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三八章 燒炭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章 - 第二三八章 燒炭匠字體大小: A+
     

    第二三八章 燒炭匠

    駱仵作恰好也在衙門裡,聽說她要去看屍體,便問道:“我聽說死者是個流民?”

    “是啊,禪音寺民營裡的花名冊裡有他的名字。”華靜瑤說道。

    駱仵作若有所思,冇有說話。

    華靜瑤便問道:“駱仵作可是有新發現嗎?”

    “也不是新發現,是昨天驗屍時就發現了,這人……華姑娘,你跟我來,我給你看看。”駱仵作說著便進了停屍房,華靜瑤緊跟其後,小艾鼓足勇氣,還是冇敢跟進去,隻好站在外麵轉圈圈。

    正是嚴冬,屍體容易存放,駱仵作掀開屍布,便露出下麵的屍體。

    華靜瑤隻是在畫像上看到過這個死者,而且那畫像並非葉行所繪,而是順天府的畫師畫的,隻有六七分相似,若不是小和尚對他印像深刻,恐怕也難以認出來。

    駱仵作拿起死者的右手,指著上麵的繭子說道:“你看這繭子的位置,應是寫字磨出來的,這人若是流民,也應該是個讀書人。還有這裡……”

    說著,駱仵作便要去解死者身上的袍子。死者原本衣衫破爛,身上的袍子是駱仵作之前讓婆子用粗布簡單縫製的,僅能敝體,停屍房裡有很多這樣的袍子,就是給死者臨時穿著的.

    “駱仵作,您要乾啥?”跟著一起進來的史甲連忙製止。

    駱仵作怔了怔,臉上一陣火燙,他差點忘了,華大小姐還是個小姑娘。

    他忙道:“是我疏忽了,華姑娘莫要見怪,其實我說給華姑娘知道便可,倒也不用親眼去看。”

    華靜瑤微笑,道:“無妨。”

    駱仵作繼續說道:“這名死者的身體雖然又臟又臭,可是我用清水擦洗了幾處,卻是白皙細膩。”

    華靜瑤心頭一動,說道:“他在民營裡登記的籍貫是柴溝堡,他那一頁寫著是他會燒炭,但柴溝堡的官營炭廠隻用犯人,又因家中走水,他這纔來了京城。也就是說,他是一名燒炭匠。”

    駱仵作恰好也在衙門裡,聽說她要去看屍體,便問道:“我

    聽說死者是個流民?”

    “是啊,禪音寺民營裡的花名冊裡有他的名字。”華靜瑤說道。

    駱仵作若有所思,冇有說話。

    華靜瑤便問道:“駱仵作可是有新發現嗎?”

    “也不是新發現,是昨天驗屍時就發現了,這人……華姑娘,你跟我來,我給你看看。”駱仵作說著便進了停屍房,華靜瑤緊跟其後,小艾鼓足勇氣,還是冇敢跟進去,隻好站在外麵轉圈圈。

    正是嚴冬,屍體容易存放,駱仵作掀開屍布,便露出下麵的屍體。

    華靜瑤隻是在畫像上看到過這個死者,而且那畫像並非葉行所繪,而是順天府的畫師畫的,隻有六七分相似,若不是小和尚對他印像深刻,恐怕也難以認出來。

    駱仵作拿起死者的右手,指著上麵的繭子說道:“你看這繭子的位置,應是寫字磨出來的,這人若是流民,也應該是個讀書人。還有這裡……”

    說著,駱仵作便要去解死者身上的袍子。死者原本衣衫破爛,身上的袍子是駱仵作之前讓婆子用粗布簡單縫製的,僅能敝體,停屍房裡有很多這樣的袍子,就是給死者臨時穿著的.

    “駱仵作,您要乾啥?”跟著一起進來的史甲連忙製止。

    駱仵作怔了怔,臉上一陣火燙,他差點忘了,華大小姐還是個小姑娘。

    他忙道:“是我疏忽了,華姑娘莫要見怪,其實我說給華姑娘知道便可,倒也不用親眼去看。”

    華靜瑤微笑,道:“無妨。”

    駱仵作繼續說道:“這名死者的身體雖然又臟又臭,可是我用清水擦洗了幾處,卻是白皙細膩。”

    華靜瑤心頭一動,說道:“他在民營裡登記的籍貫是柴溝堡,他那一頁寫著是他會燒炭,但柴溝堡的官營炭廠隻用犯人,又因家中走水,他這纔來了京城。也就是說,他是一名燒炭匠。”

    駱仵作恰好也在衙門裡,聽說她要去看屍體,便問道:“我聽說死者是個流民?”

    “是啊,禪音寺民營裡的花

    名冊裡有他的名字。”華靜瑤說道。

    駱仵作若有所思,冇有說話。

    華靜瑤便問道:“駱仵作可是有新發現嗎?”

    “也不是新發現,是昨天驗屍時就發現了,這人……華姑娘,你跟我來,我給你看看。”駱仵作說著便進了停屍房,華靜瑤緊跟其後,小艾鼓足勇氣,還是冇敢跟進去,隻好站在外麵轉圈圈。

    正是嚴冬,屍體容易存放,駱仵作掀開屍布,便露出下麵的屍體。

    華靜瑤隻是在畫像上看到過這個死者,而且那畫像並非葉行所繪,而是順天府的畫師畫的,隻有六七分相似,若不是小和尚對他印像深刻,恐怕也難以認出來。

    駱仵作拿起死者的右手,指著上麵的繭子說道:“你看這繭子的位置,應是寫字磨出來的,這人若是流民,也應該是個讀書人。還有這裡……”

    說著,駱仵作便要去解死者身上的袍子。死者原本衣衫破爛,身上的袍子是駱仵作之前讓婆子用粗布簡單縫製的,僅能敝體,停屍房裡有很多這樣的袍子,就是給死者臨時穿著的.

    “駱仵作,您要乾啥?”跟著一起進來的史甲連忙製止。

    駱仵作怔了怔,臉上一陣火燙,他差點忘了,華大小姐還是個小姑娘。

    他忙道:“是我疏忽了,華姑娘莫要見怪,其實我說給華姑娘知道便可,倒也不用親眼去看。”

    華靜瑤微笑,道:“無妨。”

    駱仵作繼續說道:“這名死者的身體雖然又臟又臭,可是我用清水擦洗了幾處,卻是白皙細膩。”

    華靜瑤心頭一動,說道:“他在民營裡登記的籍貫是柴溝堡,他那一頁寫著是他會燒炭,但柴溝堡的官營炭廠隻用犯人,又因家中走水,他這纔來了京城。也就是說,他是一名燒炭匠。”

    華靜瑤心頭一動,說道:“他在民營裡登記的籍貫是柴溝堡,他那一頁寫著是他會燒炭,但柴溝堡的官營炭廠隻用犯人,又因家中走水,他這纔來了京城。也就是說,他是一名燒炭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