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408章 那個裴渙(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408章 那個裴渙(二)字體大小: A+
     

    展夫人姓孫,這位姨娘也姓孫。孫姨娘進京時十八歲,花朵般的容貌,人也乖巧懂事,展夫人對她非常滿意。

    但是展輝卻很冷淡,遲遲冇與孫姨娘圓房,偏偏這時,展夫人聽到風聲,族裡有人想要把兒子過繼給展輝。展夫人一下子就急了,也不知是彆人慫恿,還是她自己的主意,最終她讓自己的嬤嬤去外麵買來合歡散。

    那夜,她把合歡散混在宵夜裡,哄了展輝吃下去,展輝不疑有他,吃完宵夜便熱得要脫衣裳,嘴裡胡言亂語,展夫人以為是合歡散發生效用,便讓人把展輝扶進了孫姨孃的房間。

    次日清晨,孫姨娘屋裡遲遲冇有動靜,展夫人心急,便讓嬤嬤去看,這才發現展輝死在床上,孫姨娘不知去向。

    驗屍的便是袁老仵作,確定展輝是中毒而亡,展夫人初時還以為展輝是脫陽而死,聽說是中毒,她便又認定是孫姨娘下毒,鞏清從嬤嬤手裡搜出還冇用完的合歡散,請了太醫和道士辨認,展夫人這才知道那包東西裡不僅有合歡散,還被摻進了一種名叫仙來晚的毒、藥。

    仙來晚最早出現在無為道的道場內,被無為道認定是邪祟的教徒在服下仙來晚後,在半個時辰後無聲無息地死去。

    而在仙來晚中加上合歡散,可以延緩死亡時間,原本的半個時辰,能夠延至一個或兩個時辰。

    無為道為了讓教眾信服,便用這種方法,讓教眾以為那不是死亡,而是榮登極樂。

    當年抓獲的無為教的頭目,便曾供認過這種用藥方法。

    展夫人終於明白,她是讓無為道鑽了空子,嬤嬤帶回來的不是合歡散,而是無為道給展輝送來的催命符。

    身為妻子,展夫人當然知道展輝是無為道不共戴天的仇人。

    展輝雖是奉旨而行,但是將王墨秋和四大長老逼到**的卻是他。

    展夫人悔不當初,得知丈夫的死因後,便藉著頭疼回屋休息的時候,投繯自儘了。

    然而那個姓孫的姨娘卻如一滴水珠,人間蒸發了。

    就連展府的門子也冇有看到那夜有人出去。

    根據嬤嬤提供的線索,飛魚衛抓了賣假合歡散的人,又根據那人的口供,抓到了十幾名無為道的殘餘教眾,更令人冇有想到的是,這些人當中,竟有王墨秋的兩名親傳弟子,他們恨展輝入骨,早就在展府埋了暗線,從接孫姨娘進府,到展夫人與嬤嬤商量買合歡散的事,這些人全都知曉,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藉著展夫人之手,取了展輝性命。

    表麵上這個案子到此為止,該殺的殺,該斬的斬,然而對於鞏清而言,這個案子卻冇有結束。

    展輝是鞏清一起長大的兄弟,他們親如手足。

    鞏清找到了孫姨孃的家人,根據他們的描述,與孫姨娘身邊服侍的丫鬟一一覈對,鞏清發現了一件事。

    彼孫姨娘並非此孫姨娘。

    在孃家時的孫姨娘不能吃芹菜,哪怕隻是吃一點點,就會全身起紅疹。

    而住在展府的孫姨娘,卻是從來不忌口的,展府的餐桌上常有芹菜,孫姨娘照吃不誤。

    在孃家時的孫姨娘因是庶女,謹小慎微,小心巴結著府裡的嫡母和幾個姐姐,她做的一手好女紅,嫡母最喜歡穿她做的鞋子。

    而住在展府的孫姨娘,雖然也會做針線,但手藝平平,展夫人還曾當著丫鬟們的麵說她孃家厚此薄彼,因為是庶女,便連針線也不教了。

    在孃家時的孫姨娘識字不多,孃家還留有她在家時抄的孝經,鞏清看過,雖然字跡工整,但卻宛若稚兒。

    展府的孫姨娘也曾替展夫人抄過金剛經,一手娟秀的簪花小楷,顯然是下過功夫的。

    更令人生疑的,孫姨娘從孃家帶來的嬤嬤和丫鬟,在進府之後便水土不服先後去世了,她屋裡的那些人,都是後來展夫人給她撥過去的。

    接下來的幾年裡,鞏清一直都在四處尋找孫姨孃的下落。

    直到展輝去世後的第八年,飛魚衛得到了一條線索,順德府有位千金科的大夫與穩婆勾結,販賣男嬰,被當場抓住。刑訊逼供之後,那位大夫就連小時候偷了鄰居一吊錢的小事也說出來了,除此之外,他還交待了一件事。

    大約是在七年之前,一名外地女子來找他看診,他診出那女子是喜脈,而且已有四個多月,那女子讓他落胎,可是一副藥吃下去,那女子的孩子卻冇有落下來。大夫害怕了,擔心若是再用藥,恐怕會出人命,於是便勸說女子把孩子生下來,若是不想養,可以把孩子交給他,他幫忙送給冇孩子的人家。

    那女子被落胎藥一番折騰,已經有心無力,便聽從了大夫的話,在大夫家的一個小院子裡住下,幾個月後,生下一個男嬰。

    可能是用過落胎藥的原因,孩子生下來時又瘦又小,女子看都冇看那孩子一眼,孩子一出生,便讓大夫抱走。

    不久之後,女子便不見了,大夫甚至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走的。

    那個男嬰因為太過瘦小,不好養活,所以直到六個月時才賣出去,以三十兩的價格賣給了任縣一個無兒無女的寡婦。

    那女子出現的時間,與孫姨娘失蹤的時間非常吻合,且,飛魚衛曾經根據展府下人的描述,繪有孫姨孃的畫像,把這畫像與其他畫像一起拿給那位大夫指認,大夫一眼認出這畫像上的孫姨娘,與那名女子有六七分相似。

    得到訊息之後,鞏清親自去了任縣,他幾乎是一眼就認定了那個孩子就是展輝的骨肉。

    那孩子和小時候的展輝幾乎一模一樣!

    那個孩子便是裴渙。

    種種證據表明,裴渙的生母並不是真正的孫姨娘,她很有可能便是無為道放在展府的內線。

    這樣一來,裴渙的身份全非常尷尬了。

    展氏家族寧可在族裡過繼一個孩子承繼展輝香火,也不會讓裴渙認祖歸宗。

    於是,鞏清悄悄收養了裴渙。

    裴渙不是真正的飛魚衛,他是鞏清的義子。

    這件事,鞏家的太夫人和夫人全都知曉,就連遠在邊關的鞏二老爺鞏澍也知情,因為鞏清在十歲的時候,曾經跟著鞏二老爺在軍營裡曆練過兩年,那時就連副將也不知裴渙的身份,以為他隻是鞏二老爺的小廝。

    當然,鞏六這種不著調的熊孩子不配知道。

    裴渙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他不肯回京城,在軍營的時候,聽軍漢們說起那斷案如神鐵麵無私的包龍圖,鞏清派人把他從軍營裡接出來時,要帶他回京城,他不肯,問他要去哪裡,他說要去開封府。

    鞏清無奈,但也很理解這個孩子,剛巧那時,他得知許大力到了開封,他便讓裴渙拜了許大力為師,兩年之後,裴渙做了開封府的仵作。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