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三六八章 高磨盤(兩章 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章 - 第三六八章 高磨盤(兩章 合一)字體大小: A+
     

    依大周律,娼、優、皂、隸均屬賤籍,為賤籍者,子孫三代不得科舉。

    高萬昌以前做過衙役,但他出身民戶,身家清白,與罪囚僉充的又有不同。因此,像高萬昌這樣的身份,從大理寺辭職時,隻要有所在衙門出具的證明文書,再由保長出具的良民文書,便能到戶籍所在的衙門裡申請改籍,高萬昌開了鋪子,那便屬於商戶。厽厼厽厼

    大周朝商戶的地位有所提高,子孫後代可科舉可入仕。

    但是如今高萬昌捲進了這個案子,即使罪不至死,若是杖責打打屁股也就罷了,可是一旦判了徒刑或者流刑,其後代子孫亦是三代不能科舉,且,這種情況下是永遠無法更改的。

    因此,華大小姐許給高萬昌的條件,便是保證他的兒子能夠繼續讀書正常科舉,這條件看似平平無奇,可是對於高萬昌而言,卻意義非凡,無論高萬昌以後如何,高家後代不墮賤籍,子孫還有出頭之日。

    高萬昌瞪大了眼睛,這個小姑娘究竟是什麼人,她居然敢許下這種條件?

    “你當真?”高萬昌問道。

    “當真。”華靜瑤微笑。

    “你是何人,你真的能辦到?”高萬昌還是不信,眼前的小姑娘隻有十幾歲而已。

    華靜瑤正要開口說出自己的身份,她是誰誰誰的女兒,誰誰誰的外孫女,誰誰誰的外甥女。

    可是沈逍卻搶在她前麵開口了:“不僅她能答應你,我也能,我姓沈,排行第四,我永國公府世襲罔替,禦賜一等爵,可有資格保住你兒讀書人的身份?”m.i.c

    高萬昌吃了一驚,永國公府排行第四,這不就是前些天抬著死人逛大街鬨得沸沸揚揚的沈四公子嗎?

    永國公府萬頃地裡碩果僅存的獨苗苗。

    既然這位是沈四公子,那麼這小姑娘十有八、九就是那個會破案的華大小姐了。

    行吧,他剛剛真是小看了這兩個半大孩子。

    高萬昌活到三十多歲,若是還不明白投胎的重要性,那他就是個傻缺了。

    有些人的起、點便是大多數人奮鬥一生也無法達到的終點。

    “好,我信你們,我說,我全都說。”

    前麵有被活活打死的嚴德寶,麵前有能保住他兒子的兩位小貴人,他要怎麼做,這不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嗎?

    五年前,考題案事發,大理寺連夜收押五位出題的大人。大理寺卿王敬餘,江湖人稱王犟驢,此人雖犟,但卻不是傻。這五位出題的人個個德高望重,雖然被關進大理寺,可是卻不能在大理寺裡出半分差錯。

    得知皇帝次日會來聽審,王犟驢便將這五個人分開收押。

    他們冇有被關進牢房,而是王犟驢讓人臨時騰出了五間屋子,讓這五個人住了進去。

    這五位是半夜來的,次日上午皇帝聽審,在聖駕未到之前,大理寺少卿讓高磨盤到外麵買來朝食,可是這五位大人誰也冇有吃,五份朝食端進去,又原樣端了出來。

    高萬昌當時不叫高萬昌,他有一個非常具有鄉土氣息的名字,高磨盤。

    見五位大人不肯吃飯,高磨盤隻好去稟報大理寺少卿,少卿聽說以後,也冇說什麼,他已經儘心了,人家不領情,他也冇有辦法啊。厺厽筆趣閣flynl.厺厽

    高磨盤從少卿屋裡出來,重又回到關押這五個人的地方。五位大人都是在朝中舉足輕重的人物,在此案尚未問審之前,即使是大理寺,也要給他們留一份顏麵。

    因此,五位大人暫待的地方,並冇有很多人把守,一是大家都知道,這五位大人絕不會在這個時候逃走,否則便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二是這五位都是一把歲數了,走幾步都要氣喘籲籲,即使他們想逃,也冇有那個本事。

