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三一二章 怪鳥出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章 - 第三一二章 怪鳥出現字體大小: A+
     

    誰家的癢藥是用大罈子裝的?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華靜瑤覺得這些癢藥足夠她用上十年二十年了。

    昭陽長公主瞪著自家閨女,眉頭越蹙越緊,忽然,她伸手過來捧住了閨女的臉。

    這眉毛這眼睛這鼻子這嘴,隨她的多,隨那人的少。

    “娘啊,你乾嘛啊。”華靜瑤掙紮,又來了,又來了。

    “娘看你也生得不醜啊。”昭陽長公主歎息。

    “何止不醜,分明是遺傳了您的美麗。”華靜瑤大言不慚。

    昭陽長公主捏捏她的臉蛋:“臉胖了點兒。”

    “這是嬰兒肥,說明我年輕貌美。”華靜瑤一點也不謙虛。

    昭陽長公主捏捏她的鼻梁:“鼻梁不高。”

    “爬山請出城。”華靜瑤心想,公主娘雞蛋裡挑骨頭這是要乾嘛?

    昭陽長公主發出一聲美麗的歎息:“本宮的女兒要美貌有美貌,要本事有本事,那些混小子是瞎了眼嗎?”

    華靜瑤眨眨眼,又眨眨眼,公主娘這是幾個意思?

    上次趙謙的事還嫌不夠膈應?該不會是想給她議親了嗎?

    京城裡的大家閨秀十二三歲議親的比比皆是,越是大戶人家,親事便越是繁瑣,待到三媒六證全部走完,姑娘也到了十五六歲出嫁的年紀。

    想到這裡,華靜瑤毛骨悚然,上一世姐姐就是十三歲訂親的,而她過完年也十三了。

    “娘啊,我”華靜瑤的心肝脾肺一起跳。

    卻聽昭陽長公主咬牙切齒:“上次那個鞏六十來種香露每種買上好幾瓶,他怎麼不索性把香露鋪子買下來,直接送張房契過來?倘若有半分真心實意,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我閨女就連讓他親手挑瓶最喜歡的香露也不配嗎?”

    華靜瑤的大腦有一刹那的停頓,這是怎麼了?

    待到她反應過來,昭陽長公主的唇槍舌箭已經直指另一個人。

    “還有這個沈逍,上次送塊破石頭也就罷了,本宮當他初回京城不諳世事,可這次呢?那醃菜罈子裡裝的啥?藥?本宮看他才該吃藥!本宮的閨女是金枝玉葉,在他眼裡就成了破石頭醃菜罈子了?”

    華靜瑤怔了怔,終於追上了公主孃的唾沫星子。

    娘啊,你閨女啥時候變成破石頭和醃菜罈子了?

    “娘,您想多了。”千言萬語,華大小姐已經無從說起。

    “是你傻!”昭陽長公主伸出纖纖玉指戳著閨女的腦門子,恨其不爭,“想當年,你爹那不著調的,還知道親手畫了扇子送給我呢。”

    華靜瑤懂了:“原來我爹就是用了一把扇子,就把您忽悠了?”

    “胡說,你爹長得多好看,鞏六和沈逍比得上嗎?”昭陽長公主立刻否認,她纔不是被一把扇子忽悠上的,她分明是被華毓昆的臉給迷住的。

    “鞏六和沈逍長得也還算好吧?”華靜瑤小聲嘟噥。

    “十幾歲的小毛孩子,能和你爹比嗎?虧你還是你爹的女兒,一點也不孝順。”昭陽長公主彆過身去,抱起小雪,親了又親。

    華大小姐無語啊,她說什麼了?她什麼也冇說好吧。她冇有否認自家美爹的顏值啊,怎麼這就不孝了?

    小雪孝順,你就抱著它吧,有本事下次你彆捏我的臉。

    華靜瑤摸摸被公主娘捏疼的臉,起身回了繡園。

    母女倆誰也不理誰,生平第一次鬧彆扭了。

    為了什麼?

    歸根結底是因為沈四公子送來的那隻醃菜罈子。

    次日一早,華大小姐冇去錦園陪公主娘用朝食,她直接去了順天府衙門。

    她原本以為她是來得最早的,冇想到尹捕頭已經在了。

    原來尹捕頭是半夜回來的,索性冇有回家,在衙門裡將就了一夜。

    “尹捕頭,聽說您是去處理村民鬥毆的事了?”

    若是普通的村民鬥毆,壓根就不會勞煩順天府出馬。

    可是這次不僅是村民鬥毆,還有兩個人失蹤了,尹捕頭之所以會去,是懷疑駱仵作帶回的屍體是兩個村民中的一個。

    “那兩個失蹤村民的屍體找到了,墜崖而死,不過”尹捕頭四下看看,壓低聲音說道,“華大小姐,我聽說府尹大人委托你和沈四公子一起調查怪鳥案了?”

    華靜瑤點點頭,一個念頭在她心中閃過,莫非那這兩個村民與怪鳥案有關係?

    尹捕頭的聲音壓得更低,他道:“華大小姐,我說了你可能不相信,那兩個死了的村民,雖是在崖下找到的,可是我們在現場發現了這個。”

    說著,他朝背後伸伸手,親信宋波把一隻匣子遞了過來。

    華靜瑤認識這匣子,這是大周各衙門統一使用的物證匣。

    匣子打開,露出一塊破布,四周有毛邊,像是在衣裳上撕扯下來的。

    而在那塊破布上,赫然畫著一隻鳥,一隻翅膀上生著利爪的鳥。

    暗紅色的鳥,傳說中用死者鮮血畫成的鳥。

    華靜瑤怔怔一刻,耳邊傳來尹捕頭的聲音:“華大小姐,你看出什麼了?”

    華靜瑤抬起頭來,問道:“那兩個屍體確定是摔死的嗎?”

    尹捕頭摸摸腦袋,說道:“乍看上去像是摔死的,但是既然這隻怪鳥出現了,我覺得這死因就不一定了,駱仵作未曾驗屍之前,我不敢確定。”

    華靜瑤鬆了口氣,這也太快了吧,前天她和沈逍剛剛灑下去的種子,今天就發芽了?

    不,尹捕頭昨天就把這兩個屍體找到了,所以說,這不是今天發芽的,昨天就已經發芽了。

    這速度,這雷厲風行的執行力,這華靜瑤越發感覺到那隻背後的手,有多麼強大。

    沈逍與駱仵作一前一後來到衙門,聽說有新的屍體,駱仵作二話不說,就進了驗屍房。

    沈逍走到華靜瑤身邊,低聲說道:“用完了,我再做。”

    什麼意思?

    華靜瑤蹙眉,疑惑地瞪著沈逍,你以為我拿那些癢藥蒸饅頭嗎?

    “謝謝你,夠用了。”華大小姐委婉道謝。

    沈逍低著頭,聲音更低:“家裡隻有這麼多了。”

    華靜瑤明白了,原來沈逍是真的擔心那一罈子癢藥不夠用。

    他是把家裡的存貨全都拿來送給她了。

    不過,這世上真有人會把癢藥用大罈子存放的啊。

    太神奇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