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六二章 一杯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六二章 一杯茶字體大小: A+
     

    那年袁老仵作已經二十多歲,雖然被拐走的時候他隻有四五歲,但是他記得鄰居家的孩子全都不和他一起玩兒,因為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是驗屍的。

    後來他進了宮,和其他內侍聊天時漸漸明白了,他們家是做仵作的。

    他不認為做仵作就是低賤的事,至少不會比他如今的身份更低賤,因此他以自己出身仵作之家為榮,其他內侍們聽後隻是付之一笑,可是年幼的小皇子非但冇有嘲笑他,並且在三年之後,請自己的表兄沈令澤幫他找到了親人。

    仵作是替衙門做事的,二十年前有哪個仵作丟過孩子,這事並不難查。

    三個月後,袁老仵作便認祖歸宗了。又過了十年,當年的小皇子出宮開府,已經學了一身本事的袁老仵作進京求見小皇子,從此後便留在順天府做了仵作,他平日裡戴著假鬍子,因此除了極親近之人,無人知曉他是個閹人,而仵作們常與屍體打交道,很少有女子願意嫁給仵作,所以袁老仵作一把年紀冇有娶妻生子,也冇有人覺得奇怪。

    而當年那位小皇子,便是如今的皇帝。

    因此,皇帝對袁老仵作的信任可想而知,徐老帝師暴死,也是讓他去驗屍。

    尹捕頭自幼父母雙亡,初進衙門時頗得袁老仵作照顧,因此他與袁老仵作之間比同僚更加親厚。

    “尹捕頭可知道袁老仵作是何時告老的,如今住在何處?”沈逍問道。

    尹捕頭歎了口氣,道:“袁老仵作小時候受過很多苦,年輕時冇什麼,上了歲數身體就垮下來了,那陣子衙門裡有案子,大多都是袁平和許大力去驗屍,他們兩個是袁老仵作的徒弟,袁平不但是徒弟,還是袁老仵作的嗣子,日後要繼承袁老仵作的衣缽。後來袁老仵作的身體越來越差,大夫建議他去南邊溫暖之地養老,於是袁老仵作便向衙門請辭了,袁平和許大力不放心他獨自南下,便也跟著一起請辭,當年我曾叮囑袁平,到了南邊安頓下來便給我報個平安,可是整整五年了,我卻連一封信也冇有收到,也不知道他們如今住在哪裡,唉,袁平看著也是個穩重的,怎麼做事這麼不靠譜。”

    沈逍一怔,袁老仵作竟然下落不明瞭?

    他問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尹捕頭說道:“五年了,對,就是五年,我家三小子就是那年出生的,我不會記錯。”

    “尹捕頭可還記得袁老仵作的家鄉是在哪裡?”沈逍問道。

    尹捕頭見沈四公子的神情越發冷峻,心裡一動,莫非沈四公子懷疑袁老仵作出了意外?

    他連忙說道:“沈四公子不用擔心,前兩年開封府出了一宗雙屍奇案,案情撲朔迷離,全靠一名小仵作在屍體上發現了線索,才一舉告破,那名小仵作名叫裴渙,當時隻有十五歲,據說他的師傅以前曾在順天府當過仵作,姓許,我猜這裴渙應該就是許大力的徒弟,他當年隻有十五歲,一準兒還冇有出師,他既然在開封府,那麼許大力應該也在開封府,當年許大力是跟著袁老仵作一同南下的,若是袁老仵作出了意外,許大力師徒既是公文中人,袁老仵作又有那麼大的靠山,許大力自是會回到京城為師傅鳴冤,絕不會隱而不發。”

    說到這裡,尹捕頭想起剛剛沈四公子問他的話,便道:“袁老仵作的原籍在寧國府的南陵縣,袁老仵作的祖父、父親和叔父都曾在南陵縣衙做過仵作,在寧國府小有名氣,曾經協助府衙州衙破過案子,當年令尊派人尋找袁老仵作家人的時候,袁老仵作的叔父還在南陵縣當差,因此很快便查詢出來。”

    南陵縣在南方,因此尹捕頭初時便以為袁老仵作落葉歸根,回了南陵縣,直到後來他在京城偶遇一位曾經做過南陵縣令的官員,向那位官員打聽袁老仵作之事,那位官員竟是絲毫不知,尹捕頭這才知道袁老仵作並冇有回到原籍。

    沈逍聽完尹捕頭的陳述,想了想,問道:“袁老仵作在京城的時候住在何處,還有常給他看病的是哪位大夫,尹捕頭可還記得?”

    尹捕頭笑著說道:“當然記得了,袁老仵作原先的宅子是陛下賜的,不過那時陛下還是皇子,也就冇有禦賜的說法,即使後來陛下做了天子,袁老仵作也冇有向人顯擺過這件事。那宅子就在菜根兒衚衕,周圍住的都是商戶,袁老仵作臨走的時候,把房契交給黎府尹,托了黎府尹代他向陛下辭行,叩謝皇恩。陛下得知此事之後,把那房契交順天府衙門保管,說那宅子既然給了袁老仵作,就冇有收回的道理,日後無論是袁老仵作自己回來,還是他的徒子徒孫來京城,就把那房契轉給他們便是。現在那房契還在順天府呢。至於大夫嘛,有兩三位,我隻記得其中一位是四時堂的韓大夫,其他的想不起來了。”

    沈逍頷首,從衙門裡出來,卻見長公主府的馬車還停在那裡。

    史丁站在車外,看到沈逍,便扯著大嗓門對著馬車裡麵說道:“姑娘,沈四公子又來找您了。”

    沈逍蹙眉,他隻是恰好遇到而已,怎麼就變成“又來”了?

    緊閉的車窗從裡麵推出一條縫,華靜瑤隔著窗縫問道:“有收穫嗎?”

    “有。”沈逍說道。

    “那你上車來說吧。”華靜瑤說道。

    沈逍嗯了一聲,也不客氣,抬腿便上了馬車。

    一進去,他就看到小艾正擰著眉毛瞪著他,也不知道這小丫頭瞪他做甚。

    長公主府的馬車寬敞舒適,車內四角懸掛著銀絲香球,淡淡的花香甜而不膩,華大小姐靠在蜀繡迎枕上,腿上蓋著錦被,手裡抱著手爐,麵前是熱氣騰騰的香茶和裝滿乾果的攢盒,水氣嫋嫋,華大小姐的臉蛋紅撲撲的,如同染了露水的晨花。

    沈逍低下頭,看著小艾放到他麵前的茶水,他吸吸鼻子,這茶水裡加了陳皮、山楂,竟然還有蘋果。

    不對,這不是新鮮蘋果,應該是蘋果乾。

    華靜瑤坐在沈逍對麵,看著沈四公子的眉頭時而蹙起,時而舒展,時而又得意地輕揚起來,不就是一杯茶嗎?你當成那鬼相生來研究了嗎?

    她輕咳一聲,問道:“沈四公子,可打聽到袁老仵作的下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