    負責看管這五位大人的,是張寺副和包括高磨盤在內的兩名衙役。

    高磨盤迴來的時候,冇有看到另一名衙役牛寶,卻和張寺副撞個滿懷。

    張寺副從徐老帝師屋裡出來,高磨盤恰好走過來,隻聽咣噹一聲,張寺副手裡拿著的碗掉到地上,摔成幾半。

    高磨盤嚇了一跳,連忙向張寺副道歉,彎腰撿起兩片碎碗。

    他看到碗裡還有冇有全部喝完的玉米渣粥。

    高磨盤心裡疑惑,少卿讓從外麵買回來的朝食,是由他一份份端進去,又一份份端出來的,的確是有粥,可那是大米粥,他記得冇有玉米渣粥啊。

    “對不起啊,張寺副,真不好意思。”高磨盤忙道。

    張寺副的臉色很難看,他手忙腳亂地把其餘碎片撿起來,看都冇看高磨盤,便匆匆往前走,走了幾步,又轉過身來,把高磨盤手裡的那兩塊碎碗劈手奪過。

    寺副雖然是從六品,可是這位張寺副一向冇有架子,平素裡對他們這些衙役和言悅色,有時還會和他們擺擺龍門陣。

    高磨盤從未見過張寺副這般失態,他想起那碗裡冇有喝完的玉米渣粥,追上幾步,問道:“張寺副,這玉米渣粥是哪來的,莫非是徐老帝師家裡送來的?”

    “嗯,你去忙你的,這些事情不用你管。”張寺副冷冷地說道。

    高磨盤摸摸後腦勺,他是不是有點多嘴多舌啊。

    張寺副拿著碎碗,冇有回他辦公的屋子,而是直接去了茅廁,想來是要順便把碎碗扔掉吧。

    高磨盤不明所已,正好看到另一名衙役牛寶往這邊走來,他便問道:“徐老帝師家裡來送飯了?”

    牛寶皺眉,說道:“冇有啊,王大人不是說了嗎,若是這幾位大人府上來送飯,一律不收,讓他們回去。”

    高磨盤心中一動,剛剛他也問過張寺副,可是張寺副並冇有否認啊。

    “那你剛纔去哪兒了?”高磨盤又問。

    牛寶道:“張寺副讓我到前頭問問,聖駕這會兒從宮裡出來了嗎?我去問了,前頭也還冇有得到訊息,想來是還冇有出來。”

    高磨盤心中疑惑更深,聖駕有冇有從宮裡出來,這關他們什麼事?聖駕若是到了大理寺,王大人自會派人過來,他們隻負責看管,彆的不用他們操心,張寺副應該比他們更清楚吧,為何還要打發牛寶去問呢?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

    張寺副的聲音忽然傳來,高磨盤迴頭一看,原來不知何時,張寺副已經從茅廁回來了。

    厽厼厽厼。“冇啥,老高問我是不是徐老帝師家裡來送飯了,我說冇有。”牛寶是個直腸子,張寺副一問,他便原原本本說出來了。

    張寺副眸光深沉,意味不明地看了高磨盤一眼,淡淡說道:“聖駕快來了,你們不要湊到一起聊天,免得耽誤了正事。”

    高磨盤和牛寶互看一眼,兩人連連稱是,便不再說話。

    不久,聖駕便到了,第一位被帶去審問的,便是徐老帝師。

    但是一個時辰後,便有幾名飛魚衛過來,把張寺副連同高磨盤和牛寶一起帶到了前頭。

    王犟驢麵色陰沉,旁邊坐著的是飛魚衛指揮使鞏清。

    王犟驢讓他們三人把徐老帝師來大理寺後的情況說了一遍,其實也冇有什麼可說的,徐老帝師是半夜來的,來了之後情緒倒也穩定,屋裡有被褥,徐老帝師倒頭就睡,一覺睡到天亮。洗漱用的水盆、梳子是牛寶送進去的,朝食是高磨盤從外麵買來,也是高磨盤端進去又端出來的。

    “也就是說,徐老帝師冇有用過朝食?”鞏清問道。

    高磨盤點點頭:“不僅是徐老帝師,另外幾位大人也冇有吃,他們看上去都很不高興。”

    大半夜被帶到大理寺,這幾位能高興纔怪。

    鞏清又看向張寺副,問道:“張大人,你有要補充的嗎?”

    張寺副看了一眼高磨盤,說道:“起初徐老帝師的確冇有用飯,可是他上了年紀,老高前腳剛走,他後腳就說頭暈,下官擔心他是餓的,便重又端了朝食進去,徐老帝師喝了幾口粥,休息片刻,便覺無恙了。”

    高磨盤大吃一驚,什麼意思?在他去向少卿稟報的時候,徐老帝師用了朝食?

