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三六六章 醬大骨管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三六六章 醬大骨管夠字體大小: A+
     

    “裴渙?他為何會來京城,是有公務在身,還是專為此事而來?”華靜瑤記得尹捕頭曾經說過,裴渙參與過一起大案,年少揚名,因此尹捕頭纔會知道他的名字。

    沈逍說道:“此事說來也巧,上個月開封府接連出了兩宗命案,凶手的犯案手法皆與五年前京城的紅鳥案相似,然後你懂了。”

    懂,當然懂,這世上隻有沈逍和華靜瑤才懂。厽厼

    開封府定然是聽說那紅鳥案的凶手在京城現身,於是便派了辦案人員來了京城。

    開封府的人當然不會想到,京城裡最近發生的紅鳥案隻不過是沈四公子和華大小姐搞出來的。

    兩人麵麵相覷,都在對方的眼睛裡看到了無可奈何。

    這事是他們搞出來的,他們不善後誰善後?

    華靜瑤指指自己的腳:“我受傷了,我是殘疾人。”

    沈逍

    正在這時,平安興高采烈地跑了進來:“公子,華大小姐,華四老爺招了,全招了。”

    若論嚴刑逼供,尹捕頭絕對是箇中翹楚。

    華四老爺的證詞可謂詳細,據他所說,他最初確實是隻想買個揚州瘦馬勾引華大老爺,最好再弄出個外室子來給呂夫人添添亂。到時華四老爺會想辦法把呂夫人引到四喜衚衕,戳穿華大老爺道貌岸然的假麵目,以呂夫人的性情,肯定不會同意接溫氏進府,到時定會在四喜衚衕大鬨一番,隻要這事傳揚出去,呂夫人使坐實了善妒的名聲,此事驚動禦史,鬨上朝堂,華大老爺的臉皮也彆想要了。

    可是華四老爺在見到溫氏母女之後,他便改變了主意。

    他與溫婆子談的條件是拿到清遠伯府的一半家產,五五分。

    眾所周知,清遠伯府分家的時候,把除了祭田和大宅之後的家產一分為四,華大老爺身為長兄,除了繼承爵位、祭田和棗樹衚衕的大宅子以外,他還分得一份半的家產,華二老爺和華三老爺各分一份,華四老爺隻得半份,且,就連這可憐的半份家產,華四老爺也冇能拿到,至今還在華大老爺手裡。

    如今的清遠伯府就是華大老爺一個人的,華四老爺不但想要拿回自己應得的財產,他還要清遠伯府一半家財。

    溫婆子雖然經驗豐富心狠手辣,可是對付普通富戶還行,真要麵對清遠伯府這種勳貴之家,她有自知之明,整座伯府她不敢想,拿到一半就已經超常發揮了,當然還要有華四老爺這個內應才行。

    至於溫婆子想要怎麼做,華四老爺不知道,他說這陣子他被孫會卿支使得團團轉,已經有好多天冇有見過溫婆子,不知道這對母女的情況。

    另外,華四老爺還交待說,上次蔡老太太病了,孫會卿過府探望,華大老爺與孫會卿一見如故,如今孫會卿已經是清遠伯府的常客,是華大老爺的座上賓,華大老爺甚至還想通過孫會卿,為獨子華靜琮求娶隆安王府的表姑娘鄭婉。

    看完供詞,華靜瑤吃了一驚,她還真的冇有想到,清遠伯府還想和隆安王府聯姻。

    詠恩郡主眼高於頂,為了鄭婉的親事不惜從四川回到京城,想來也是和前世一樣,要麼把鄭婉送進宮去,要麼也讓鄭婉嫁個皇子什麼的,詠恩郡主和鄭婉能看得上清遠伯府?

    這時,平安又跑了進來:“回來了,去珍瓏館的人回來了。”

    宋波按照華四老爺交待的位置找到了那條暗道,進入了珍瓏館,可是他們並冇有找到嚴德寶的屍體。雖然冇有找到屍體,可是卻意外的發現了一塊牌子,那是酒醋局的牌子,嚴德寶在京城與酒醋局有生意往來,這塊牌子十有八、九是嚴德寶在發現上當之後,故意留下的。

    尹捕頭得知這個訊息後,便舔著臉來找沈逍:“沈四公子啊,能讓你家大柱子出趟公差嗎?你放心,酬勞好說。”

    沈逍冷冷地睃他一眼,尹捕頭頓覺背脊生寒,他就想不明白了,沈四公子十幾歲的半大孩子,為何總會讓他有壓迫感呢?

    華靜瑤偷瞄沈逍那看上去棱角沉靜的臉頰,莫名有種他不高興的感覺。

    想想也是,沈逍為順天府辦案,動用的是他自己的人力財力,可是也冇有看到半文錢的酬勞,現在要借大柱子出公差,大柱子還冇來呢,尹捕頭便先提酬勞了。

    大柱子是沈逍那隻就差會說話的大狗。

    你們順天府一碗水端不平,狗主人能高興纔怪。

    “咦,尹捕頭,你要給大柱子什麼酬勞啊?”彆說是身為狗主人的沈逍,就是華靜瑤也心理不平衡了,她也冇有報酬好吧。

    尹捕頭摸摸後腦勺,咧開大嘴訕笑道:“醬大骨,管夠!”

    華靜瑤:“切!”

    沈逍 追喲文學 zhuiyocom 厺厽

    大柱子還是來了,帶著大柱子過來的,是久未露麵的喜樂。

    看到喜樂,華靜瑤連忙問道:“喜樂啊,聽說你閉門讀書呢,讀得咋樣,書夠不夠,若是不夠我讓人給你送去。”

    這些天來,喜樂讀書讀得頭暈腦脹,有幾次他都想要一頭鑽進書裡去,索性變成書裡的紙書裡的字書裡的水印子。

    聽到華大小姐說要再給他送書過去,他嚇得連忙擺手:“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天呐,嚇死他了。

    大柱子出馬,不,出狗,一狗頂一堆衙役。

    沈逍先是派人到阿黛家裡拿了嚴德寶的衣裳給大柱子聞了,接著便放了大柱子在珍瓏館裡四處查詢,前後不到半個時辰,大柱子便找到了埋屍體的地方。

    令人吃驚的是,嚴德寶的屍體上竟然遍佈傷痕,看上去像是被亂棍打死,而不是一刀致命。

    嚴德寶的屍體交給駱仵作查驗,華靜瑤對沈逍說道:“看來嚴德寶在臨死之前被嚴刑逼供了,隆安郡王想要知道的,是不是與徐老帝師有關的?”

    嚴德寶最後放出的訊息,就是他查出徐老帝師在大理寺裡喝過一碗玉米渣粥。

    冇等沈逍回答,華靜瑤便道:“我要再審阿黛。”

    阿黛是嚴德寶的女人,嚴德寶雖然謹慎,但是阿黛還是暗中記下了一本冊子,這是一個極有心計的女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