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三七三章 讓所有人知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三七三章 讓所有人知道字體大小: A+
     

    逍遙章正文卷第三七三章讓所有人知道三公主冇回自己屋子,她和兩個小宮女在廊下踢毽子。毽子上那漂亮的羽毛是大皇子專門讓人給她送來的,除了看話本子,她現在最喜歡的便是踢毽子了。

    前世,她不會踢毽子,她也害怕羽毛,無論多麼漂亮的羽毛,她全都害怕。

    琳琳告訴她,她之所以會害怕羽毛,是因為紫蘇當著她的麵打死了秦家小子的鳥,那隻鳥是她的心理陰影。

    有一次,琳琳進宮時,教她學會了踢毽子,讓她偶爾踢踢毽子,說不定就能走出陰影。

    琳琳還說,有些事彆人是幫不了的,隻能靠自己。

    現在她喜歡上踢毽子了,她也不怕羽毛,她還常常親手去喂太後養的金絲雀。

    身後傳來太監說話的聲音,三公主轉過身來,看到了正從殿內走出來的皇帝。

    她甜甜地叫了一聲父皇,皇帝臉上的神情已經冇有了先前的陰鬱,此時已是掌燈時分,燈光下的小女兒,正裂開小嘴兒衝他甜甜的笑。

    皇帝伸開手臂,溫聲說道:“佳卉,來父皇這裡。”

    三公主有點不好意思,可是下一刻,她便如小鳥一般飛了過來。

    “外麵這麼冷,你怎麼不回屋去?”皇帝慈愛地問道。

    “佳卉在踢毽子啊,踢毽子就不覺得冷了。”三公主笑著說道。

    皇帝摸摸她的小手,小手熱呼呼的,果然不冷。

    “原來佳卉喜歡踢毽子啊,父皇以前都不知道。”何止是不知道女兒喜歡踢毽子,他也不知道幾個兒子的喜好。

    “因為父皇要操勞國事啊。”小女娃聲音軟軟的,像極了包著糖芯的湯圓。

    皇帝苦笑,他年輕的時候最喜歡釣魚,後來那些大臣們說這樣不好,會玩物喪誌,所以他就不再釣魚了,再後來,他一心撲在國事上,早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位英俊倜儻的皇子。

    這些年來,他的確在操勞國事,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可是他不知道,他身邊的那些人,那些他用真心對待的人,卻在不知不覺的時候,早已變成了陌生人。

    “父皇不開心嗎?”小女娃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皇帝摸摸女兒的頭,歎了口氣:“父皇是被人矇騙了。”

    小女娃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瞬間黯淡下去。前世她也被人矇騙了,琳琳說上天對她眷顧,讓她隻記得最美好的時光,卻忘記了所有的不幸,可是那次在二皇子府,當她得知趙謙的險惡用心後,她還是很難過,隻有被人矇騙過,才能感受到的難過。

    她學著華靜瑤的樣子,使勁兒甩了甩頭:“忘了,忘了,所有的不開心,全都忘了。”

    皇帝先是一怔,接著哈哈大笑,他伸出手指颳了刮三公主精緻的小鼻子:“父皇卻不能忘,父皇會永遠記住,引以為戒。”

    三公主眨眨眼睛,她想起幾個月前,華靜瑤帶著她從二皇子府回來的路上說過的那些話。

    她咬咬嘴唇,猶豫著該不該說出心裡的話,她的小表情看在皇帝眼裡,像個小大人一樣可愛。

    “佳卉,你想說什麼?”

    三公主鼓足勇氣,用她那稚氣的聲音說道:“父皇若是不想忘記,那就讓所有人全都知道,讓所有人全都不能忘記。”

    讓壞人做的壞事大白於天下,就如那天她趴在太後腿上嚶嚶哭泣,讓皇帝和太後知道,二皇子趙謙就是個豬狗不如的渣渣。

    夜風襲來,燈光搖曳,皇帝怔怔一刻,終於露出了笑容,既然如此,無論好的壞的,美的醜的,那就讓一切大白於天下吧。

    一更天,夜已漆黑,華靜瑤在繡園裡與貓小狸共進晚餐,世態炎涼,就在昨天,她還是公主孃的心肝寶貝,一夜,也僅僅過了一夜,她便成了多餘的人。

    她回府後,便如往常一樣去了錦園,可是她娘不在,丫鬟說她娘去了跨院,安撫她爹那顆受傷的心靈。

    然後,到了要用膳的時辰,她又巴巴的過去,這一次她連錦園也冇能進去,尤嬤嬤讓人直接把她擋在外麵,讓她自己回繡園吃飯去。

    她是個馬上十三歲的大孩子了,可以獨自生活了。

    一人一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覺得對方的飯可能比較好吃。

    正在這時,一個小丫頭匆匆忙忙進來:“姑娘,沈四公子在後門呢。”

    “誰?”華靜瑤一時冇能反應過來,她是聽錯了吧。

    “沈四公子呀,後門的婆子就在外頭,她說沈四公子在後門,說是有關於案子的事,挺急的,婆子說您若是不見,她就給回了。”小丫頭說道。

    案子的事?

    華靜瑤離開順天府的時候,沈逍還冇有從宮裡回來,那時她被呂夫人和華靜玟的哭天抹淚弄得心煩,黎府尹審完,她冇有再等,就動身回府了。

    是不是皇帝那頭有新的動向?

    查到徐老帝師和嚴老夫人,又查到隆安郡王,皇帝覺得冇麵子了,又不讓繼續查了?

    真不是華靜瑤想多了,而是五年前就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因為徐老帝師死了,所以皇帝就把這個案子掛起來不查了。

    她和沈逍好不容易纔讓皇帝同意繼續調查,現在真相大白了,若是這個時候,皇帝又再反悔,那麼前邊這一個來月,他們做的所有努力就白費了。

    還有死去的那些人,比如孟鑫。

    孟鑫參於販賣考題,他當然有罪,但是操控這一切的人,纔是真正的罪無可赦。

    華靜瑤想起孟鑫拖著殘破之軀死在粥棚裡的情景,暗暗握緊了拳頭。

    若是皇帝舅舅真的不讓查了,那她就到大理寺去敲鳴冤鼓,她敢,她真敢。

    “請沈四公子進來,把沈四公子請到雲望閣下麵的那間小廳。”

    雲望閣下麵的那間小廳是尤嬤嬤給丫鬟婆子訓話的地方。

    沈逍披著一身夜色而來,麵無表情,眉眼眸光卻意外柔和。

    “陛下是不是要把這個案子蓋上了?”看到沈逍,華靜瑤便迫不及待地問道。

    沈逍的聲音裡帶了幾分無奈:“從始至終,陛下一言不發,直到我說完了,他揮揮手,示意我退下,我便出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