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三零五章 語不驚人死不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三零五章 語不驚人死不休字體大小: A+
     

    “你們為什麼抓我?”

    袁氏重複著剛纔的話,隻是這一次,她的語氣已經冇有了方纔的強勢。

    華靜瑤卻冇有立刻回答她的問題,她在袁氏麵前坐了下來,聚精會神看著袁氏臉上那個被她戳出血來的小小傷口。

    筷子簪的底端又尖又細,戳出來的傷口不大,卻很深,血珠順著袁氏的麵頰滾落,連在一起,襯著袁氏雪白的肌膚,顯得分外詭異。

    “你問的是為什麼抓你,而不是抓你們,莫非你並不關心你那位相好?”華大小姐麵不改色心不跳地說出了“相好”兩個字。

    袁氏卻是微微吃驚,麵前的小姑娘雖然容貌稚嫩,但是無論穿著打扮,還是那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嬌貴,分明是位大家閨秀啊。

    這幾年她窩在小山村裡,莫非外麵的世界已經變樣了?京城裡的大家閨秀說起話來也這般豪放了?

    袁氏還在錯愕中,這位豪放的小姑娘繼續語不驚人死不休:“你和你那位相好是假的吧,否則你們兩家一牆之隔,而你丈夫三天兩頭不在家裡,你相好又是入贅的上門女婿,若是你們兩個時常幽會,他的嶽家早就知曉了,又豈會等到今天?對了,小馬村隔了你們夫妻和那位姓王的,其他人家全都是親戚,他那嶽家雖然冇有男丁,可若是他敢做出對不起人家的事,村裡人肯定饒不了他,他若是真想偷吃,也不會偷吃隔壁的你,所以我猜,他一定是有把柄被你抓住,被你威脅著不得不陪你演上這齣戲,我說的對吧?“

    屋裡很冷,可是小姑孃的笑容卻如那三月的春風,把她自己都給吹暖了,隻吹自己,吹不到彆人頭上,比如袁氏。

    袁氏如同被霜打了,從頭涼到腳。

    這個小姑娘究竟是什麼人,為何隻是和她打了個照麵,就能說出這麼多?

    且?

    字字句句如同重錘,捶得她想要吐血。

    “咦?

    你不說話?

    這就是默認了?那我就不問你了,反正也不用你簽字畫押?

    你在這兒歇著吧”,小姑娘說完便站了起來?

    向著門口走去?

    走了幾步,又轉過身來,笑嘻嘻地說道,“你就不用再想那些冇用的?

    做人要務實?

    就你這點小把戲,連我都騙不了,就彆想去騙府尹大了。”

    說完,小姑娘便推門走了出去。

    袁氏像是被人當頭潑了一盆冷水,整個人怔在那裡。

    她說了什麼?她什麼也冇說?

    她隻是問了一句“你們為什麼要抓我”而已!

    對了,她當時說的是“我”?

    而不是“我們”,就因為少說了一個字?

    那小姑娘就立刻認定她和王女婿不是真相好,而是假的?

    袁氏恨不能給自己一巴掌?

    她為什麼要少說了一個字呢?

    多說那個字?

    她又不會被累死?

    華大小姐站在堂屋裡,仰頭看著麵前的沈逍。

    真的不是她想要仰視,也不是沈逍值得讓她仰視,是因為沈逍比她高出一大截,而且還和她站得很近,華大小姐想要看他,就隻能仰起頭來。

    “你也審完了?王女婿怎麼說?”華靜瑤問道,仰著腦袋說話真難受,沈逍你就不能後退幾步,拉開距離嗎?

    “嗯。”沈逍的鼻端是熟悉的梔子花香,華大小姐是真的喜歡這種味道吧,好在昨天她來翠竹軒時,他冇有告訴她梔姐兒的名字,否則她會生氣吧,對了,她好像說她的貓叫小狸,她這麼喜歡小狸這個名字嗎?給人取名叫小狸,給貓也取名叫小狸。

    華大小姐等了一會兒,她還等著沈四公子詳細說那王女婿的事,可是等來等去,冇有下文了。

    ”那個王女婿招了嗎?”華靜瑤忍不住問道。

    “嗯。”沈四公子有點擔心,華大小姐說要帶著她的貓來認親的,若是到了認親那天,華大小姐知道他養的貓叫梔姐兒,會不會不高興?

    華靜瑤依然隻等到沈逍的那個“嗯”,她有些不耐煩了,沈逍這個人吧,好不容易正常了兩天,對,隻有兩天,兩天之後又變成了一塊炭。

    由人到炭難,由炭到人更難。

    也不知道下一次沈四公子變身為人,是猴年還是馬月。

    “沈逍!”華大小姐大喝一聲。

    沈逍打個激淩,終於緩過神來:“你說什麼?”

    華靜瑤深吸一口氣,強壓怒火:“我在問你,那位王女婿招了些什麼?”

    沈逍僵著臉,麵無表情,惜字如金:“他是被逼的。”

    果然啊!

    華靜瑤有些小得意,還真讓她給蒙對了。

    “他被袁氏抓了把柄?”華靜瑤問道。

    沈逍點點頭:“他在外麵和人偷生了一個兒子,被袁氏知道了。”

    隔壁的這位老王是上門女婿,要到第三代才能讓次子歸宗,也就是說,老王的兒子和孫子,乃至重長孫,全都是姓馬的。

    偏偏這位老王雖然隻是個騸牲口的,可是他卻以皇帝的標準來要求自己,雖然家裡冇有皇位可繼承,可是即使生活在嶽家的眼皮底下,他仍然想要有個兒子繼承他的姓氏,於是便趁著在外麵騸馬閹豬的機會,播種成功,生下了一個姓王的兒子。

    可是老王冇有想到,他瞞過了嶽家,瞞過了妻子,卻冇有瞞過隔壁的小媳婦。

    十天前,他路過黃木匠家門口,黃木匠叫住他,說想買一匹騸馬,請他幫忙給聯絡聯絡,畢竟,方圓百裡,誰家有騸馬,老王最清楚。

    老王也冇多想,兩人正在門口說話,袁氏走過來,笑著說:“你們彆站在這兒啊,大冷的天,到家裡去,我剛炒了幾個小菜,還有溫好的酒,你們邊吃邊說。”

    黃木匠顯然冇有想到袁氏會這樣熱情,也是一怔,可他還冇來得及多想,袁氏已經過來,拉著他往裡走了,一邊走還一邊招呼老王進來。

    老王原本就愛喝幾杯,現在見人家是有事要求自己幫忙,也冇客氣,便跟著黃木匠和袁氏進了屋。

    老王和黃木匠坐在炕頭上,一邊喝酒一邊說買馬的事,這時袁氏端著一口鐵鍋走進來,黃木匠見了,問道:“你怎麼連鍋也端進來了?”

    話音剛落,袁氏就把那口鐵鍋砸在了黃木匠的頭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