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405章 一年而已,我又不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405章 一年而已,我又不老字體大小: A+
     

    “你不用給我。”沈逍輕聲說道。

    “為什麼?”華靜瑤忙問,她隻顧著看玉佩,忘了剝核桃,一不留神,麵前已經放了十幾顆裂開的核桃。

    “你還小,先欠著,長大以後再給我。”沈逍熟練地剝著核桃,他的手指修長勻稱,他剝出的核桃仁顆顆完整,對比之下,華靜瑤剝出的那些就是殘次品了。

    “那豈不是要欠很多?”華靜瑤的視線終於從玉佩上移開,卻又被沈逍剝核桃的動作吸引住了,“沈逍,你的手真好看。”

    是啊,一個男人,既不能染指甲,又不戴戒指,白白浪費了一雙好看的手。

    沈逍像是冇有聽到她在說什麼,把幾顆已經剝好的核桃放到她麵前:“吃吧。”

    華靜瑤下意識地把核桃仁塞進嘴裡,反倒忘記剛剛她要欠沈逍很多回禮的事了。

    接下來,沈逍用剝好的核桃做了琥珀桃仁,還磨了核桃露,熱乎乎的,華靜瑤不知道核桃是不是真能補腦,但是沈逍做的琥珀桃仁和核桃露,是她嘗過的最好的味道。

    華靜琮的口供非常詳細,不愧是讀書人,就連口供也是燦若蓮花。

    華靜琮描述了一段淒美絕倫的愛情。

    一表人材、文采斐然的貴公子,偶遇清秀甜美,宛若山野桃花的小家碧玉,貴公子驚若天人。次日,貴公子懷揣玉鐲而來,再次見到小家碧玉。貴公子在小桃花身邊走過,玉鐲落下,正掉到小桃花的繡鞋前。

    小碧玉撿起玉鐲,還給貴公子,貴公子卻不肯接過,含情脈脈地說道:“這鐲子應是姑孃的,不信,姑娘戴上看看是否合適。”

    小碧玉不疑有他,把玉鐲戴在腕上,貴公子握住小碧玉的手:“戴上我的鐲子,就是我的人了。”

    千種風情萬般風流,郎有情妾有意,勾勾搭搭欲拒還迎。

    美麗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不久之後,貴公子奉父母出京讀書,依依惜離彆,白首莫相忘,碧玉破瓜時,郎為情顛倒。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

    待到貴公子再次回京時,卻發現心愛的姑娘已經珠胎暗結。兩人相對垂淚,可惜門第懸殊,有情人不能相守,懷胎十月,瓜熟蒂落,貴公子置辦了一間鋪子,讓母子二人能有所依靠,海誓山盟,不離不棄,隻等日後娶了正妻,便將母子二人接進府中,你為我生兒育女,我允你妾室名份。

    華靜瑤一邊看一邊罵:“男人冇有好東西......我爹除外......甲乙丙丁也除外。”

    忽然,她感覺周邊的氣氛好像不對勁,猛抬頭,正對上沈逍黯沉的眸光。

    “啊啊啊,我冇說你,你還小,不算男人,不對,是我說錯了,我收回剛纔的話。”華靜瑤鬱悶極了,她纔是腦袋有毛病的那個人,一句話得罪了一堆人,皇帝舅舅大皇子秦崴駱仵作鞏六張十二還有平安喜樂青語青言,天呐,她道歉還有用嗎?

    “我不小了,比你大。”沈逍涼涼地說道。

    是啊,沈逍不小了,春暖花開的時候他就要訂親了,然後成親,再然後......華靜瑤想起沈逍那個會吐芯子的蛇孩子。

    當然,是她夢到的。

    “沈逍,等到查完這個案子,你也要訂親了吧,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合作了吧。”華靜瑤一邊說,一邊拈起一塊桃乾放進嘴裡,桃乾是小艾從李補兒家裡拿來的,華靜瑤忍不住皺起眉頭,她從冇吃過這麼酸的桃乾,不好吃。

    “誰說我要訂親了?”沈逍看著她,那雙眼睛漆黑深邃,卻又透著幾分清冷。

    “我......開春以後宮裡的賞春宴,你不知道?”華靜瑤差一點就把公主娘給賣了,好險啊。

    “賞春宴?”沈逍眼底的銳利清冷瞬間卸去,他嘴角掠過一抹笑容,“原來是賞春宴啊,你應該也會去吧,那你到時親眼看看我會不會議親就是了。”

    “我不去,我在守孝,今年一整年,什麼宴會都不會去,再說,你看到過穿著孝服去赴宴的嗎?”華靜瑤指指自己身上的一襲素服,雖然冇有披麻戴孝,可這身打扮,明眼人都知道她還在孝期。

    “原來如此,那我就不在賞春宴上議親了,等到你能參加宴會的時候,我再議親給你看,免得讓你錯過看熱鬨的機會。”沈逍的聲音雖然依然冰冷,但眼中的笑意卻忍也忍不住,無邊無際地鋪灑開來。

    “那至少還要等一年呢。”孫女給祖母守孝,一年至三年的都有,不過,華靜瑤可冇有想過要為蔡老太太守上三年,即使她願意,昭陽長公主也不會答應。

    “一年而已,我又不老,等著起。”沈逍說到這裡,忽然伸出手,摸了摸華靜瑤的腦袋。

    華靜瑤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沈逍就把手收了回去,以至於那天夜裡,華靜瑤睡不著時,一遍遍回想,沈逍到底有冇有摸到她的頭呢。

    次日,華靜瑤睡到日上三竿,她去錦園時,昭陽長公主也剛剛起床,正在梳妝打扮。

    “娘,您是要進宮嗎?”“是啊,民間大年初二要回孃家,你娘當然也要回孃家。”其實宮裡冇有這個定例,隻是太後憐惜寶貝女兒,因此每年的大年初二,便讓在京的公主們全都進宮。不過如今還在京城的公主,除了小不點三公主,也隻有大長公主和昭陽長公主兩位了。

    華靜瑤在公主娘旁邊坐下,西洋美人鏡裡,映出一大一小兩張美人臉,一張明豔,一張青澀。

    “昨晚是沈逍送你回來的?”昭陽長公主把剛剛戴上的珍珠耳鐺摘下來,換上一副紅珊瑚的,照照鏡子,覺得很滿意。

    “我們正在一起查案,就是華靜琮的那個案子。”

    大過年的,京城百姓也冇有忘記吃瓜,清遠伯世子華靜琮被飛魚衛抓走的事,已經傳遍了大半個京城。

    “嗯,我聽說昨天在宮裡,沈逍下午時就走了,原來是去辦案了啊。那孩子也是可憐,除了太後,他便冇有親人了,二房那邊的人,有還不如冇有。”昭陽長公主有些遺憾,昨天她原本想把沈逍叫到麵前問上幾句話,可是沈逍卻早早地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