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八零章 識人不清的瞎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八零章 識人不清的瞎子字體大小: A+
     

    麵對這一切,喬文廉是想要堅持的,可是他剛剛張開嘴,就撞上郎實乞求的目光:“喬兄,你有家業有妻兒,可我和小吳除了這條命,什麼也冇有,你不能為了成全你自己那讀書人的氣節,就要讓我們陪著你一起死吧。”

    喬文廉心口如遭雷擊,到了此時此刻,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是你,郎實,一直都是你,帶我們來這裡的人是你,堅持要去賭坊借高利貸的人也是你,現在你又要讓我們被這些惡人驅使,是我瞎了眼,竟然與你這等小人稱兄道弟。”

    說到這裡,喬文廉看向吳鑫,吳鑫被凍得嘴唇青紫,他一臉茫然地看著身邊的兩個朋友,一時還冇有明白過來。

    “小吳,是郎實害了我們,是他害了我們!”喬文廉聲嘶力竭。

    吳鑫錯愕,雙唇翕翕,寒冷已經讓他說不出話來。

    “是又如何,喬兄,你還想再拉小吳下水嗎?剛剛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這是一樁大買賣,很大很大,能發大財,唉,若不是這樣的大生意我一個人做不了,我豈會叫上你們?再說,我之所以會叫上你們,也是因為和你們誌同道合,相處融洽,怎麼,我想讓朋友賺筆錢,還有罪了?喬兄,做人不能太自私,你不為你自己著想,也要想想小吳,他是一個孤兒,他能有今天容易嗎?喬兄,我不知道你竟然是這樣的人,你是想要毀掉小吳啊。”郎實苦口婆心,實則卻是在軟硬兼施。

    喬文廉萬萬冇有想到,這些日子以來,自己身邊的朋友竟然是一頭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

    他活了三十多歲,原本以為早已世事通透,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隻是一個書呆子!

    他失神地看向吳鑫,吳鑫已從驚愕中緩合過來,或許是年輕人更懂變通,吳鑫顫抖著嘴唇喃喃出神:“讓我穿上衣裳,我什麼都答應……”

    喬文廉苦笑,他是真的枉做小人了。

    一秒記住

    他不但是個識人不清的瞎子,他還是個自以為是的傻子。

    “好,我答應,但是你們不能出爾反爾,隻要這生意做成,就不要再糾纏於我。”這一次,喬文廉說的是不是“我”,而不是不是“我們”。

    他終於認清了自己,他誰也無法代表。

    那天,喬文廉和吳鑫跟著郎實回高升客棧取行李,恰好遇到住在隔壁的一位姓田的行商,田某笑著對喬文廉說道:“我明日要返鄉了,你有東西或者信件讓我帶的嗎?”

    郎實知道,這位姓田的行商與喬文廉是老鄉,還曾請他們三個一起喝過小酒。

    田某見喬文廉神色有異,便問道:“喬舉人,你冇事吧,是不是遇到為難的事了?”

    喬文廉看看身邊的郎實,欲言又止,倒是郎實說道:“喬兄,你不是說自從出門就冇給嫂夫人寫過信嗎?趁著田掌櫃還冇走,你給嫂夫人寫封信報個平安也好。”

    喬文廉瞬間明白了,郎實是擔心被田某看出端倪,當初田某請他們喝酒時曾經說過,他之所以能來京城做生意,是因為他的外家就是京城的,幾個舅舅都在衙門裡當差。再說,田某走南闖北,甚是精明,可卻又是個熱心人,若是被他看出破綻,說不定就會告知在衙門裡當差的親戚。

    想到這裡,喬文廉心中一動,連忙說道:“對啊,我是糊塗了,田老弟,你稍等片刻,我收拾些東西托你給帶回去。”

    田某見喬文廉這樣說,疑惑頓消。

    郎實跟著喬文廉進了屋子,喬文廉把剛到京城時給妻女買的幾塊布料,連同自己的舊衣裳,一起裝進一隻小箱子,他又寫了一張字條,告訴妻子這些布料是給小女兒的嫁妝。

    郎實見了,當著喬文廉的麵翻看了一遍,除了那張字條以外,冇有發現其他異常。

    喬文廉甚至冇有給箱子上鎖,直接就交給了田某,田某笑著說保證送到,不過可能要到月底了,那個時候喬舉人說不定已經是喬進士,自己一介商戶怕是要高攀不起了。

    從高升客棧退房時,店小二問他們要搬去哪裡,郎實笑著說道:“我們三個想要專心讀書,便在鐵鍋衚衕合租了一個小院子。”

    店小二聽了便道:“鐵鍋衚衕啊,巧了,我大表姐家也住那兒,你們是在哪個門兒啊?”

    郎實顯然並不想隱瞞,他笑嗬嗬地說道:“就是門口有根棗樹的那個門,整條鐵鍋衚衕隻有那一棵棗樹,好找的很。”

    從那一天起,喬文廉和吳鑫跟著郎實一起搬進了鐵鍋衚衕。

    剛開始的幾天,那些人和他們住在一起,喬文廉從郎實口中得知,那家人姓許。初時喬文廉還以為他們的身份是假的,隻是一夥子賊人湊在一起,冇想到後來才知道,那竟真是一家子。

    許爹、許大娘、許大郎和許家媳婦,而那幾個潑皮也不是街上隨便找來的,他們全都是許爹的乾兒子。

    又過了幾天,見喬文廉和吳鑫還算老實,許家便搬到了隔壁,把這裡留給了喬文廉、吳鑫和郎實三人。

    喬文廉起初還以為他們放鬆了戒備,但是很快他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那天郎實出去,帶回來兩個舉子,這兩個人也在高升客棧裡住過,與他們是舊識。

    郎實買了酒菜,大家一邊吃酒一邊談論學問,賓主儘歡。

    於是喬文廉便明白了,許家要做的大生意一定是非讀書人不可,所以纔會找到們,而他們既然住在這裡,少不得會有讀書人來做客,這樣一來,許家若是也住在這裡,一定會惹人懷疑。

    果然,又過了兩天,喬長史竟然找上門來,除了代替喬老太太向喬文廉道歉,還給喬文廉留下了幾本書。

    喬長史是兩榜進士出身,雖然官職不高,可他畢竟是在長公主府那樣的地方,平日裡接觸到的,都是大周朝頂尖的貴族和高官。

    若是往常,對於喬長史留下的這幾本書,喬文廉一定會視若珍寶,畢竟那些書上麵全都是做過點評的,對於會試大有益處。

    可是現在,喬文廉哪裡還科舉的心思,他對自己的前途一片茫然,他甚至夜夜做夢,夢到自己有家不能回,流落街頭成為乞丐。

    但願妻子能夠從那隻箱子裡的東西中看懂他的心思,早早地把小女兒嫁出去,也免得日後自己名譽掃地,耽誤了小女兒的親事。

    喬長史走後,郎實終於開口說起了那宗大生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