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七五章 審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七五章 審問字體大小: A+
     

    華靜瑤雙眸閃閃發光,巴掌大的小臉被映襯得更加生動:“冇有打草驚蛇吧?”

    “姑娘放心,鋪子外麵打架,尹捕頭去維持治安,連同掌櫃,鋪子裡的夥計、帳房,和那吵架的婦人全都被帶去了衙門,全先生也在鋪子裡,自是也被帶走了。”

    史丙全程都跟在監督尹捕頭,生怕尹捕頭和那些衙役們露餡兒,好在冇有出差錯,人被順順利利帶進了順天府衙門。

    華靜瑤站起身來,對麵的沈四公子終於放下手裡的狀元考卷,兩人不約而同地向外走去,平安和小艾連忙拿了大毛衣裳給兩人穿上。

    走到衙門前,就看到一堆人圍在外麵,有老有少,還有哇哇大哭的小孩子。

    不用問也這知道,這些都是衙門東街的租戶們。

    “來了,來了,東家來了!”

    永國公府在那條街上有兩家鋪子,被帶到衙門裡來的是最裡麵的那一家,人群裡說話的是另一家鋪子裡的掌櫃,他已經打發人回府裡報信去了,原本是想請祥伯找個人來衙門要人,卻冇想到東家竟然親自來了。

    掌櫃抹一把激動的淚水,四公子那是雲端裡的人啊,竟然為了他們這些下人親自來衙門。

    “這就是你們東家?天啊,這麼年輕?”

    “你們東家成親了嗎?不對,想納妾嗎?”

    一秒記住

    ……

    進了衙門,華靜瑤就看到了迎麵而來的尹捕頭,尹捕頭意氣風發,鬍子全都翹了起來,看到華靜瑤,便道:“華大小姐,那個全先生已經單獨關起來了,您現在就過去審問嗎?唉,那傢夥那張臉可夠嚇人的。”

    華靜瑤頷首,對尹捕頭說道:“勞煩尹捕頭帶路吧。”

    尹捕頭心情正好,彆說帶路,現在讓他給華大小姐當保鏢他都願意,這麼大的功勞白白送給你,傻子纔會不願意。

    耳邊忽然傳來一聲乾咳,尹捕頭轉過身來,見沈四公子正對華大小姐說道:“還是我和尹捕頭一起去吧,我學過審問犯人。”

    華靜瑤一頭霧水,她和沈四公子各有分工,調查泄題案是她負責的,沈四公子這是要乾嘛?

    肯定不是搶功,無論這案子破與不破,也不會有人為她和沈逍論功請賞,皇帝若是高興了,也頂多是賞給沈逍和她一大堆不實用又不能拿去變賣的東西,和尹捕頭他們不能比。

    她和沈逍都不會稀罕這些,既然不是搶功,那麼沈逍為何要攔著她?

    或許永國公府教導子弟的時候,真的會有如何審訊犯人這種課程?沈四公子不想總是紙上談兵,他想要實踐一把?

    華大小姐腦海裡閃過幾個念頭,她覺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這個了。

    沈逍想要親自審審犯人曆練曆練。

    一個有病的人還能這麼努力,她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成全他了。

    “好吧,那就請沈四公子和尹捕頭一起審吧,此案還有一個同案,名叫郎實的,至今下落不明,吳鑫既然能找到曾氏,說不定喬文廉也知道郎實的下落,我現在就讓人去把喬長史請過來認人。”華大小姐是個雷厲風行的人,話一說完,轉身便去安排了。

    沈逍看著她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就連尹捕頭這種糙漢子也覺得全先生的相貌嚇人,華大小姐想來也會害怕吧。

    華大小姐百無聊賴,坐在尹捕頭的小屋子裡喝茶。以前來順天府,她都是在大皇子屋裡,那屋子雖然是大皇子臨時辦公的地方,但是佈置得古樸典雅,茶是好茶,墨是好墨,就連椅子上的坐墊都是蜀繡的。

    可是尹捕頭的屋裡就不一樣了,這哪是屋啊,這分明就是小號監獄。

    小艾急急忙忙回車裡拿了手爐和錦被,又在屋裡點了熏香,熏了好一會兒,那股子臭腳丫子的味道總算是聞不到了。

    “姑娘啊,好在來這兒的是咱們,若是換上沈四公子,說不定已經給熏得跑出去了呢。”小艾嘀嘀咕咕。

    華靜瑤微笑,沈四公子嘛,還真不一定會跑出去,那人雖然挺矯情的,不過倒是並不嬌氣,有時候也挺能忍的,比如今天和她一起喝那不花錢的餛飩湯,她都冇有想到,沈四公子會跟著她一起喝。

    而另一間屋裡,沈逍正和全先生麵對麵坐著。

    尹捕頭冇有危言聳聽,全先生這張臉的確有些嚇人,若是半夜裡冷不丁看到,說不定會把人嚇暈過去。

    他的臉上已經看不出原有的模樣,隻有泛著紅筋的疤痕。

    沈逍曾經看過葉行給喬文廉畫的肖像,畫像上的喬文廉眉毛上有顆綠豆大的黑痣,可是麵前的全先生,整條眉毛都冇有了,當然也看不到黑痣了。

    也挺能忍的,比如今天和她一起喝那不花錢的餛飩湯,她都冇有想到,沈四公子會跟著她一起喝。

    而另一間屋裡,沈逍正和全先生麵對麵坐著。

    尹捕頭冇有危言聳聽,全先生這張臉的確有些嚇人,若是半夜裡冷不丁看到,說不定會把人嚇暈過去。

    他的臉上已經看不出原有的模樣,隻有泛著紅筋的疤痕。

    沈逍曾經看過葉行給喬文廉畫的肖像,畫像上的喬文廉眉毛上有顆綠豆大的黑痣,可是麵前的全先生,整條眉毛都冇有也挺能忍的,比如今天和她一起喝那不花錢的餛飩湯,她都冇有想到,沈四公子會跟著她一起喝。

    而另一間屋裡,沈逍正和全先生麵對麵坐著。

    尹捕頭冇有危言聳聽,全先生這張臉的確有些嚇人,若是半夜裡冷不丁看到,說不定會把人嚇暈過去。

    他的臉上已經看不出原有的模樣,隻有泛著紅筋的疤痕。

    沈逍曾經看過葉行給喬文廉畫的肖像,畫像上的喬文廉眉毛上有顆綠豆大的黑痣,可是麵前的全先生,整條眉毛都冇有也挺能忍的,比如今天和她一起喝那不花錢的餛飩湯,她都冇有想到,沈四公子會跟著她一起喝。

    而另一間屋裡,沈逍正和全先生麵對麵坐著。

    尹捕頭冇有危言聳聽,全先生這張臉的確有些嚇人,若是半夜裡冷不丁看到,說不定會把人嚇暈過去。

    他的臉上已經看不出原有的模樣,隻有泛著紅筋的疤痕。

    沈逍曾經看過葉行給喬文廉畫的肖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