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三零九章 死士的任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三零九章 死士的任務字體大小: A+
     

    其實不用史甲詳細解釋,華靜瑤也已經明白了。

    對於有權有錢有關係的人而言,京城的戶籍不算事兒,更何況區區一個小馬村。

    可越是如此,郎實背後的這個人反而越難查。

    長公主府能辦成的事,京城裡六七品的官員也同樣能辦成,區彆在於前者易,後者難而已。

    但是總歸還是能辦成。

    眾所周知,在京城這地方,隨便掉下一塊牌匾都能砸到一個當官的。在地方上,六七品就是父母官,一地之主;可是在京城,衙門裡六七品打雜的多的是,這還是能夠補上缺兒的,每年期滿卸任後拿不到實缺,在文選司外麵轉悠的人,有一大半都是六七品的。

    因此,這纔是這件事的難點所在。

    如昭陽長公主這般身份的,一個巴掌就數過來了,可是六七品的小官,放眼望去,比比皆是。

    華靜瑤低頭歎了口氣,再抬起頭來,眉眼彎彎,滿臉都是不懷好笑的笑容。

    駱仵作鬆了口氣,華大小姐從來不會對他這樣笑,所以他同情地看向正襟危坐的沈四公子。

    沈小狸,你要倒黴了。

    果然,華大小姐搖著手裡把玩的小瓷瓶,用她能想像出來的最溫柔最甜美的聲音,對沈逍說道:“這裡麵的藥好像不多了啊。”

    “用完找我要。”沈四公子的聲音一如往常,毫無溫度。

    華大小姐笑得更開心,她把小瓷瓶雙手奉上,沈逍不動聲色,伸手接過小瓷瓶,起身走了出去。

    駱仵作還沉浸在好戲開場前的焦急等待之中,忽然看到沈四公子出去了,駱仵作一時冇有反應過來,他怔怔問道:“這是生氣了?”

    畢竟,那孩子自從變身成沈四公子之後,駱仵作就冇有看到過他的笑容,他好像一直都不高興。

    華靜瑤依然保持著臉上的笑容,她豎起一根手指,對駱仵作說道:“噓,等一會兒。”

    不過,華大小姐口中的“一會兒”,卻足足等了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後,沈四公子終於回來了。

    華靜瑤破天荒地跑過去迎接:“沈四公子,歡迎歸來!”

    沈逍眉頭微蹙,他下意識看看屋角的沙漏,他進去的時間也不是很久吧,華大小姐就吃錯藥了?

    沈逍當然不知道,華靜瑤是不想再與袁氏那女人打交道了。

    如果她冇有走眼,袁氏是死士,這種人的嘴,比死鴨子都要硬。

    死士抱著必死的決心而來,袁氏要在死前,把郎實徹底變成黃木匠。

    所以,華大小姐把袁氏這塊難啃的骨頭踢給了沈四公子。

    果然,她在沈四公子的臉上看到了難得一見的倦意。

    沈四公子雖然有病,可是年輕,那張臉蛋整夜不睡也能白得發光,疲倦什麼的,是屬於中年人的。

    華靜瑤屏退屋裡的其他人,隻有沈逍、駱仵作和她三個人。

    沈逍坐下,卻冇有開口,雙唇緊閉,一臉的冷峻。

    華靜瑤看看駱仵作,發現駱英俊也正看向她,兩人不約而同地屏住呼吸。

    屋內落針可聞,就在華靜瑤和駱仵作這口氣快要憋不住時,沈四公子終於開口了。

    “袁氏不知道黃木匠的真實姓名,她最初的任務是保護他,也同時監視他。有同樣任務的不僅是袁氏,還有另外兩個人,袁氏與他們從未見過,黃木匠雖然落戶在小馬村,但是他不敢長時間住在同一個地方,也不敢與村民過多接觸,因此他每年有一大半的時間是在外麵,他在外麵的時候,也同樣有人保護他、監視他。”

    沈四公子說到這裡,華靜瑤終於明白了,這就是黃木匠之所以是黃木匠,而不是黃農民的主要原因。

    木匠要四處找活乾,不會久在同一個地方,如果黃木匠常去的地方都是小馬村這樣的小山村,恐怕到他老死,也不會有人懷疑他的身份。

    “那現在袁氏為何要殺死黃木匠呢?他開始蠢蠢欲動?”華靜瑤忍不住問道。

    沈逍搖搖頭:“那倒冇有,黃木匠膽子很小,這些年來循規蹈距,袁氏之所以要殺他,是上麵的命令。”

    聽到“上麵”兩個字,華靜瑤眼睛亮了,她問道:“上麵讓袁氏殺了黃木匠,再拉上一個倒黴蛋,把這個案子做成姦夫y婦謀殺親夫?”

    沈逍頷首:“村子裡除了他們以外,隻有姓王的一個外人,袁氏盯上老王之後,曾經悄悄跟蹤過,發現了老王在外麵有個兒子,因此她騙黃木匠說要買馬,趁機把老王請到家裡,二人一起殺死了黃木匠,老王變成了殺人幫凶,又被袁氏以兒子的生命威脅,他隻能成為她的共犯。”

    華靜瑤哈哈大笑,隔壁老王就是一個隻會偷腥的廢物渣渣,癢藥灑上去就全都招了,袁氏恐怕打死也冇有想到,這老王竟然如此冇用。

    不對,袁氏是死士,可也同樣被癢藥拿下了啊?

    “袁氏,現在怎麼樣了?”華大小姐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沈逍冷冷地說道:“活著。”

    華靜瑤鬆了口氣,她真擔心沈逍用力過猛,袁氏已經癢死了。

    “袁氏有冇有招認,她是為誰做事?”華靜瑤問道。

    沈逍臉上的倦意更濃:“她不知道。”

    “她不知道?”華靜瑤和駱仵作異口同聲,“她連命都不要了,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誰?”

    “她是死士,從小就在與世隔絕的地方訓練,這是她的第一個任務,她離開時被用了藥,醒來時就和黃木匠一起在去小馬村的騾車上了。這五年裡,冇有人與她聯絡過,直到十幾天前,黃木匠不在家,她在自家院子裡發現了上麵給她的第二個任務,就是殺死黃木匠後,再到順天府認罪。”

    說到這裡,沈逍頓了頓,繼續說道:“史甲不去,她也會拉上老王一起投案。”

    華靜瑤怔了怔,原來她還是多此一舉了。

    不,冇有,她冇有多此一舉,她讓史甲抓了袁氏和老王,而不是讓這兩個人進了順天府,所以現在,他們才能審出這些事來,若是袁氏和老王先去的是順天府,那麼此時此刻,林子裡被髮現的那具無名屍,便永遠就是黃木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