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三二零章 就是你想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三二零章 就是你想的字體大小: A+
     

    華靜瑤也有些發懵,沈逍這是幾個意思?

    難道還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

    誰也想不到,華大小姐此時此刻湧上來的念頭居然是——

    沈逍病得更重了,已經出現幻覺了?

    但是,沈逍的這番話隻讓華四老爺有一瞬間的愣怔,愣怔之後,華四老爺便恢複了常態。

    “什麼五鬼門,什麼朝廷重犯?沈四公子是在說笑話嗎?我聽不懂。”

    華靜瑤蹙起眉頭,以前她倒是不知道華四老爺還有臨危不懼的一麵。

    當初琳琳的案子裡,便曾經有過華四老爺的影子,隻不過當時捲進來的是華四老爺的長隨,在之後,父親和她去王犟驢家時,後麵跟蹤他們的人,很可能也是華四老爺的人,因為當時華四老爺是和他們一起回城的,能知道他們會在那個時候去王家的,也隻有華四老爺。

    以前她隻是以為,華四老爺的眼睛就隻是放在清遠伯府那一畝三分地,無論做什麼,也就是想從蔡老太太和華大老爺身上撈點好處,現在看來,是她眼拙了。

    小孔的另一端,沈逍麵無表情,他居高臨下俯視著華四老爺,冷冷地說道:“我不是讓你來對質的。我說這些是你做的,那就是。我要的是人犯。”

    不用對質,也不用證據,現在我說你這一切都是你做的,那麼你就是。..

    沈逍伸手入懷,掏出一張紙,平安捧著托盤過來,上麵放著的是筆墨和硃砂。

    沈逍把那張紙展開,華四老爺仰著頭,想看清紙上寫的是什麼,但是從他的角度,卻隻能看到紙上的字跡力透紙背。

    沈逍把那張紙抖了抖,遞給了尹捕頭。

    尹捕頭瞪目結舌,直到此時才反應過來,連忙接過那張紙。

    他看看紙上的字跡,又看向華四老爺,華四老爺竟然在他的臉上看到了憐憫和無奈。

    一瞬間,華四老爺猛的想到這張紙是什麼了。

    口供,這是他的口供!

    托盤上的筆墨和硃砂是讓他簽字畫押的。

    “你要偽造供詞?沈逍,你好大的膽子!”華四老爺嘶聲喊道,他想要站起來,可是他的雙腿自大腿處便被被綁在椅子上,他的下半身根本無法動彈。

    沈逍的嘴角動了動,華靜瑤懷疑他是想笑,卻冇有笑出來。

    “我的膽子不大,所以這份供詞還是交由順天府處置。”

    所以他把口供交給了尹捕頭?

    尹捕頭的腦袋裡有無數隻像羊又像駱駝的大牲口飄過,沈四公子要乾啥啊,這事先也冇有和他串詞啊,下麵他要怎麼做,下麵他要怎麼說?

    尹捕頭無限想念華大小姐,華大小姐行事雖然也有些莫名其妙,可人家至少會在做事之前有個商量啊,即使不商量,也會提前告訴下一步要怎麼做。

    就像今天抓金氏和阿黛,那全都是華大小姐派人去的,人證物證齊全,做得漂漂亮亮乾乾淨淨,僅是這兩個女人,就能讓尹捕頭的功勞簿上再添一筆。

    可是現在呢?這是怎麼回事?

    這口供,這口供分明就是假的,沈四公子是什麼時候偽造出來的啊。

    尹捕頭咬咬牙,事情到了這一步,他隻能配合了。

    他大步上前,一把抓過華四老爺的手,蘸了硃砂,在那份供詞上畫了一個大圓圈,想了想,又在大圓圈上按了好幾個手指印。

    華四老爺拚命掙紮,可他冇有武功,尹捕頭那鐵鉗似的大手抓住他,他無法掙脫。

    可是隻有圓圈和手印顯然還不夠,華四老爺不是無知小民,他是念過書會寫字的。

    尹捕頭想把毛筆交給華四老爺,逼著他簽名字,可是擔心華四老爺會把毛筆插進喉嚨裡,他猶豫不決。

    小孔後的華靜瑤急了,尹捕頭他是不是傻?

    會模仿筆跡的人難找嗎?不難啊,做假字畫的那些人裡就有箇中高手。

    好在尹捕頭最終還是把毛筆放回托盤,用他惡狠狠的本來麵目,對華四老爺說道:“現在這個案子已經成了鐵案。”

    華四老爺哈哈大笑,笑得有些癲狂:“就憑區區一份假供詞,你們居然以為辦成了鐵案?哈哈哈!”

    尹捕頭一怔,是啊,他又不是冇有辦過案,僅憑一份供詞,就想把勳貴子弟送進大牢,這不可能。

    沈逍卻絲毫不受影響,他像變戲法一樣,從懷裡掏出一隻小瓷瓶。

    華靜瑤的目光全都在那隻小瓷瓶上麵?

    這是要上癢藥?

    那這個讓她來啊,她有的是癢藥,她需要的是用癢藥的機會。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華靜瑤瞠目結舌。

    這不是癢藥,這是啞藥。

    沈逍把藥強倒進華四老爺的喉嚨裡,華四老爺初時還在叫罵,可是也不過片刻之間,他的喉嚨裡呼呼做響,像是有很多痰卡在嗓子裡,隨著呼吸上下滾動。

    但那不是聲音。

    華四老爺變成啞巴了!

    華四老爺的手臂並冇有束縛,他伸了手指,指向沈逍。

    如果手指是劍,那麼現在那劍光已經刺透了沈逍的脖子。

    可惜這不是劍,這隻是手指而已。

    隻是沈逍似乎並不這樣想。

    手指能做很多事情,比如把這被逼供的事情寫出來。

    沈逍伸出雙手,忽然抓住了華四老爺的雙手,隻聽哢嚓兩聲,雙手的拇指齊齊扭斷。

    拇指折斷,傷筋動骨一百天,雖說這傷的是隻是手指,可是要想運筆如飛,也要有些日子了。

    華四老爺萬萬冇有想到,永國公府這位粉雕玉琢般的小公子,下手竟然如此狠戾。

    或許是因為手指上傳來的疼痛,也或許是被沈逍的惡行給氣的,華四老爺臉色灰敗,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

    尹捕頭愕然,沈四公子莫不是真的要把這份口供辦成鐵證吧。

    彆說,隻要再找個會模仿筆跡的人,在這口供上簽了名字,那麼這張口供便已是鐵證了。

    “通知華家,華四老爺已招供,收監。”

    沈逍話音剛落,平安便飛奔出去報信了。

    尹捕頭心想,這收監的話,不是應該由我說出來嗎?

    沈逍似是猜到他在想什麼,看他一眼,淡淡說道:“秘密關押。”

    秘密關押,那就不是要關到順天府牢房裡。

    尹捕頭猛然想到一個可能,沈四公子是想要利用華四老爺引出真凶吧。

    華四老爺即使不是凶手,他也是知情人,甚至可能也參與了。

    尹捕頭原本那副倒了八輩子血黴的神情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鬥誌昂揚。

    沈逍冷聲說道:“嗯,就是你想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