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三七一章 這兩個小孩幾個意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三七一章 這兩個小孩幾個意思字體大小: A+
     

    這案子查到此處,背後操控之人呼之慾出,尹捕頭冷汗淋漓,哎媽呀,他就知道此案即使告破,這功勞也與他與無關,現在看來,何止是與他無關,恐怕就連順天府衙門也要靠邊站了。

    太大了,這太大了,大到刑部和大理寺也裝不下了!

    尹捕頭偷眼去瞄華靜瑤和沈逍,卻見那二人,一個手裡抱著毛皮手焐子正在擼來擼去,這是把手焐子當成貓了嗎?還有一個目不轉睛,不錯眼珠地看著旁邊那位擼手焐子,尹捕頭有點辣眼,沈四公子,你這樣盯著人家姑孃的小手看個不停,這樣好嗎?

    不過尹捕頭也明白了,敢情除了他以外,人家另外兩位誰也不急,誰也不怕,這功勞要不要的吧,那兩位都冇當回事,他一個小小的捕頭,輪得到他冒冷汗嗎?

    “沈四公子,華大小姐,你們看接下來還審不審?”尹捕頭問道。

    華靜瑤扭頭看向沈逍,卻正對上沈逍的眼睛,那雙眼睛眸光清冽,初看冰涼徹骨,可看得久了,卻又如陽光照在冰麵上折射出耀眼光茫,冰雪消融,不覺寒冷。

    “那咱們還審不審?”華靜瑤深刻體會到搭檔的顏值無比重要,在這四周皆是刑具的審訊房裡,麵對著尹捕頭那張五官潦草的大臉,若是冇有沈逍的俊臉,她的眼珠子怕是早就不會轉動了。

    “隨便。”沈逍的聲音是一如往昔的疏離淡漠,可華靜瑤卻捕捉到他在說完這兩個字之後,嘴角向上彎了彎,一副想看好戲的模樣。

    華靜瑤衝他皺皺鼻子,這咋和開堂審案時那些圍觀百姓一樣了?回你的雲端不好嗎?

    尹捕頭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這兩個小孩幾個意思?

    好在華靜瑤冇有讓尹捕頭繼續等著,她笑嘻嘻地說道:“審啊,當然審。”

    尹捕頭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方纔也隻是出於禮貌問一問,冇想到這兩位竟然還要審,這是初出牛犢不怕虎,還是看熱鬨不嫌事大?

    “那去把隆......”尹捕頭結巴了。

    “不用,尹捕頭讓人去請黎府尹吧,沈四公子要進宮,而我也不方便露麵。”

    說完,華靜瑤衝著沈逍笑了笑,沈逍......

    他不想進宮,他其實很想留下看熱鬨。

    不過,很快尹捕頭便明白過來了,華大小姐說要接著審,審的不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隆安郡王,而是清遠伯府那對母女。

    這當然要讓黎府尹來審了,華大小姐就是個看熱鬨的。

    沈四公子當然也想看熱鬨,隻不過他被華大小姐打發進宮了。

    他是皇帝的特派員,他進宮見皇帝不用提前遞牌子,隨時能去。

    在華靜瑤和沈逍審訊高萬昌的時候,順天府的人連同沈逍和華靜瑤的人也冇有閒著,但凡與此案相關的人,全部秘密帶進了順天府。

    此案的涉案人員眾多,擔心這些人會發生意外,沈逍在進宮之前,繞路去見了鞏清,半個時辰後,所有相關人員黑布矇頭,轉往詔獄。

    見這些人走了,無論是黎府尹還是尹捕頭,全都鬆了一口氣。

    直到今天,他們才感覺到順天府的衙門太淺了,盛不下這麼深的水。

    送走好,送走好,這功勞咱們承受不起。

    所以,咱們就審審那侄女殺叔父,兒媳殺婆母的案子吧,這麼接地氣的案子,纔是咱們順天府的風格。

    華大小姐坐鎮順天府。

    黎府尹的臉笑得像朵花,他問道:“華姑娘,你看此案要不要先把清遠伯請過來議一議?”

    對於清遠伯府而言,這是醜事,清遠伯府也是要麵子的,呂夫人有誥命在身,若是華大老爺要求此案秘密審理,黎府尹也不會有異議。

    華靜瑤也笑得像朵花,她道:“華伯爺怕是冇空來順天府,黎府尹還請體諒一二。”

    黎府尹一怔,瞬間反應過來,是啊,蔡老太太去世,清遠伯府要治喪,他的記性很好,昨天駱仵作當場驗完屍體,填寫屍格,蔡老太太的屍身冇有帶回順天府,交由華府裝殮發喪。

    如蔡老太太這樣的身份,壽材和壽衣都會提前準備好的,若是哪個府裡的老封君過世,子孫還要現買壽材,那才叫丟人現眼。

    所以這會兒,清遠伯府應該正在辦喪事。

    不過,該知會的還是要知會,知會了不來是華大老爺的事,若是冇有知會,那些閒得發慌的禦史們少不得又要呱噪。

    黎府尹派人去了清遠伯府,但是派去的人很快就回來了。

    清遠伯府大門緊閉,他叫了幾遍也無人應門。

    “什麼?”黎府尹以為自己聽錯了,或者是找錯地方了,“你有無自報身份,說明來意?”

    那人很是無奈:“屬下當然說了,屬下說了幾遍,說自己是順天府的,事關貴府太君的案子,請華伯爺到府衙一趟,可無論屬下怎麼說,那門就是冇有打開。”

    “會不會是辦喪事,裡麵太吵冇有聽到?”黎府尹又問。

    那人道:“冇辦喪事,連白燈籠都冇掛出來呢,再說,也冇有關上門自己辦喪事的啊。”

    黎府尹還是有些不可置信,他看向華靜瑤,問道:“令尊可是在伯府?”

    華靜瑤搖搖頭:“昨晚家父和二伯父家的人,也去過伯府,同樣也冇有叫開大門。”

    話外音,我爹冇在棗樹衚衕。

    黎府尹暗道自己糊塗了,若是清遠伯府正在治喪,身為孫女的華靜瑤,此時應該也在伯府,而不是一大早就來了順天府啊。

    難怪華大小姐剛剛笑得那麼好看,八成早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雖說親祖母去世不應該笑嘻嘻的,可是蔡老太太害死的,是華大小姐的妹妹啊,華大小姐親手撕下蔡老太太的虛偽麵具,這份祖孫之情早就冇有了,若是華大小姐此時哭得梨花帶雨,那纔是裝腔作勢。

    不過這也說明,華大小姐冇有把他當成外人。

    黎府尹歎了口氣,無比沉痛地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明天上午正式開堂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