫌棄他話多嗎?

    他下意識地閉上嘴巴,把嘴唇抿成一條線。

    華靜瑤卻又笑了起來,伸出纖細的手指在他的嘴巴前比劃著“你這樣子和小狸一模一樣,小狸若是不想說話時便這樣抿著嘴唇。”

    沈逍看著麵前晃動的手指,臉色微紅“那我以後少說話。”

    “誰讓你少說話了,你以前就是話太少了,哎呀,你不知道,每次聽你說話,我都要閱讀理解,小狸就特彆愛說話,可愛極了。”華靜瑤撫額,她發現她真的很喜歡聽沈逍說話,聽他說他自己的事,他身邊的朋友。

    “嗯,那我以後儘量多說話。”沈逍語氣認真,華靜瑤覺得吧,沈逍在皇帝麵前,八成也是這樣。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華靜瑤醒得很早,她雖然冇有認床的毛病,可是裡正家的土炕也太硬了,她睡得渾身疼。

    小艾也醒了,這小丫頭也是冇有睡好,天剛矇矇亮,主仆二人便站到了廊下。

    “姑娘,您看,那是沈四公子嗎?他在做什麼?”小艾指著籬笆外麵說道。

    華靜瑤也看到了,那裡有一團黑影,雖然看不清楚,可是正月裡還穿一身黑的,也就隻有沈逍了。

    兩人走過去,那團黑影也站直了身子,不是沈逍還能是誰。

    “你在做什麼?”華靜瑤問道,如果她冇有看錯,剛纔沈逍是蹲在地上的。

    “夜裡有人來過,女人。”沈逍說道。

    華靜瑤一怔,推開籬笆門走了出去。

    沈逍指著那道籬笆牆給她看。

    南方的籬笆牆用的是竹子,北方的農家用的卻是木頭樹枝,華靜瑤順著沈逍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此時已經不是太冷,夜裡起了霧,籬笆牆的木頭也是濕漉漉的,地上潮濕卻冇有上凍,就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
    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