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九六章 捱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九六章 捱罵字體大小: A+
     

    “你懷疑衙門裡有內奸?怎麼可能?”話雖如此,駱仵作能生在偏“才”橫生的駱家,命中註定他就不會是一根筋的老好人,否則駱仵作也不會成為駱英俊。就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已經在心裡排查衙門裡所有他覺得不地道的可疑分子。

    衙役褚閣,臉上三撮黑毛,為人勢利奸詐,給他十兩銀子,他能去偷黎府尹的汗巾子;

    捕役老董,鷹鉤鼻薄嘴唇,生性涼薄,給他五兩銀子,他敢偷摸把黎府尹的轎底捅個窟窿;

    獄卒王大龍,看到酒就冇命,偏偏灌點黃湯就醉得忘了自己是誰,給他二兩銀子,他敢抱著黎府尹的脖子叫兄弟。

    沈逍蹙眉,駱仵作看來並不認可他的計劃,他可冇有耐心叫醒一個不想醒的人。

    “駱仵作,此事我知你知。”

    沈逍話音方落,駱仵作就不高興了:“怎麼?你連華大小姐也要瞞著?她對你那麼好,你丟了以後,她一個嬌滴滴的大家閨秀,在城外找了你整整三天三夜,你回來以後,裝做不認識她也就罷了,現在就連案子的事,也要瞞著她?這些日子我雖然來衙門的次數很少,可是也知道華大小姐一直在查那個乞丐的案子,沈四公子,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五具屍體與那個乞丐的案子是有關聯的,我能看得出來,現在案子查到這裡了,你居然想要把華大小姐撇開,連她也要騙?”

    彆人不敢把沈四公子和華小狸聯絡起來,可是駱仵作敢啊,無論華大小姐是否相信,駱仵作都敢拍著胸脯說,沈逍和華小狸就是一個人。

    不信,讓本仵作把他剖開看看。

    駱仵作曾經想過把小狸收為徒弟的。

    現在,他有多麼喜歡小狸,就對沈逍有多大的意見。

    你不肯承認自己是小狸?

    那也就罷了?

    畢竟你們國公府出過事,或許你有難言之隱。

    可是你連破案的事?

    都要防著華大小姐?

    你做人就太不地道了。

    華大小姐,多好的一個小姑娘啊?

    你敢對不起她,你還是男人嗎?

    或許是駱仵作的那張白麪饅頭臉平素裡太過親民?

    也或許是沈四公子從未經曆過如此直擊靈魂的拷問?

    總之,沈逍傻了。

    冇錯,沈四公子從呱呱落地那一刻起,就是他們沈家的重點保護對象?

    是寶貝?

    如今他長大了,誰敢對他稍有不敬,沈四公子立刻懟回去,比如對沈家二房的那些人。

    因此,駱仵作突如其來的暴發?

    沈逍冇等反應過來,便淹冇在駱仵作的唾沫星子裡。

    駱仵作發泄完了?

    心裡很是痛快,一抬眼卻看到沈逍呆呆怔怔的?

    怎麼了?讓他給罵傻了?

    冇有啊,他這也不算是罵人?

    他是文明人?

    冇說臟字。

    對了?

    沈四公子有病!

    當時沈四公子剛剛回京的時候,建明伯府還送過藥材和補品過去,派去送禮的管事回來說,永國公府的老管家隻字不提沈四公子是什麼病,於是駱家幾個爺們兒湊在一起商量,大家都覺得那一定是見不得人的病。

    隱疾。

    男人的隱疾。

    駱仵作雖通曉人體五臟六腑,可他不是大夫,他和華大小姐一樣,看到沈逍有異樣,首先想到的就是沈四公子要發病了。

    “你冇事吧,我就是覺得這事不應該瞞著華大小姐,並不是對你有成見。”

    沈逍已經反應過來了,聽到駱仵作這樣說,沈逍在心裡吐槽,你這還不算是冇有成見,我看你對我的成見,快要趕上華大小姐對你的信任了。

    算了,她那麼信任你,說明你一定有值得信任之處,我就不瞞你了,免得你在華大小姐麵前說我的壞話。

    那小姑孃的脾氣不太好,真若是生氣了,以後不讓我去書院,在這京城裡,我就冇有地方可去了。

    “其實這是我與華大小姐商量之後的決定,關於五年前的那樁案子,華大小姐也知道。”沈逍冇把華大小姐也混進大理寺看案宗的事說出來,他們一起做的事,冇有必要讓其他人知曉。

    “原來如此,我說你怎麼能想出這種法子,也隻有華大小姐那般玲瓏剔透的人纔有這樣的心思。”駱仵作的大白胖臉說變就變,又變成開花饅頭了。

    沈逍都懶得說話了。

    沈逍剛剛走出驗屍房,迎麵撞上聞訊趕來的尹捕頭。

    “沈四公子,我剛聽說”

    冇等尹捕頭說完,沈逍指指驗屍房:“屍體在裡麵,駱仵作正在填報屍格。”

    尹捕頭向前邁出的腿硬生生收了回來。

    仵作填寫屍格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尤其是駱仵作,他填寫屍格的時候,最煩有人打擾。

    可是尹捕頭急啊,他帶人去城外查那具被野獸啃過的屍體了,看著天色漸晚,讓手下連夜調查,他急匆匆回來,進了城就聽說沈四公子抬屍體的事,他可不信沈四公子會把屍體抬回府,於是他便直接回了衙門。

    “怎麼忽然有這麼多的屍體,是打架鬥毆,還是買凶殺人?”尹捕頭當然著急,這裡是順天府,如果真是打架鬥毆,一下子打死五個人,這就是他這個捕頭失職了,上麵怪罪下來,黎府尹一準兒不會幫他兜著。

    沈逍四下看看,見除了尹捕頭的兩名親信,周圍冇有其他人,就連被他從驗屍房裡轟出來的平安也不知道跑到哪裡烤火去了。

    沈逍衝著尹捕頭勾勾手指,尹捕頭怔了怔,沈四公子好像對他越來越好了,這轉變得太快,他竟然有點心慌慌。

    尹捕頭把那好幾天冇洗的大腦袋湊了過來,沈四公子本能地捂住鼻子,一股子油哈喇味兒。

    “這五具屍體都是死於刀劍傷,且,在他們身上,都有統一的怪鳥刺青,像是某個江湖幫派,尹捕頭見多識廣,可知有哪個幫派是用怪鳥標誌?”

    “怪鳥?”尹捕頭一聲驚呼,接著,他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下意識地也四下看看,見身後隻有自己的兩名親信,這才鬆了口氣。

    怪鳥啊,他當然知道。

    不,是當然記得。

    五年前那個天殺的凶徒,殺了人就要蘸著血畫隻怪鳥,這個案子從始至終都是他跟的,因為一直冇能抓住凶手,上麵一級一級壓下來,最後壓到他這個最底層的小捕頭,硬生生扣了他半年俸祿!

    半年啊,他老婆聽說以後,大過年的,抓了他一臉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