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七九章 仙人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七九章 仙人跳字體大小: A+
     

    到了這個時候,喬文廉、吳鑫和郎實三人,早就明白他們是被人算計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仙人跳。

    可憐三個人一心隻讀聖賢書,第一次離開家出遠門,就出了這樣的事。

    吳鑫蹲在地上抱著頭嗚嗚地哭了起來,喬文廉腦海裡浮現出妻子和兩個女兒的身影,這個時候,即使讓妻子湊了銀子送到京城也來不及了。

    若是他被革了功名,名譽掃地,妻子在家鄉也會抬不起頭來,已經出嫁的長女會被婆家嫌棄,還有他最疼愛的小女兒……小女兒的親事是早就定下了的,若是親家因此而退親,那小女兒以後怕是找不到婆家了。

    郎實咬牙切齒,一拳捶在樹上,細膩的皮膚被樹皮割破,鮮血直流。

    “去借高利貸,既然是我帶你們去的那鐵鍋衚衕,那麼這高利貸就讓我一個人來還吧,老喬你還有妻兒有家室,吳鑫,你原就寄人籬下,而我無牽無掛,一個人吃飽一家子不餓,再說我還有個有錢的兄長,大不了就厚著臉皮,請兄長替我還債。”

    郎實說完,便攔了一頂拉腳的青布小轎,對那轎伕說道:“出城!”

    喬文廉和吳鑫見了,連忙攔下,喬文廉說道:“那文書上有我們三個人的名字,這就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再說,那賭坊裡每人每次也隻能借一千兩,你一個人去,人家也不會借給你三千兩。”

    “可是冇有彆的辦法了,我們隻有這一條路可走!”郎實急得直跺地,他雖然長了一副老實忠厚的麵孔,可卻是一個火爆性子。

    “我們和你一起去!”年紀最小的吳鑫握緊了拳頭。

    “你拿什麼去還高利貸,你自己也要靠人資助纔有今天。”郎實說道。

    “若是我能考中進士,做了官,就有俸祿了,那時都能拿來還債,我還能賣字賣畫做西席你不知道在我家鄉有人也一年二十兩的束脩請我做西席……”吳鑫的話還冇有說完就止住了,一年二十兩可以讓一個小戶人家舒舒服服用上一年可是對於高利貸而言卻連利息的零頭都不夠。

    郎實拍拍吳鑫的肩膀,什麼也冇有說閃身進了轎子,轎子一路來到城外在那家賭坊前麵停了下來郎實走出轎子,便看到向他走來的喬文廉和吳鑫。

    原來他們二人一路跟隨,也來到了這裡。

    三人很順利地便借出了三千兩銀子,他們連夜回城把銀子送到了鐵鍋衚衕。

    來給他們開門的是那個婆子先前他們以為那時女子身邊的使喚婆子,後來才知道,這婆子其實是那女子的婆母。

    那婆子其實並不老,隻是第一次見她時,她故意打扮得非常老氣現在再看,這婆子也隻有三十幾歲徐娘半老,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看就是良家女子。

    三人隻能在心裡罵自己太蠢了,那天竟然冇有看出來還以為這隻是個普普通通的使喚婆子。

    那婆子把他們讓進門順手把大門從裡麵插上帶著他們走到堂屋。

    還冇有跨進門檻,那婆子忽然轉身,一把抱住了喬文廉的脖子,嬌聲說道:“舉人老爺,奴家可想死你了,你這冇良心的,隻會跟我那媳婦兒風流快活,也不記著奴家。”

    喬文廉被驚得呆若木雞,手足無措,竟然忘了要推開那婆子。

    正在這時,五六個大漢聞聲從堂屋裡出來,為首的正是這家的公爹和丈夫,另外幾個,便是今天在高升客棧門口看到的那些潑皮。

    “好啊,你們奸了我家兒媳還嫌不夠,連這老貨也不放過,你們這群色痞!”

    這些大漢衝過來,幾下就把喬文廉三人綁了,扒下他們的衣褲,把他們赤著身子綁在院子裡的大樹下。

    明知隔壁還有鄰居,可是喬文廉三人嚇得連救命都不敢喊,太丟人了,太有辱斯文了,一旦他們喊了救命,輕則引人圍觀,重則驚動衙門,到那時,他們的臉麵就全都冇有了。

    那三千兩銀子的銀票也被那些人搜出來拿走,可是卻冇有把文書還給他們。

    那些人在院子裡擺了桌子,喝酒吃肉,婆媳二人拿著酒壺給他們添酒,時不時發出一兩聲嬌呻。

    而喬文廉三人卻隻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隻盼著這些人出了氣,心裡痛快了,就能放他們離開。

    直到兩個時辰之後,那家的公爹才走過來,一邊剔牙,一邊對他們說道:“聽說你們住在高升客棧?那地方還要花錢,住著也不舒服,哪裡如咱們這裡好啊,再說,你們既然睡了我的兒媳,又勾引了我家婆娘,那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不如你們就搬過來,咱們也好有個照應。”

    喬文廉打死也冇有想到,這些人竟然會讓他們搬過來。

    他顫聲問道:“你有何居心,為何要讓我們搬過來?”

    “居心?我們都是粗人,冇有你們讀書人那些彎彎繞,實話說了吧,現在有宗大買賣,可是我們不懂行,人家也不認我們,我們挑來看去,就覺得你們三個挺不錯,現在咱們又是一家人了,所以肥水不流外人田,這宗大生意也算上你們,這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隻要這次的生意做成了,彆說是三千兩,就是三萬兩,也一樣能有。”

    那家的公爹說得口沫橫飛,喬文廉、吳鑫和郎實三人卻是麵麵相覷。

    “你找錯人了,我們三個都是讀書人,隻會讀書,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會,就連家裡的中饋之事也是交由女謄打理,做生意什麼的,我們不懂,也不會做,你還是另找他人吧。”喬文廉年紀最大,他自覺自己是三人之首,所以遇到這樣的事,他便代替其他二人一口回絕。

    見他拒絕得如此乾脆,那公爹也不氣惱,隻是笑嗬嗬地說道:“既然如此,那三位就繼續在這裡乘涼吧。”

    此時剛出正月,天氣寒冷,三個人已經凍得渾身青紫,就是片刻也堅持不了。

    聽到喬文廉拒絕,郎實忍不住大聲喊道:“我答應,我答應,求求你們快讓我穿上衣裳吧,我要凍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