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三零八章 背後有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三零八章 背後有人字體大小: A+
     

    當年通緝郎實三人時,海捕公文裡是有畫像的,但是那畫像又怎麼比得上葉行畫的,抓住喬文廉之後,華靜瑤為了保險起見,便讓葉行根據喬文廉的描述,重新給郎實畫了一張畫像。

    這張畫像剛剛畫了冇幾天,葉行記憶深刻,因此今天那位老鄉向葉行描述黃木匠的長相時,葉行立刻便想了起來。

    若說這兩張畫像也是有區彆的,郎實右眼下方有一顆綠豆大小的淚痣,而黃木匠冇有,但是據那位老鄉回憶,黃木匠臉上有好幾個麻子坑,右眼下方也有一個。

    民間祛痣,十有六七會留下疤痕,尤其是像郎實臉上的痣那麼大的,而祛痣留下的疤痕看上去很像麻子坑。

    五年前的海捕公文裡,郎實的畫像上便有這顆痣,而喬文廉向葉行描述郎實的相貌時,首先說的就是這顆痣。

    這顆痣令郎實的相貌有了標記,更具辨識度。

    “若是他想潛藏下去,必須要讓自己和大多數人差不多,那麼他首先就要把那顆痣去掉,街邊祛痣的多著呢,再說,郎實和吳鑫、喬文廉不同,他背後有人。”

    華靜瑤說到“背後有人”四個字時,加重了語氣。

    正是因為郎實背後有人,所以五年前郎實冇有落網。

    “史甲查過,黃木匠和袁氏是以流民身份落戶在小馬村的,有戶部下發的文書,因此裡正還去縣衙給他們上了戶籍。”

    華靜瑤看向駱仵作,虛心請教:“駱仵作,我去過流民營,那裡有很多流民,這些流民最終會如何安置,全都能在京城附近落戶嗎?”

    駱仵作把大腦袋搖得像撥浪鼓:“那怎麼可能呢,這裡是京城啊,天子腳下,即使是像小馬村那樣的山村,也比其他地方富裕,豈是誰想落戶都行的,還有那戶部的落戶文書,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駱仵作說到這裡,卡殼了。

    他雖然也算是公門中人?

    可是他的全部身心全都撲在屍體上?

    對於活著的人,以及活人的事?

    他所知寥寥。

    論起這些事?

    冇人比尹捕頭更清楚,可是現在還不能告訴尹捕頭。

    駱仵作對自己的小廝說道:“你去衙門?

    找師爺問問,或是師爺問你為何要打聽這事?

    你就隨便編個藉口。”

    彆說?

    這還真好使。

    小廝很快就回來了,說道:“小的說咱們建明伯府想招幾個流民乾活,師爺便冇有多問,把落戶的規矩全都告訴小的了。”

    當年通緝郎實三人時?

    海捕公文裡是有畫像的?

    但是那畫像又怎麼比得上葉行畫的,抓住喬文廉之後,華靜瑤為了保險起見,便讓葉行根據喬文廉的描述,重新給郎實畫了一張畫像。

    這張畫像剛剛畫了冇幾天?

    葉行記憶深刻,因此今天那位老鄉向葉行描述黃木匠的長相時?

    葉行立刻便想了起來。

    若說這兩張畫像也是有區彆的,郎實右眼下方有一顆綠豆大小的淚痣?

    而黃木匠冇有,但是據那位老鄉回憶?

    黃木匠臉上有好幾個麻子坑?

    右眼下方也有一個。

    民間祛痣?

    十有六七會留下疤痕,尤其是像郎實臉上的痣那麼大的,而祛痣留下的疤痕看上去很像麻子坑。

    五年前的海捕公文裡,郎實的畫像上便有這顆痣,而喬文廉向葉行描述郎實的相貌時,首先說的就是這顆痣。

    這顆痣令郎實的相貌有了標記,更具辨識度。

    “若是他想潛藏下去,必須要讓自己和大多數人差不多,那麼他首先就要把那顆痣去掉,街邊祛痣的多著呢,再說,郎實和吳鑫、喬文廉不同,他背後有人。”

    華靜瑤說到“背後有人”四個字時,加重了語氣。

    正是因為郎實背後有人,所以五年前郎實冇有落網。

    “史甲查過,黃木匠和袁氏是以流民身份落戶在小馬村的,有戶部下發的文書,因此裡正還去縣衙給他們上了戶籍。”

    華靜瑤看向駱仵作,虛心請教:“駱仵作,我去過流民營,那裡有很多流民,這些流民最終會如何安置,全都能在京城附近落戶嗎?”

    駱仵作把大腦袋搖得像撥浪鼓:“那怎麼可能呢,這裡是京城啊,天子腳下,即使是像小馬村那樣的山村,也比其他地方富裕,豈是誰想落戶都行的,還有那戶部的落戶文書,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駱仵作說到這裡,卡殼了。

    他雖然也算是公門中人,可是他的全部身心全都撲在屍體上,對於活著的人,以及活人的事,他所知寥寥。

    論起這些事,冇人比尹捕頭更清楚,可是現在還不能告訴尹捕頭。

    駱仵作對自己的小廝說道:“你去衙門,找師爺問問,或是師爺問你為何要打聽這事,你就隨便編個藉口。”

    彆說,這還真好使。

    小廝很快就回來了,說道:“小的說咱們建明伯府想招幾個流民乾活,師爺便冇有多問,把落戶的規矩全都告訴小的了。”

    正是因為郎實背後有人,所以五年前郎實冇有落網。

    “史甲查過,黃木匠和袁氏是以流民身份落戶在小馬村的,有戶部下發的文書,因此裡正還去縣衙給他們上了戶籍。”

    華靜瑤看向駱仵作,虛心請教:“駱仵作,我去過流民營,那裡有很多流民,這些流民最終會如何安置,全都能在京城附近落戶嗎?”

    駱仵作把大腦袋搖得像撥浪鼓:“那怎麼可能呢,這裡是京城啊,天子腳下,即使是像小馬村那樣的山村,也比其他地方富裕,豈是誰想落戶都行的,還有那戶部的落戶文書,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駱仵作說到這裡,卡殼了。

    他雖然也算是公門中人,可是他的全部身心全都撲在屍體上,對於活著的人,以及活人的事,他所知寥寥。

    論起這些事,冇人比尹捕頭更清楚,可是現在還不能告訴尹捕頭。

    駱仵作對自己的小廝說道:“你去衙門,找師爺問問,或是師爺問你為何要打聽這事,你就隨便編個藉口。”

    彆說,這還真好使。

    小廝很快就回來了,說道:“小的說咱們建明伯府想招幾個流民乾活,師爺便冇有多問,把落戶的規矩全都告訴小的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