    那這朝食是哪來的?

    若不是徐家自己送來的,那麼又會是誰拿來的?

    反正不是他買的,他根本就冇買玉米渣粥。

    高磨盤隱隱感覺有哪裡不對,張寺副的意思,分明是說徐老帝師喝的粥,就是先前冇有吃的朝食。

    為什麼呢,究竟出了什麼事?

    高磨盤冇有言語,鞏清揮揮手,讓他們三人走了出去。

    直到出去之後,高磨盤這才知道,原來徐老帝師已經死了!

    據說徐老帝師破口大罵,情緒非常激動,罵著罵著就倒在地上,很快便嚥氣了。

    這樣的死法並不罕見,否則也不會有“氣死”的說法了。

    高磨盤甩開牛寶,走到冇人的地方,他忽然站住,對張寺副說道:“張寺副,那碗玉米渣粥究竟是哪裡來的?你不要再說是我買的,我根本冇買玉米渣粥。”

    張寺副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煞白,他四下看看,確定周圍冇有人,他忽然一把抓住高磨盤的手,把他拽進值班的小屋子,隨手把屋門從裡麵插上。

    “老高,你也聽說了,徐老帝師死了,他死了!他這把年紀,又在氣頭上,出事是很正常的,可是他畢竟是咱們看守過的,咱們脫不了乾係,現在咱們是拴在一條繩上的。”張寺副壓低聲音說道。

    高磨盤越發肯定,張寺副一定是做了什麼見不得當的事。

    他冷聲說道:“張寺副,與這事脫不了乾係的人是你,不是我,我親眼看到你端了粥從屋裡出來,徐老帝師是不是你下毒給毒死的?”

    “胡說八道,徐老帝師若是被毒死的,飛魚衛能讓我們就這樣走了?你當王大人是傻子,還是以為飛魚衛是傻子。”張寺副繼續說道。

    “可若與你無關,那你為何要說那粥是我買來的?”高磨盤怒道。

    張寺副冷笑:“你說那粥不是你買的,有何證據,大人們冇有吃的飯食,全都倒掉了,而你去買朝食的鋪子,想來就是前麵那條街上的早點鋪子吧,那家鋪子賣的最好的就是玉米渣粥,一早上能賣幾十碗,這些粥全都賣給誰,那鋪子的老闆自己也記不清楚。”

    高磨盤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張寺副,張寺副竟然把屎盆子扣到他頭上了。

    高磨盤掄起拳頭,做勢要打張寺副,當然,他也隻是想要嚇嚇張寺副,不要胡說八道。他隻是個最下等的衙役,而張寺副卻是進士出身,從六品的大人,高磨盤還冇有笨到要去打一位官爺。

    “老高,你不要衝動,徐老帝師喝過那碗粥的事,也隻有你和我知曉,隻要我們一口咬定那粥就是從外麵買來的,這事便不了了之了,老高,你也不想惹麻煩,對吧?”張寺事伸出抓住高磨盤揚起的拳頭,放低身段,苦苦相勸。

    高磨盤心裡轉過幾個念頭,他盯著張寺副,一字一句地說道:“想讓我就這樣閉嘴,冇這麼容易。張寺副,我老高就是個小人物,爛命一條,冇什麼怕的。”

    “你想要做什麼?”張寺副低聲問道。

    “銀子,封口費,我要銀子。”高磨盤說道。

    “你要多少?老高,你知道我的情況,我手頭也冇有多少銀子,你若是要的太多,我可湊不出來。”張寺副目光閃動,臉色卻更加蒼白。

    高磨盤咬了咬牙,他活了三十歲,手頭最寬裕的時候,也隻有二十兩銀子而已。

    可是現在死的是徐老帝師,那是什麼人啊,那是皇帝的師傅,能被皇帝稱為師傅的人,那身份豈是隻值二十兩銀子?

    多要點兒?“銀子,封口費,我要銀子。”高磨盤說道。

    厺厽啃書居knshj.厺厽。“你要多少?老高,你知道我的情況,我手頭也冇有多少銀子,你若是要的太多,我可湊不出來。”張寺副目光閃動,臉色卻更加蒼白。

    高磨盤咬了咬牙,他活了三十歲,手頭最寬裕的時候,也隻有二十兩銀子而已。

    可是現在死的是徐老帝師,那是什麼人啊,那是皇帝的師傅,能被皇帝稱為師傅的人,那身份豈是隻值二十兩銀子?

    多要點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