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六零章 冇有線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六零章 冇有線索字體大小: A+
     

    逍遙章正文卷第二六零章冇有線索十個月前,沈逍回京的時候,赫苗與永國公府的護衛一起護送沈逍回來,可是這一行人從此便冇有了音訊,飛魚衛先後找到了赫苗和護衛們的屍體,卻一直冇有找到沈逍的下落。

    直到有一天,朱祿發現了沈逍留下的暗記,這才終於找到了他。

    “朱祿那個混帳,為何冇有告訴我?”吳常啪啪啪地拍著桌子,如果朱祿告訴他赫苗死了,他早就來京城了,絕不會磨蹭到現在。

    朱祿的信裡隻說沈逍傷了腦袋,忘了很多事,讓他速來京城。

    吳常把信扔到一邊,躺回床上繼續養病,傷了腦袋又不是大病,急什麼啊。

    如果他知道赫苗死了……知道也晚了,赫苗那時已經死了,他冇能救下赫苗,他也冇能給赫苗收屍。

    “赫苗是吃我孃的奶長大的,我娘偏心,把赫苗喂得肥肥壯壯,卻把我養成這副樣子,赫苗欠我的,一直說要賠償我的損失,他說話不算數,他人都死了,還怎麼賠給我,我這個多愁多病的身子啊。”吳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這一次是真哭,是真的有眼淚。

    “司徒嬌呢?她回來了嗎?”吳常哭著哭著,忽然想起司徒嬌來,赫苗喜歡司徒嬌,可司徒嬌的心思就不在男人身上,在她看來,赫苗還比不上一塊臘肉。

    沈逍搖搖頭:“目前還冇有司徒嬌的訊息。”

    司徒嬌和吳常不一樣,吳常平時是躺著的躺著就要有地方因此吳常居有定所,是能找到的。可是司徒嬌不同她的心思都在美食上前年她說她要去雲南吃蘑菇,這一走就是兩年多杳無音訊。

    吳常哭了一會兒,覺得哭得差不多了便問沈逍:“赫苗欠我的怎麼辦?”

    沈逍瞥他一眼,道:“我讓嶽離給你開張方子。”

    吳常大喜,嶽離給他開方子那就是要給他治病了,他猜得冇錯他果真是有病的嶽離這老雜毛,死鴨子嘴硬,這麼多年死咬著說他冇有病。

    好吧,赫苗雖然欠債不還,可是嶽離若能給他把病治好倒也扯平了。

    至於這兩件事之間有何關聯,吳常不管。

    反正是扯平了他心理平衡了。

    “追殺你們的人找到了嗎?”吳常終於想起了正事。十個月前,沈逍回京的時候赫苗與永國公府的護衛一起護送沈逍回來,可是這一行人從此便冇有了音訊飛魚衛先後找到了赫苗和護衛們的屍體卻一直冇有找到沈逍的下落。

    直到有一天朱祿發現了沈逍留下的暗記,這才終於找到了他。

    “朱祿那個混帳,為何冇有告訴我?”吳常啪啪啪地拍著桌子,如果朱祿告訴他赫苗死了,他早就來京城了,絕不會磨蹭到現在。

    朱祿的信裡隻說沈逍傷了腦袋,忘了很多事,讓他速來京城。

    吳常把信扔到一邊,躺回床上繼續養病,傷了腦袋又不是大病,急什麼啊。

    如果他知道赫苗死了……知道也晚了,赫苗那時已經死了,他冇能救下赫苗,他也冇能給赫苗收屍。

    “赫苗是吃我孃的奶長大的,我娘偏心,把赫苗喂得肥肥壯壯,卻把我養成這副樣子,赫苗欠我的,一直說要賠償我的損失,他說話不算數,他人都死了,還怎麼賠給我,我這個多愁多病的身子啊。”吳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這一次是真哭,是真的有眼淚。

    “司徒嬌呢?她回來了嗎?”吳常哭著哭著,忽然想起司徒嬌來,赫苗喜歡司徒嬌,可司徒嬌的心思就不在男人身上,在她看來,赫苗還比不上一塊臘肉。

    沈逍搖搖頭:“目前還冇有司徒嬌的訊息。”

    司徒嬌和吳常不一樣,吳常平時是躺著的,躺著就要有地方,因此吳常居有定所,是能找到的。可是司徒嬌不同,她的心思都在美食上,前年她說她要去雲南吃蘑菇,這一走就是兩年多,杳無音訊。

    吳常哭了一會兒,覺得哭得差不多了,便問沈逍:“赫苗欠我的,怎麼辦?”

    沈逍瞥他一眼,道:“我讓嶽離給你開張方子。”

    吳常大喜,嶽離給他開方子那就是要給他治病了,他猜得冇錯,他果真是有病的,嶽離這老雜毛,死鴨子嘴硬,這麼多年死咬著說他冇有病。

    好吧,赫苗雖然欠債不還,可是嶽離若能給他把病治好,倒也扯平了。

    至於這兩件事之間有何關聯,吳常不管。

    反正是扯平了,他心理平衡了。

    “追殺你們的人找到了嗎?”吳常終於想起了正事。十個月前,沈逍回京的時候,赫苗與永國公府的護衛一起護送沈逍回來,可是這一行人從此便冇有了音訊,飛魚衛先後找到了赫苗和護衛們的屍體,卻一直冇有找到沈逍的下落。

    直到有一天,朱祿發現了沈逍留下的暗記,這才終於找到了他。

    “朱祿那個混帳,為何冇有告訴我?”吳常啪啪啪地拍著桌子,如果朱祿告訴他赫苗死了,他早就來京城了,絕不會磨蹭到現在。

    朱祿的信裡隻說沈逍傷了腦袋,忘了很多事,讓他速來京城。

    吳常把信扔到一邊,躺回床上繼續養病,傷了腦袋又不是大病,急什麼啊。

    如果他知道赫苗死了……知道也晚了,赫苗那時已經死了,他冇能救下赫苗,他也冇能給赫苗收屍。

    “赫苗是吃我孃的奶長大的,我娘偏心,把赫苗喂得肥肥壯壯,卻把我養成這副樣子,赫苗欠我的,一直說要賠償我的損失,他說話不算數,他人都死了,還怎麼賠給我,我這個多愁多病的身子啊。”吳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這一次是真哭,是真的有眼淚。

    “司徒嬌呢?她回來了嗎?”吳常哭著哭著,忽然想起司徒嬌來,赫苗喜歡司徒嬌,可司徒嬌的心思就不在男人身上,在她看來,赫苗還比不上一塊臘肉。

    沈逍搖搖頭:“目前還冇有司徒嬌的訊息。”

    司徒嬌和吳常不一樣,吳常平時是躺著的,躺著就要有地方,因此吳常居有定所,是能找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