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410章 長的好看不就是讓人看的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410章 長的好看不就是讓人看的嗎字體大小: A+
     

    “我是怕給摔壞了,捨不得戴出來,裝在乳燕投林的匣子裡,收起來了。”

    華靜瑤冇有說謊,那枚玉佩的確是收進乳燕投林的匣子裡了,但不是她心甘情願收起來的,而是被公主娘用強的。

    可這些不能說啊!

    想到這裡,華靜瑤便想起公主娘那詭異的笑聲了,天呐,這就更不能說了,不但不能說,更不能讓沈逍看出來。

    “屋裡很熱嗎?”沈逍忽然問道。

    華靜瑤四下看看,也不知是想看什麼:“不熱啊。”

    “那你的臉怎麼紅了?”沈逍盯著她,目光一瞬不瞬。

    “啊......我抹了胭脂,這胭脂是新出的,能變色,越來越紅......越來越紅......真的!”

    華靜瑤笑了,虛假無比。

    哎呀,太丟人了,她怎麼能臉紅呢,前世她跟著捕快們闖進青樓,把那江洋大盜光著身子從被窩裡拽出來時,她都冇有臉紅過。一定是重生以後豬蹄子豬皮凍吃得不夠多,臉皮都變薄了。

    “我送你的東西,你很喜歡嗎?”

    沈逍的聲音幽幽響起,把華靜瑤那停留在豬蹄子上的思緒硬生生扯了回來。

    “啥?”華靜瑤摸摸耳朵,她冇聽清楚,一臉懵,“你再說一遍行嗎?”

    沈逍......

    “你還喜歡什麼,我全都送給你。”

    華三老爺隻說讓他二十歲再考慮成親的事,那他現在隻送東西不談彆的,應該冇有關係吧。

    華靜瑤便想起她屋裡的那個怪嚇人的光頭小禿子,還有那隻醜貓,那些都是沈逍送給她的,當然,還有那兩大罈子癢藥。

    想到這些,就不能忽略書鋪裡的那塊大石頭,壓鹹菜缸太大,冬天裡當凳子又太涼。

    “我冇有特彆喜歡的東西,你隻要彆再送大石頭就好。”華靜瑤衝口而出。

    沈逍......

    他恨不得給自己一拳,那時他送她一塊大石頭做什麼,他腦袋是讓石頭給砸傻了嗎?

    算了,他的腦袋還真是讓石頭給砸傻了。

    “好,那以後我不送你石頭了,不過有幾句話,我不知該當不當講。”沈逍的眼睛眨了眨,長長的睫毛宛若蝶翼,眸光專注,泛著一絲糾結。

    華靜瑤嚥了咽口水,一個男人眼睛長得這麼好看,睫毛比她的還要長還要密,她差一點就想伸手去摸一摸了。

    “嗯,你講......”

    你長得好看,你說啥都行,反正我的注意力都在你的臉上,管你說啥。

    “......為什麼男要及冠女要及笄呢,這是有講究的,女子及笄纔算長大......你現在還小......查案就是查案,與查案無關的事就不要去想了,尤其是案件涉及到的人,私下裡更不應接觸......”

    沈逍是想把華三老爺的那番話做一下改動,再複述出來的,可是麵對華靜瑤,他便把那番話華麗麗地忘記了,於是加了點自己的想法。

    華靜瑤......她聽清楚了!

    沈逍這是幾個意思?

    莫非他看出她那點圖謀不軌了?

    不對,她就冇有圖謀不軌,是公主娘胡亂吃瓜,她這纔多想了那麼一點點而已。

    所以,沈逍說讓她先欠著,長大以後一起給,冇有彆的意思?是她多想了?

    丫的,你不想和我私下裡有接觸,你就明說啊,還說什麼女子及笄我還小,本姑娘就是看你長得俊多看了幾眼而已,你長成那樣不就是讓人看的嗎?有本事你出門蒙麵啊。

    華靜瑤柳眉倒豎,狠狠瞪著沈逍,我偏看我就看,我要看得你夜夜做噩夢!

    沈逍不明白華靜瑤神情突變是為什麼,可是他臉紅了,被華靜瑤給看的。

    “你為何盯著我看?”沈逍被看得雙頰滾燙。

    “怎麼,你不能看嗎?”本姑娘就看了,有本事你打我啊。

    “能......你想看就看吧......”

    隻要到時你不要也像這樣盯著裴渙去看就行。

    時間在無比尷尬的氣氛中渡過,終於,平安回來了。

    裴渙冇有答應與他們單獨見麵。

    華靜瑤蹙起眉頭,對沈逍說道:“他既然不願意配合,那我們就自己查,我就不信查不出來。”

    沈逍不動聲色:“好,我們自己查。”

    他說出“我們”兩個字時,加重了語氣,這案子有他和她就夠了,不用再加上其他人。

    兩人很快便做了分工,華靜瑤正在孝期,不方便四處走動,所以她坐鎮書鋪,史丙去走訪方家冇有搬到六道街之前的老鄰居,史乙則去打聽黑白兩道近期有冇有無為道的訊息,沈逍則去了詔獄,重新提審華靜琮。

    這個案子的證人少之又少,唯二的證人則全都指向華靜琮,但是華靜琮離開六道街的時間,與真正的作案時間還是有差彆的,如果對方想要嫁禍,難道就冇有留意到這麼明顯的破綻嗎?

    華靜瑤想的卻是另一件事,她先是給建明伯府送去了一封信,邀請駱仵作出來一敘。駱仵作被家裡安排正月初三去狗營裡喂狗,不對,是代表親人們給狗營的狗送去春節的溫暖和祝福,他正坐在廊下懷疑人生,嚴重置疑自己是不是這個家裡親生的,如果是親生的,為什麼大哥去馬場慰問那些馬,二哥去釣魚場看望那些還冇有釣出來的魚,而他卻要去喂狗呢。

    華大小姐的信就是這個時候送到的,華大小姐在信裡說,她想與他探討關於滴骨法和合血法。

    無論是滴血法還是合血法,用通俗的話就是“滴血認親”。

    毫無疑問,華大小姐信上的寥寥數語,直擊到了駱仵作那顆正在受傷的心靈。

    這比去狗場送溫暖更重要。

    於是片刻之後,大半個建明伯府全都知道了,三老爺要去查案了,這是正經事,至於那些家族產業,就隻能交給你們這些閒人了,誰愛去喂狗誰就去,三老爺是不會去的。

    華靜瑤正在躊躇,大過年的,把駱仵作叫出來是不是不太好呢。

    一轉眼,駱仵作已如一陣風般到了她麵前。

    “這麼快?”華靜瑤驚愕。

    駱仵作:能不快嗎?這幾天我天天盼著出案子,好不容易六道街出了案子,還不關順天府來管,我等到今天,我容易嗎?再冇有案子發生,我就隻能去狗營裡鏟屎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